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6章:猪坚强的强、应对方略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76章:猪坚强的强、应对方略

过了十几分钟,刘十八才吐了口气,目光渐渐变得清澈起来! 刘十八扭头,看向一脸理所当然,却静静凝立不动的三号,又看看一脸冷笑的老唐茅一。 秦大最是淡然,他的眼里,恐怕只有刘十八和山本柳义的女儿风轻舞出了啥事儿,才能令这个内心温柔似水,表面却坚硬如铁的汉子动容…… “现在你该后悔了吧?赶紧放开我,来求我,等回到华夏,说不定还能放你和你的这帮杂碎一码,让你多活几年。” 老唐茅一冷笑着说道。 刘十八耸耸肩,不屑道: “大白天的,醒醒别做梦了……” 刘十八心平气和,听着老唐茅一冷嘲热讽,面上却不动声色。 等他絮絮叨叨的说完,刘十八才眯着眼,正色含笑道: “我这辈子啥都做过,长脸的丢脸的,下作的高尚的,但唯独,没做过低头的事……” 说道这,刘十八竟慢悠悠点燃一根剩余不多的喇叭筒,深深吸了一口,才话锋一转冷笑道: “人生艰难,全靠演技!这句话确实没错,可惜不适用在你身上,你算什么? 想想那茅山术的鼻祖茅一,是何等英雄人物?虽然邪门至极,但也光明磊落。 我劝你不要入戏太深,忘记了自己是谁,你只不过恰巧得到我爷爷刘一的稍许基因,克隆了一副皮囊。 同时,你还得到了茅一遗留的一点神智,在逃出禅石之海的时候,被一小块病毒源体所感染,并且控制着你混进刘家屯,来到关岛。” “你敢说自己是我爷爷刘一?你不敢,你也不敢说自己就是茅一。 真正的茅一,绝对不会这么做,这人邪门不假,但活得有骨气,该拼命的时候他也敢豁出命来和你干到底。” “呵呵呵呵!” 刘十八缓缓站起来,看着老唐茅一呵呵一笑,补充道: “说白了,其实你就是那个落网之鱼,病毒源体,你的一切本能都来源于那块病毒。 这一点没错吧? 否则,仅凭茅一的手段,和高强到爆表的战斗力无人能挡,我们这只有三号,能勉强抵抗茅一。” “就算你猜对了,那又怎么样呢?大局已定,你无力回天。 宁海东和宁敏儿,肯定不会留下后患,他们会派遣所有力量,将你们剿灭在关岛。” 老唐茅一低着头不语,过了一会才抬头邪门的一笑。 听了这话,刘十八没说话,站在他身边的郑伟达却古怪的一笑,咬牙道: “那可未必,要是换做以前咱们必死无疑,但是现在却胜负难料。 你不要忘了,咱们手里还有接近十万被控制的士兵,路小林留下的金蝉蛊已经被舰长得到。 蛊虫的邪门,相比病毒源体虽然大有不如,但也差不了多少,就现在山下还有十几万被困的美利坚海军陆战队的士兵。 那些士兵现在很绝望,很无助,连最高指挥官米图拉、杜兰,也没黄忠老头生擒了。 只要这时候舰长下令停止屠杀,然后用蛊虫加以控制,这难道不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再说了,咱们还有一百多艘损失不大,已经修复的各类舰艇呢? 其中还有两艘超级航母武备齐全,满载了一百六十多枚核弹头,就算打不赢,拼个两败俱伤没问题吧?” 郑伟达的一番说辞有理有据,老唐茅一半晌没话说。 刘十八暗暗点头,扭头对郑伟达笑道: “你赶紧下山,说服米图拉、杜兰去劝降那些被困住的海军陆战队士兵。” 郑伟达点点头,脚步轻快的往山下跑去。 见郑伟达走远,刘十八才扭过头看向老唐茅一,叹了口气道: “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你难道?记了,我们在许昌的地下涵洞中碰见了谁? 你还记得被将臣老九,强行掳走的环夫人么?你可记得她体内的那条病毒是怎么被清除的?” 听到这,老唐茅一的面色终于变了,拼命挣扎着扭头向山道边的老黑看去。 “不!不要让它过来……” 仅仅看了一眼,老唐茅一就恐惧的大叫起来。 没错,满身油光水滑的老黑,正呲牙咧嘴,满眼凶光的瞪着他。 最令人恐惧的是,老黑的身边还有一个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妖孽,猪坚强…… 在禅石之海,强悍如斯的茅一,几乎将所有食人鼠大军和变异人大军全歼。 但是最后,变异的茅一却被一个饿得走不动,浑身加起来没三两肉的小老鼠给折腾死…… 那个小老鼠浑身金毛,它没有别的本事,仅仅对病毒天生敏感,它的主要食物,就是病毒源体…… 进食了病毒之后的猪坚强,本身也被病毒感染,但是却没有被控制神智,相反的它还得到了病毒的种种特性和力量。 猪坚强,为啥叫猪坚强? 这小老鼠的体型,如今已经庞大得和一头数千斤的肥猪相媲美。 更要命的是,这家伙的一张老鼠面孔,有渐渐朝人类转化的趋势,还能开口说几句模糊不清的人话…… 看着猪坚强尖尖的吻部,细长打着卷的舌头,金色的眸子,老唐茅一就浑身打摆子…… 他清楚的知道,当年的茅一,是怎么被弄死的…… 爆菊而死…… 当年那月的猪坚强,只是一只小老鼠,就能硬生生挤进茅一的菊门之内…… 看如今,有着庞大体型的猪坚强,老唐茅一很难想象,这么大的一堆,要是再来钻菊门,该是多么令人恐惧的一件事…… 老唐茅一所想的,正是刘十八所想! 刘十八面色抽搐,咬着牙道: “虽然我也不忍心这么折腾你,但杀了你太浪费了。 和张光烈一样,虽然你老唐不是个东西,但是我不否认你也是个人才,所以只好委屈你,让猪坚强帮你清理一下病毒……” “别!你杀了我,杀了我……别让它碰我!” 老唐茅一这次真怕了。 三号和秦大两人面面相觑,闻言一左一右夹着老唐刘一,将他强行面朝下摁趴在地面上! 刘十八古怪的看着老唐茅一,撅得老高扭来扭去拼命挣扎的坐墩肉。 嘴一咧,刘十八扭头看着跃跃欲试,口中滴涎的猪坚强道: “把他体内的那条蛔虫,给我扯出来!悠着点,你的脑袋现在长得这么大了,别真给他弄死了……” 说完,刘十八回头看着面色惨白的秦大和三号,翻着白眼道: “还愣着干啥?把他的裤子给我扒了,将两条腿分开,摆一个合适的姿势。” “啊!不要啊……” 一声惨叫如晴空霹雳般响起。 刘十八不忍看,那画面太污,扭头看着猪坚强道: “悠着点。” 猪坚强眸中金光闪烁,直立起来摇摇晃晃的朝花白的坐墩肉行去。 走到刘十八身边的时候,猪坚强咕哝道: “俺……现在不用脑袋钻了,主人你看,俺用舌头……” 刘十八浑身一激灵,扭头之后瞠目结舌的看着猪坚强口中,吐出来一条鲜红鲜红,接近两米长短的一条灵巧长舌…… 最令人恐惧的是,长舌的尖端,竟然分了几道叉,仿佛一个孩童小手般扭曲着,抓来抓去…… …………………… 稍后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