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9章:美丽的振动棒、三号就是她?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79章:美丽的振动棒、三号就是她?

第二天,天还没亮,整个关岛仍旧笼罩在如梦似幻,诡异的黑色浓雾中。 仍旧还是西海岸,那里的海滩依旧是最广阔的空间,最适合士兵登上各种战舰。 各种登陆舰,来来往往片刻不停,将现在属于苏兰的士兵,送上被抢修恢复的各类战舰。 这些受到重创的战舰,在老司机率领一帮投降的机修工,彻夜不眠的奋战下,终于全部修理完毕。 不得不说,老司机是华夏的尖端人才,很多人搞不懂为啥这样的人,竟然混在许昌开公交车? 假若不是老唐茅一这家伙误打误撞,劫持看起来老实到没底线的老司机黄一飞,说不定这家伙还在吆喝“上车买票”咧! 被修复的一百三十多艘战舰中,除开两艘超级航母基本保持了完整,其余的都有不同程度的重创。 但,老司机利用关岛,和沉没舰船的残余材料,不光将各类舰船恢复,甚至还将一部分的舰船进行不同程度的升级。 而他升级的方法,简单得令人拍案叫绝…… 他参照暴风战舰上,死去木渔舟研制的那个中型的永动机,用报废舰船上发动机的特级钢材,简单焊接了数百个更小一些的永动机。 这些永动机,被逐个安装到修复战舰的发动机舱中。 负责给老司机帮忙的陈颢文,憋了半晌,终究还是开口问了老司机一个问题: “这些小型永动机,装上去有什么用?舰长那里讨来的十几颗红色能量石本来就小。 而你,竟然还把能量石全部砸成一百三十多块分别安装到这些用一次就报废的垃圾上。我试验过,这些小玩意驱动后,只能持续输出半个小时的爆发力。” 老司机讳深莫测的一笑,得意洋洋的回答了陈颢文一句话: “关键时候,这半个小时的爆发力能救我们所有人的小命! 这些小玩意的使命,就是爆出它璀璨命中的最后一抹光辉。 你知道全面爆发的小型永动机的速度,能在瞬间爆发到一小时多少海里?” 陈颢文摇摇头,好奇道: “多少?你个老家伙别卖关子,额造你妹。” 老司机翻翻白眼笑道: “你个瘪犊子,俺告诉你吧!能比暴风战舰的最高速度还快一分,但是代价就是这件小玩意耗损最后的生命。” 说道这,老司机默默的仰天叹息道: “每一件东西,或者一个人爆发出生命中最后的光彩,假如这光彩能照亮世界,那么他必将留下一个传奇。 这位造出永动机的木渔舟,就是一个天才,或者说是一个白痴。 但是我敢肯定,他创造的这件作品,其作用远远不是装在暴风战舰上这么简单。 长久以来,制约人类走出地球,走出太阳系,银河系的最大缘故,就是能源! 假如有了无尽的能源,加上无与伦比的速度,这个天下,还有哪里去不得?” “说得好!” 老司机身后,传来一声赞叹,是刘十八的声音。 陈颢文和老司机的对话,发生在修复完整的航母旗舰,卡罗林萨号的舰桥上。 陈颢文和老司机,讶然扭头看去,发现刘十八面色惨白,额上不停淌下汗珠。 步伐蹒跚的刘十八,被秦大和三号搀扶着,刚踏上舰桥。 牛比轰轰的黄忠,则扛着厚背刀,忠实履行那个前世的诸葛武侯,坑比刘一交给他的锦囊妙计,保护主公刘十八。 其实黄忠,也不想成天跟着刘十八东奔西跑,世界那么大,好不容易走了****运死人翻身。 他肯定希望好好看看这个光彩夺目,眼花缭乱的世界。 但,古人信奉的就是一诺千金,所以黄忠不管乐意不乐意,都会遵守自己曾经的诺言。 “舰长,你没事吧?” 导游陈颢文,有些敬畏的看着刘十八。 沙漠上偶遇刘十八四个乞丐,接着被挟持着,陈颢文进了禅石之海,然后没歇气,又接着卷入了这场波及全世界的“关岛之战”。 作为一个普通人的陈颢文,心中对刘十八又敬又怕…… 不是假的怕,是真怕! 年少时,他也曾幻想过波澜壮阔,也想过精彩到爆表的人生,甚至幻想过一拳打爆星球做一个傲视天下的奥特曼。 但,现实却将陈颢文的梦想,无情击碎! 和第八十八个相亲的妹纸,仅交流了房产归属权,便说了拜拜后,陈颢文终于大彻大悟----原来梦中的伊甸园,真的仅仅存在于梦中。 但,跟随刘十八辗转沙漠的不凡经历,精彩到宛如神话的阅历,令陈颢文沦陷了。 陈颢文,成了既三号,将臣老九,别离,秦大,黄忠,翠花,郑伟达,罗钢之后,刘十八的另一个死忠粉。 看着陈颢文,崇拜中带着敬畏的眼神,刘十八惨然笑了笑,拍拍陈颢文的肩膀轻声道: “没事!就是气血两亏了一些……” “肾亏?” 陈颢文愣了一下,要如何暴力折腾,才能把一个六级摸金校尉,单体武道六品强者,折腾到脚步虚浮? 陈颢文极度不靠谱的思维,从心里蔓延到脸上,面上的肌肉渐渐纠起来,接着又从面上转移到了眼珠子上…… 陈颢文扭转脖子,侧头看向永久娇颜如花,面部僵硬冰冷的三号,冷不防蹦出来一句: “三号,你不能悠着点?舰长是血肉之躯,没你那么耐摩。 情趣振动棒都有极限频率设定嘛?你是最先进的人机合一体质,咋不给自己设定一下最大次数?俺感觉舰长三四次就行了,不伤根本……” 一向老实巴交的陈颢文,要么沉默寡言,要么石破天惊。 陈颢文这坑比一言既出,在场的秦大,黄忠,三号,刘十八四人,同时呆若木鸡…… 陈颢文和老司机两人,接受了命令后就一直驻守在卡罗林萨号上,关岛海滩边发生了什么事一概不知。 所以,陈颢文极为自然,将气血两亏和面色惨白脚步虚浮,硬扯到男女欢愉之事上去。 “荒唐,臭小子你给老夫闭嘴!主公强行催动金蝉蛊母虫,催化一级蛊虫才变成这样。 那些蚂蚁般大小的一级蛊,乍一出生就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连老汉都吓得心肝移位。 并且,蛊虫要用主人的血喂养,才能认主,否则如何控制新招收的十万海军陆战队?” 黄忠铁青着脸,跨出一步,挥动厚背刀,反拿着,一下拍在陈颢文大腿上。 陈颢文咧咧嘴,虽然被黄忠打得泪花满地,半眯着的小眼中,却蕴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刘十八愣了一瞬,便恢复了平静,淡淡看着陈颢文良久…… “陈颢文,当初硬绑着你陷入禅石之海的惊世漩涡,但我没法放你离开。 并不是不信你,截因为你是普通人,回到平凡生活之后会患得患失,难保不漏嘴。 那样对你而言是杀身之祸,就算你也吃了一条蛊虫,也不见得能控制你偶尔的多嘴。 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将你留在我们这个看起来一无是处的盗墓团队中。” 刘十八擦了一把额上汗珠,一字一句看着陈颢文含笑解释。 说到情真意切的时候,刘十八却话锋一转,眸中射出一丝厉芒,严肃道: “我知道,你平时和敏儿关系极好,你不相信敏儿回下令对付我们。 但我告诉你,不仅仅是你,连我也不信!但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奇妙。 你挚爱终生的那个女人,可能在和病毒的较量中,坚持中,付出了微不足道的生命。 作为一个男人,你自己不知道不说,还在暗暗怀疑她,甚至憎恨她,这不是为人之道。 你不知道我和敏儿,是如何一路携手走到一起的,我们经历了什么。 那段时间,是我最困苦无助的时候…… 不管她变成什么,在我心里,她永远是我刘十八的妻子,你不必旁敲侧击的试探我……” 三号痴痴的看着刘十八,眸中竟罕见现出一丝黯然,轻咬嘴唇。 陈颢文吐了口气,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呼!” 刘十八扭头,看向卡罗林萨号舰桥外,目力所见,差不多登舰完毕的二十万大军。 “我命令!三军统帅张光烈,接手苏兰全军的指挥权,朝既定目标快速突进。 舰队行进中,航空部队三十八架战斗机,要时刻保持密集巡航。 不要,给美利坚和宁海东空中突击的机会,我们输不起……” 说到这,刘十八摆开秦大和三号的隔壁,暗暗看了三号一眼,嘴角微翘,无奈道: “黄忠先去休息和秦大轮换,顺便把暴风上的大副罗钢,给我叫来。” 刘十八又看向老司机和陈颢文微微一笑: “你们也辛苦了,属于你们的任务到此为止,回暴风上休息。” 他的目光,最后看向秦大,叹气道: “除了罗钢,不要让任何人上来。” 秦大点点头,缓缓退到舰桥的弦梯边警戒! 左右终于清静,一股淡淡的情愫,却在三号和刘十八之间,悄然升起! 看着直愣愣瞪着自己的刘十八,三号的面颊,刹那间变得血红…… “我一直猜测你是谁,渺无头绪!直到昨天,我才知道你到底是谁。” 刘十八静静的看着三号,顿了一会,不顾三号突变的面色,继续道: “这辈子,我唯一欠过一个人一笔账,这笔烂账,我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还。 五年前,我借了一个女孩一百块钱没法偿还,后来,她全家都被曰本人杀了,这是我引来的祸端和遗憾,我愧疚了很久。 但是如今,老天爷给我开了个玩笑,让我却有机会补偿你,所以我感谢神奇的命运……” 三号的面色渐渐变得扭曲,唇齿轻吐道: “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刘十八苦笑一声道: “对不起,周苗苗,对你父亲和爷爷的遭遇我深表歉意,我会给他们报仇……” 三号讶然抬头道: “你咋知道我就是死去的周苗苗?” 刘十八回头一指刚刚爬上来,满脸泪痕的罗钢道: “罗钢就是改名的周发财!他是你亲弟弟,虽然不靠谱,但却清楚记得亲姐姐的那一句口头禅:驴蛋蛋……” 三号目瞪口呆,眸中浮起一丝水雾,呐呐看着泪流满面的罗钢,凄然道: “阿弟!姐有重要使命,不敢认你……” 罗钢擦干眼泪,挺着胸笑道: “能见就好!我理解,所以我一直沉默……” 刘十八静静看着这对奇迹般重逢,抱头痛哭的姐妹,他的思绪却飘向远隔万里的华夏…… 敏儿,你还好么? 你要坚持住,有猪坚强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哼! 帮宁敏儿清除病毒后,一定要宰了猪坚强这个死老鼠…… 刘十八的心里,充满善意的阴暗面…… 舰桥下的猪坚强,疑惑的抬头看看四周,没来由的浑身一冷……” …………………… 明日再见吧,本章差不多有4000字,一章顶两,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