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奸险上阵父子兵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76章 :奸险上阵父子兵

小时候在京城读书那会,宁敏儿就认为同班的赵狗蛋,是个阿谀奉承之辈,哪知还有些担待,更多的却是狡猾…… 对于刘十八,宁敏儿此刻反而没那么担心! 她发现刘家屯的老少,暂时可以保护好刘十八,至少在自己哥哥没来之前,没有问题。 陈宏志眼中阴沉,转头看看一脸怒色的司马垂云,轻声道: “局长,你看?” 司马垂云一脸的决然之色,厉声低吼道 “还能怎么办?冲进去,只要拿住人,将局面控制在手,还不是由着我们说? 把人往号子里一关,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得求饶拉稀。” 听见司马垂云这么说,陈宏志不由皱了皱眉。 他还年轻啊,才三十多岁,今后只要不出差错还有大好前程,怎么能为了这样的事去冒险? 但,财帛动人心! 自己当警察,不就是为了更好的捞钱么? 想到这,陈宏志忍不住往宁敏儿看去…… 这一看就看见宁敏儿一脸紧张,频频的往刘家屯里面张望。 那种我见犹怜的神态,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肯定是为了里面的那个土鳖。 想到自己苦苦追求好几年,她对自己若即若离,不知哪蹦出来个乡巴佬,就把她的魂给勾跑了? 真他吗……不科学! 想到这,陈宏志大脑充血! “呯……” 嫉妒,将一切的理智全部淹没,缓缓拔出手枪,毅然对着天空开了一枪,陈宏志冷冷下令道: “冲进去抓住刘十八,阻挡的人开枪击毙,出了事情,我和司马局长顶着,给我上……” 众人被枪声吓了一跳,司马垂云也不例外,别看他是局长,还真没摸过手枪,更别提看见开枪了…… 吓死个人了,司马垂云用幽怨的目光瞪了陈宏志一眼…… 不过此时,司马垂云的心中却无端端的泛起一丝涟漪…… 这涟漪的对象,却不是优雅的宁敏儿,而是高大帅气的陈队长! 陈宏志这家伙,真的很帅啊,看起来好有安全感…… 无端端被司马垂云幽怨且嗔的目光,含情脉脉的这么看着,陈宏志浑身一冷,菊花一紧…… ……………… 枪声,在紫云山石鼎峰下来回回荡,激起阵阵回声。 眼看着,一幕热武器对冷兵器的对决场景,就要展开,山道下,突然传来一个男子威严的声音。 “都给我慢着,谁敢开枪,别怪我不客气。” 对峙的两方人马,诧异的往山道看去,是谁这么牛逼? 说出这么霸气凌人的话? 出现在山道口的,是一个年约六十,两鬓斑白气势不凡的老头。 不光如此,老头身后,还快速冲进来十几个手拿半自动步枪的武警战士。 这些人进到村口,直接端着枪对准愣在那里的二十多个特警队员和陈宏志两人。 陈宏志的愣神,也就几秒时间,看见为首的武警连长顿时开口问道: “霍达?你怎么来了,你们这是做什么?” 霍达今年三十一岁,是许昌的武警驻军连长,因为工作上的事,和陈宏志倒也相识,不过却没深交。 听见陈宏志的话,霍达眼中精光一闪,冷笑道: “呵呵!陈队啊,我还以为是谁呢,喊打喊杀的,一个嫌疑犯罢了,需要那么大动干戈吗? 我这次来,是陪着司马省督过来看看,看看你特警队的人,是怎么残害老百姓的。” 陈宏志呆痴的看着霍达身边的老者,心中暗骂:出馊主意的是你儿子,不是我…… 司马垂云此刻,却疑惑的瞪着那老头,面带惊诧,暗道…… 老东西来做什么? 我这么做,不是你要求的么? 这时,满面威严的老头,冷冷抬起头注视陈宏志,目光中满是冰冷。 虽然老头穿着一身简朴的中山装,但身上仍有一种上位者的威势溢出。 老头子面色苍白,眉毛皱了一下,轻轻说道: “我们是人民的公仆,凡是都要和百姓好好说,怎么能动粗呢? 抓捕一个嫌疑犯,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吗?连防爆盾和冲锋枪都拿出来了? 和嫌犯说一下,请回去局子里调查一下就行了,假如不是灭门的凶手,做个笔录就放了!” 这时陈宏志回过味来,挺挺胸膛,屁颠屁颠的跑上前去: “是的是的,领导说得对,我莽撞了,我检讨……” 就在陈宏志夸夸其谈的时候,霍达扬手一巴掌扇了过来。 “啪……” 肉打肉的响声清脆无比,让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在许昌这地界,敢打陈宏志的人真不多。 陈宏志的爸爸,就是许昌的副市长,和司马垂云的老爹司马俊杰,也就是那老头,是一个办公大楼的高官。 说起来陈宏志也是官二代,只不过比起司马垂云的嚣张跋扈比较靠谱一点。 悴不及防,大耳巴子甩得陈宏志眼冒金星! 陈宏志其实还是有两把刷子,要真是草包也不可能当上特警队的队长。 当下,陈宏志举起手枪,对着霍达的脑袋,口中沁着一缕鲜血。 “你……你他吗的?敢打老子,你知道我爸爸是谁不? 好大的胆子,一个臭武警还敢对老子动手,你相信不相信老子崩了你,你都没地儿说理?” 陈宏志的声音由低到高,渐渐咆哮起来,脸色涨红,进而发青,满嘴白沫。 霍达冷冷看着陈宏志,对于指着脑袋的手枪直接无视。 场面上瞬间冷场,特警队的队员,一看队长背打,站在后面的十个特警纷纷举起冲锋枪,对着那十几个武警战士。 说实话,这帮特警平时就抓抓小偷地痞什么的,真的和武警真刀真枪近距离干架,心里真他吗没底。 他们拿的是轻武器,轻型的冲锋枪,虽然是国内先进型号,但在近距离绝对不是武警手上的七九式的对手。 不说别的,就那恐怖的七点六二毫米的钢芯弹头,绝对不是防弹衣能抗住的。 你打人家不见得死,人家绝对一枪掀翻你的头盖骨。 一时间,场面上火药味渐渐升级,只要有一方擦枪走火,那就是内部火拼,肯定死伤惨重。 只要两方交火,绝对开创华夏之先河,陈宏志本人,也绝对被载入史册,光宗耀祖…… “放肆,给我把枪放下,陈宏志你好大的官威?你父亲陈市长真是虎父无犬子。 你们父子,连我这老头子也不放在眼里了,刚才是我让霍达扇你的,咋了?” 司马俊杰,暗暗的看了宁敏儿一眼,闪过一丝惊异,接着气定神闲的看着陈宏志笑道。 “还愣着做什么,放下枪。” 陈宏志见司马俊杰接话,顿时尿了。 “真坑爹,一个小小嫌疑犯,怎么把省督也惊动了?” 陈宏志欲哭无泪,心中哀叹一声: 这父子两都不是好鸟,一个比一个坏…… 两方对峙变成了三方博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