第0780章:曰比、挖藕、拔棉杆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80章:曰比、挖藕、拔棉杆

一百三十多艘战舰,原本属于强大的联合远征军序列,现在则属于苏兰,属于刘十八纠集的盗墓集团。 打心眼里,刘十八不想和华夏大动干戈,不想和自己的大舅子兵戎相见,华夏是自己的祖国,作为一个华夏人的刘十八,怎么忍心下得去手呢? 罗钢姐弟占据了高高的舰桥,诉说生死离别之情,刘十八则独自一人下到卡罗林萨号的飞行甲板上,随着海浪起伏,遥遥看向水天相连的大海…… 刘十八心里的苦闷和悲伤,没人能理解,他只有独自一人游荡在甲板上,静静看着暂时属于苏兰的海军士兵横着一排,清理甲板上的小颗垃圾。 如今的他,根本不想去打什么夏威夷,最想的是回华夏,他要亲自看看,宁敏儿和宁海东到底怎么了? 刘十八记得,当天离开暴风战舰匆匆离去的,还有一个人,六耳猕猴。 其他的人,刘十八不敢保证不会被宁海东拿下,但是这六耳,却绝对不会。 耳听八方,天视地听,眼观六路的六耳猕猴,是一个绝对的强者。 除开重伤战死的爷爷刘一,茅一和父亲刘三,孙铁树之外,六耳就是首屈一指的高手,他的最强本事,就是跑路…… 只要今后回华夏找到六耳,所有的事情都会水落石出,刘十八相信,六耳肯定活着好好的…… “十八!” 身后,传来轻轻的叫声。 扭头一看,刘十八面上顿时挂上笑意,来人是曹雄和景瑟。 “老曹,景瑟叔,有事找我?” “没什么事,就是闲得慌,想找你唠唠嗑,陈颢文那小子,和我说了很多几十年后发生的事,包括白发苍苍的我,和你之间的一些奇遇。” 曹雄凝重的解释着,面上却看不见一丝笑意。 很显然,曹雄还没有从老唐茅一,不是自己师傅的问题里面转过圈来。 “我想亲耳听你说说……嗯!就是说说那?江湖上号称脚踢燕子窝……曹雄的一些糗事。” 四十多岁的壮年曹雄,面皮哄了一下。 此时的曹雄,正处在一个人最顶峰的时期,体力,精神,爆发力,都处在巅峰状态。 看着曹雄精光闪闪的眸子,刘十八有理由相信,现在的曹雄,较当年陪自己一起盗挖太岁轮回那会,要强……强很多。 后来在许昌找到刘十八,曹雄的身体并不好,一个天罡北斗阵能他头晕目眩。 若不是后来,刘十八给了曹雄轮回一截手指煨汤喝,重新激发花甲曹雄的潜力,或许他根本就坚持不到禅石之海那一役。 福祸两相依,太岁的血肉仅仅延续曹雄多活了几年,而实际上,曹雄还是死了。 这,兴许就是命运…… 人这一辈子,能逃避很多东西,也能创造很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甚至能逆天而行惊天动地,但,你永远也无法逃出命运的掌心…… “刚好!老头子我,也有点晕船出来走走,顺便过来蹭个故事听听……” 站在面皮腼腆曹雄身后的景瑟,仍旧是一副飘然出尘的摸样,穿着那件棉絮飘飘的破棉袄,腰间扎着一根破草绳。 “咕!咕咕……咕……” 但,景瑟这幅飘然出尘,仅维持不到十个呼吸,就被肚皮里面响起的世俗污秽之声,完全破坏掉了! 刘十八翻翻白眼,心中暗道: “蹭故事?你咋不说蹭饭吃呢?” 肚皮叫也好,坐墩屁也罢,还真没影响到景瑟的大好兴致。 这古怪家伙,竟撅起两鼻孔,狠狠从海风中拦下一丝自己扩散的臭屁,猛的吸纳到肺囊中轮回了一圈才吐出来,接着品鉴道: “屁味也不正宗了,饿得太久,充满了嗝味!” 刘十八皱皱眉道: “饿了很久?有多久?” 景瑟听见刘十八问来,?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幽幽道: “自从随你和身后的那个黑脸,还有那个耍大刀的老头一起,重见天日之后。 只要看见阳光,我就琢磨着啥时候开饭,结果这一等就是十天。 额造!额和额湾里二百多老少爷们,饿着肚子给你打了十天长工,同时也饿了十天。 我出生得晚,没见过华夏旧时候的地主长啥样,但据我估计,肯定和你刘十八一个样。 除了地主之外,没有谁,能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来!” “咕……咕!” 说到这,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哝了几下,弄得景瑟后面的抱屈,硬生生自个吞了回去。 刘十八瞠目结舌,张大嘴看着景瑟,呆痴的问道: “你们不知道?吃饭的时候,要到关岛临时搭建的餐厅去吃?” 景瑟将脑袋摇得和拨浪鼓般顺溜,咬牙道: “俺们在湾子里下地干活的时候,都有人把馒头送到地里来。 所以俺带来的二百多人,为了不让海风将阵眼破坏,都自觉留在布阵的地方保护阵眼……” 听到这,刘十八恍然大悟! 这,就是代沟,极大的代沟! 来自于几十年前的景瑟,和他湾子里面的那帮守墓人,原本生活的时代,是一个神奇年代,三个字就能透析解释,叫做:“大锅饭!” 习惯了公社大锅饭,坐在田里,就能享受饭来张口,床来挺尸的生活,是多么惬意啊…… 景瑟极为善解人意,从刘十八的表情中就预计到他想说啥,于是他先发制人,自顾自首先道: “那时候的农村,遍地都是下放的老三界城市青年,重活累活这帮被脑残青年都抢着干了,俺们几乎没事可干。 久而久之,混公分就成了俺们乡下人那年头的习惯。 甭管病了还是咋地,只要你搬着被子到棉花?里面困一觉,天黑了就能混到公分,多好!” 刘十八阴着脸,听着景瑟解释,不由得暗暗牙酸…… 曹雄则面色铁青,扭头道: “景瑟哥,说到底俺也是许昌人,其实也算城里人。 那会我就纳闷,为啥拔棉花杆的时候,田中间到处都是卫生纸……” 景瑟面色一僵道: “农村人嘛!你要体谅下!没电视看,也没收音机,晚上还老停电,报纸也只有村长能享受。 活计都被下放的老三届抢着做完了,一帮精力过剩的农民,白天在田里睡足了,晚上干啥呢?” 刘十八翻翻白眼道: “没电没灯,还能干啥?睡觉呗……” 曹雄抬手,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 景瑟诡异的一笑: “没错!知青下放支援的年景!俺们农民的夜生活过得简单,只有七个字。” 刘十八看看曹雄,好奇曹雄为啥满头冷汗? 这天挺凉爽啊? 景瑟也似有深意,看着刘十八和曹雄一笑,很自然的伸手,拍了曹雄的肩膀一下,轻笑道: “曰比,挖藕,拔棉杆……” ……………………………… 下一章,0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