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3章:挥刀怒斩、血不留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63章:挥刀怒斩、血不留

烧得漆黑几乎炭化的密林越来越近,寂静密林中,传来一些烧焦未死士兵凄厉的惨呼。 同时顺着海风飘来的,还有阵阵的人肉香味,饿了一宿的美利坚士兵,肚皮子默默的刮刮作响,喉头涎水乱滴。 密林中凄厉的惨呼,基本属于美利坚被蛊虫洗脑的士兵。 从服饰上模糊的看出,这些重伤未死的士兵,是关岛的原驻军,或者远征联合舰队的海军士兵。 美利坚人,有澳洲人,也有加州人,英吉利人,法兰西人,多达三十多个国家的士兵,在这小小的关岛,应有尽有…… 一眼看去,被五联电控火炮轰成人棍焦炭的对象,全是被俘后成为苏兰所属的洗脑士兵。 难道,原先顽强作战,坚决狙击自己的那些军队,原本就是关岛和联合舰队的士兵?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看不到一个华夏士兵? 自己带人辛辛苦苦,受尽磨难奸险,付出高昂的代价登上关岛,但从昨天到今天,竟没有看到一个华夏士兵,别说活人,尸首也没看见一个…… 杜兰心中酸楚,他有好几个选择,第一是继续深入密林,好歹也要得到一个结果。 还有一个不算选择的选择,将树林里被自己人炸成焦炭士兵一个体面葬礼,给美利坚的盟军一个交代,然后再徐徐图之…… 最后一个作战计划,便是果断返回关岛西岸海滩,依托坚固的工兵壕,坚守待援。 这样一来,杜兰等于承认自己无能,和戈登,布莱尔两位将军没任何区别。 自个这一辈子,永远和五星上将无缘,更别说六星! 整整三十万海军陆战队士兵,三百多艘美利坚从未现世的水下运兵船,朝夕之间损失三分之一,回去白宫,没法和国防部和总统特普朗交代。 国内送自家孩子上前线的父母,听说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儿死去,肯定会失去理智上街行,更甚者,会在自家门口游行,顺便将自己撕得粉碎…… 内心百转复杂,米图拉、杜兰的脚步却没有停下,随着汹涌前进的士兵,涌进冒着黑烟的密林中…… “将军,树林中还有很多重伤未死的士兵,都是联合远征舰队的士兵,你看……” 所属米图拉、杜兰的一位上尉副官,面色复杂的汇报着。 “有多少人?有没有救活的希望。” 明知被五连发电控火炮直接命中,没有存活的希望,米图拉、杜兰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他仅仅是个铁血军人,而不是畜生,至少对自己一个国家的士兵兄弟,还抱有一丝仁慈的念头。 “全身烧伤面积,最少的士兵都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关岛缺医少药,没希望救活了!” 副官实事求是的回答,面上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忍不住补充道: “但有些事很诡异,这些重伤的士兵,只要有一口气,还在用那些落后的八一杠攻击我们的士兵,没有武器的,就用牙齿,用断手……” 听着副官的汇报,米图拉、杜兰耳中,听到冲进密林深处的士兵,被那些焦炭一般的士兵袭击,发出临死前的嘶声惨叫。 这些士兵怎么了?被魔鬼掠夺了灵魂么? 米图拉、杜兰的脸色,渐渐变得铁青,心头浮上一丝极不好的预感。 深思片刻,米图拉、杜兰猛的惊醒,朝副官吼道: “立即,停止对密林深处的攻击前进!让我们的小伙子们都退出来。” 副官点点头,抬手做了一个美式的军礼,扭身准备离开。 “噢!等一下,我补充一个命令,将密林中能看得见的烧伤士兵,全部给予他们仁慈吧!他们活着会更加痛苦……” 米图拉、杜兰叫住上尉副官,简短的补充道。 “先生,这件事若传出去,会对您今后造成极大的影响,甚至追究你屠杀本国军人,被冠上战争罪……” 副官的脚步顿了一下。 “执行吧!这些兄弟受够了,就算我不下达这个命令,难道白宫还有我立足之地?拿不下关岛,一切都会变得被动。” 米图拉、杜兰叹了口气,接着双眼圆瞪,震惊的看向密林深处某个方向。 一片不知从何而来的黑色迷雾,如同幽灵一般悄悄的从地面升腾而起…… “情况可能有变化,通知我们的小伙子,准备和敌人决战!” 米图拉、杜兰目光闪烁着,隐隐现出惊惧之色。 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 “将军阁下,你看关岛四周。” 副官惊叫一声。 米图拉、杜兰闻言大惊,扭头往副官指点的空中看去。 整个关岛四面的天空,被十几个冲破云霄的朦胧光柱环绕。 那些光柱和深夜的探照灯一般划破虚空,唯一不同的是此时是大白天,而那些光柱却不是那种黑夜中的白芒,反而和彩虹更像一些。 “那是什么,我的上帝?” 米图拉、杜兰震惊的看着空中呐呐自语。 紧接着,米图拉、杜兰又听见副官惊叫一声,但等他回头张望之时,却仅仅见一道黑色闪电,刺入自己体内。 下一秒,米图拉、杜兰便张大嘴巴满脸痛苦得扭曲起来,并且浑身僵硬,一步也迈不动了…… 和米图拉、杜兰同样浑身僵硬的,还有他的副官…… 痛苦! 极度的痛苦,灵米图拉、杜兰差点意志崩溃,他的背部,仿佛被棺材钉强行钉入中枢神经。 身体上的痛苦,仅仅传递到脸上,便戛然而止! 接下来一道白色闪电,从密林中一个隐蔽的角落冲出来。 米图拉、杜兰的眼睛还没有失去视力,他清楚的看见了一副极为唯美的场景…… 一个身穿白袍,头上挽着高高圆形发簪的白胡子老头,骑着一匹马冲了出来。 白胡子老头右手,挥舞着一把只有华夏古代才能看见的厚背刀。 而那白色的马,则是关岛原驻军司令,麦克阿瑟、布莱尔的宠物。 美丽的关岛,不光是美利坚外海基地,同时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很不巧在岛上就有一个小型的赌马场,里面的每一匹马都是世界名种。 “得得得……” 急剧的马蹄声响起,老头骑马挥刀从副官身边掠过…… 那一瞬,人如龙,马如风,出刀如电…… “不!” 米图拉、杜兰的瞳孔急剧放大,一声怒吼只能留在喉部,发出一丝丝呜咽。 “噗嗤!” 杜兰身边,一具尸体摇摆着倒下,他的副官被揪着鬃毛骑马的老头,一刀斩掉脑袋。 坐在马上得意洋洋,左顾右盼笑眯眯的白胡子老头,是牛比黄忠。 这老东西不知咋地运气爆棚,被他寻到一个面积不大,恰巧避开所有航空炸弹轰炸的马棚,从里面得到十几匹品相极好的赛马。 其中一匹白色的英联邦的白蹄赛马,正合了黄忠的心意! 技痒难耐的老家伙忍不住翻身上马,给跟在后面赶来的人,上演一出千里踏雪不留行,挥刀怒斩血不留的古代战马的冲阵之法…… ……………… 9点放出第二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