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赵狗蛋真不老实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75章 :赵狗蛋真不老实

众人心中不由惊讶万分…… 他们从那十个汉子,两个老头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味道。 那是一种华夏名族坚强不屈的味道,那种山里人独有的苍凉吼叫,让所有人心中发颤,那是一种灵魂上的震撼。 特别是那一声“死战!” 让二十多个特警队中同籍的队员心中巨震。 他们仿佛听见千百年前古代士卒的怒吼,那是什么?那是华夏的骄傲! 压迫并不能让我屈服,只能让我扬起更加高傲的头颅…… 这时,李来富目光深远,高声唱起了一首被遗忘千年的诗歌: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 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 随着古老而苍凉的歌声,在刘家屯这个山中绝地中回荡。 整个刘家屯四面八方,都响起雄壮悲凉的歌声,唱歌的不光有男人,还有屯中妇孺。 因为刘家屯特殊的地理位置,歌声渐渐汇聚成一首震撼人心的不屈之歌…… “天下英雄谁敌手……” “死战……” “战……”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司马垂云和陈宏志两人,目瞪口呆听着这苍凉古朴的歌词,相互对视一眼。 不知为什么,两人心中猛的出现一种不详的预感。 特别是被三坨鸟屎砸得三尸神暴跳的司马垂云,感受最深…… 从那不屈的歌声中,他们仿佛听到古时候的金戈铁马,听到了惨烈厮杀…… 可是,现在是什么年代? 现在是科技高速发达的时代,冷兵器称雄的时代早已过去。 华夏国的国力,在几代领袖励精图治的努力下,早已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不光是财力,还包括军力,航空,电子,等多个领域,华夏国已经处在世界巅峰。 但是,在今天,在一个小小的山村里,他们竟然听到让所有人心灵震颤的古老诗歌。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刘家屯外,有两人泪流满面,一个是宁敏儿,还有一个竟然是辖警赵狗蛋。 赵狗蛋可是土生土长的紫云镇人,此刻听见刘家屯中传出的苍凉歌声,血脉深处的那一丝老乡情节被彻底的点燃。 此刻的赵狗蛋嘴角抽筋,双眼通红,胖乎乎的脸庞涨得通红,呐呐的怒骂道: “一帮狗东西,狗东西就这么作践老百姓?” 赵狗蛋怒哼一声,扯掉帽子,将警服的纽扣全部解开。 “哼!老子不干了,狗曰的,劳资和你们拼了,想从我的辖区捞好处?没门……” 说完,赵狗蛋快速的挪动胖乎乎的身躯,往刘家屯奔去。 宁敏儿愣了一下,然后深深看了看赵狗蛋肉墩墩的背影,眼中竟难得的露出一丝赞许,随即也快步跟在赵狗蛋身后往村口跑去。 进到村口的宁敏儿和赵狗蛋,被眼前看到的一幕吓了一跳,呆若木鸡! 原本冲进去的二十多个特警队员,竟然有十几人躺在地上,死倒没死,一个个都抱着脚在那里鬼哭狼嚎。 这些人的脚面上,或者是小腿部位,无一例外的插着数量不等的箭矢。 竟然,是那种古老的弓箭? 箭矢倒是新的,看样子刘家屯的人经常打猎。 其余没有倒地的队员,满脸惊诧,将防爆盾死死围成一圈,护住倒地的队员。 除此之外,站在后面的十名队员端着手中的冲锋枪不知所措。 他们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还击? 要是还击,对面都是老百姓,万一真死了,肯定会出事。 “都愣着干什么?亏你们是训练精良的精英?给我冲进去,碰见反抗的,就地击毙!” 司马垂云大声命令道,丝毫没在意边上陈宏志阴沉的脸色。 听见司马垂云叫嚣,宁敏儿脸上闪过一丝轻蔑之色,心道: “就这还精英?只怕就在许昌这块地面上当当地头蛇! 华夏国的真正精英,哪里是你们这种半路出家的垃圾可比的?真无耻……” “站住,不许动手!” 冲进村口的赵狗蛋,一下钻到对垒的两帮人中间。 也不知道那肥胖的身躯,怎么那么灵活…… 赵狗蛋面色阴沉,恶狠狠的盯着司马垂云和陈宏志,心急火燎的怒道: “司马局长,陈队!你们是不是弄过头了?只不过抓一个嫌疑犯,凭什么朝老百姓动手?” 质问完,赵狗蛋回头看了看隐藏在刘家屯阴暗角落的李来富示意道: “李老头,我赵狗蛋和您老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给我个面子,不要杀人。 否则真闹大了谁都不好过,刘家屯,真的能和整个国家对抗?不要把刘家屯的老少都害了。” 司马垂云见赵狗蛋钻进中间,眉头皱了一下! 他总不好让特警队的对着赵狗蛋开枪吧? 那完全说不过去! 司马垂云眼中闪过一丝阴毒,厉喝道: “你这乡下的辖警给我闪一边,否则我让张光烈扒了你的警服,以妨碍罪逮捕你。” 听见司马垂云的威胁,赵狗蛋脸上毫无惧色,胖乎乎的面颊上,竟闪现出一丝狰狞,一双小眼瞪得溜圆,狂吼道: “扒了就扒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逮捕就逮捕了,怎地? 咱紫云山的人没有怕死的,有本事开枪打死老子,踩着尸体过去……” “好……” “真正好汉子。” “真看不出来,这胖子还有些种。” “那是,咱紫云山的人,没有怂货!” “……” 赵狗蛋这话一出,登时得到一片喝彩! 不光是刘家屯一帮青壮,竟然连特警队里的几个队员,也毫不顾忌的大声喝彩。 喝彩且不说,跟着就有七八个特警站出来,将手中的防爆盾和冲锋枪往地上一扔,面露鄙夷道: “我们也不干了,大不了这身老虎皮咱不穿,我们是特警,不是用来敛财的工具。” 这些队员,竟然往前走了几步,回过身和赵狗蛋站成一排,冷冷瞪着几个瞠目结舌的家伙。 突然的变故,让司马垂云和陈宏志所料不及,有点发愣,场面有些失控的趋势。 宁敏儿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赵狗蛋,她觉得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 这赵狗蛋,可真不老实…… ps:下一章,隔十五分钟发布,请各位期待!明天中午12点或者下午6点还有一章,目前保持每天三章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