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0章:一景一映瑟、一瑟一点睛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40章:一景一映瑟、一瑟一点睛

“奉你为主,为你驱使,做你家将,当你恶犬,为你做恶……” 中年汉子的最后一句话,彻底将刘十八震呆了。 这算什么?为我作恶?恶犬? 自己已经有了老黑一条恶犬,还不够? 老黑仿佛和刘十八心有灵犀,刘十八一想到恶犬,老黑便浑身毛发倒竖,咆哮着站起来,狠狠的瞪着前方七男二女。 中年男子诧异回头,眸中射出冷电,惊讶的看了老黑一眼,忍不住赞了一句: “好妖兽!竟然是一只进化过的山魅,了不起……” “吼!” 一声低吼,突然爆发,震颤虚空…… 这时,七男二女中,从左至右站在第四位的一个面目方正,目光炯炯,满脸煞气,大约二十多岁的青年往前缓缓踏出一步,死死盯着老黑发出一声低吼。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凶悍绝伦的老黑,此时却仿佛老鼠见了猫般,金色双眸突然暗淡,夹着尾巴躲到了刘十八身后…… 刘十八不禁大惊失色,呆痴的看着浑身发抖的老黑。 老黑的勇猛和无畏,特别在秦岭地宫中,冲击食人鼠群那一幕,当年不知道震撼了多少人。 但是如今,这老黑?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拍了拍青年的肩膀,轻声道: “适可而止!” 青年男子点头,侧头注视刘十八,接着做了一个鞠躬的动作,这才缓缓后退。 中年男子整了整身上的破棉袄,从口袋中掏出一包游泳牌无嘴香烟,伸手抽出一根,放在嘴唇边美滋滋点燃,仰天吐出一口青烟…… 刘十八一见,浑身的警觉和畏惧瞬间消失,淡淡笑道: “吃独食不是好习惯,是不是给我和我的两个同伴,一人来一支?” 中年男子仿佛并未觉得惊讶,头也不回将手中半包游泳牌扔给了刘十八。 四个人,各自闷着$袋吹着没烟蒂的老游泳,醇厚的烟草味,弥漫在漆黑的地下堡垒中。 “烟也抽完了,回答我的问题吧!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呸!” 中年男子将烟蒂仍在地上撵熄,接着喉咙一动,一口黄中带绿的浓痰,飞落在墙角…… “咕咚!” 看见那土得掉渣的动作,刘十八喉咙忍不住蠕动了几下,呐呐道: “还未请教,大叔贵姓?” 中年男子闻言眉头一皱,抬头看了和秦大轻声交谈的曹雄一眼,扭头道: “我说了,交代刘十八这三个字其中的含义,否则格杀勿论!” 刘十八咬咬牙,感到一股绝强的威压迎面扑来,他忍不住要倒退几步,但心思百转之间,却在心底怒吼一声,一股气运和命数的气息流转双腿,硬生生的扎紧马步,一步不退! “我一开始就在请教,大叔贵姓!若不正面回答,刘十八无可奉告。 你有你的坚持,我有我的原则!坚持或原则总会有人妥协,我们试试谁先开口……” 刘十八浑身骨骼乱响,挺直了腰杆,厉声应道。 这就是刘家人的傲气,这就是摸金校尉,这就是盗墓贼,遇不服之事,宁死不低头! 中年男子,静静的看着刘十八,不由哑然一笑,轻声道: “果然是他的后代,和他一样倔强,好!你给额听好了,我姓景,名瑟。 身后的七子二女,是我的九个孩子,我景家,从很久之前便一脉单传,一直到我这一代,戛然而止……” 刘十八静静听着,思绪却在收集关于这景姓的一切信息。 自己平日所学,其中没有一丝景姓的印记,唯一的只有两个人,似曾相识。 这两人一叫景恬,一叫景刚山,好像是华夏某影业公司影星,大名没有,小名爆表的那种类型。 隐隐的,刘十八好像又感觉自己遗忘了什么,接着脑海中猛的一激灵…… 他想起爷爷刘一留下一卷手札,其中有个单独密卷释义,名为:黄帝守墓人。 “你们?是炎黄二帝中,黄帝的直系血脉,黄、芈、景三代姓氏象形中最后一脉。 一景一映瑟,一瑟一点睛?江湖上寻龙点穴之中的理论大师,景瑟?” 中年男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冷冷道: “刘十八,三个字做何解?” 刘十八牙齿一疼,暗道这景家人,果然是华夏的帝王直系血脉宗家。 清了清喉咙,刘十八暗暗用心神在爷爷留下的一些手札上掠过,百般思绪浮上心头,轻轻解释道: “其实我按照排名,本名应叫刘五,在我之前有爷爷刘一、大伯刘二,父亲刘三,大哥刘四。 但我名为刘十八,却有深远的用意,实际上代表了天下十修中的十八中境界。 十八种境界中又细分为三六一十八,分为六根、六尘、六识,迷时被十八境界转,悟时转十八境界,所以,爷爷小时候也叫我十八子。 此名字中所谓的“十八”指的就是“十八种境界”,即:六根、六尘、六识。 六根中分为:眼界、耳界、鼻界、舌界、身界意界; 六尘中分为:色尘、声尘、香尘、味尘、触尘、法尘; 六识中分为: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 见刘十八将十八界解释得通透,中年男子景瑟暗暗点头,轻笑道: “果然是摸金校尉之后,你要明白这十八境界的领悟,和你十修八门息息相关。 特别是突破最后五层掣肘的关键,你勿要轻视,要知道人之六识乃六体根本……” 刘十八静静听着,最后深深一礼,恭敬道: “多谢前辈教导。” 接着,刘十八话峰一转,疑惑道: “你们是不是来自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华夏?” 景瑟闻言双眸闭了一下,叹了一口气道: “其实,不光我的九子今后要跟随你,我身后的这几百乡亲,只怕也要跟着你混饭吃了。” 说道这,景瑟顿了一下,面色泛红道: “我们也不知景氏宗祠,有这么一个神秘的所在。 进来的时候,以为有敌入侵,于是按祖训,宁死不留退路,于是将那条退路炸毁。 我们死死跟着你,其实是怕找不到出路!不知道,你能不能带我们出去……” 刘十八听到这,后背一凉,这才吐了口气! 这帮人实力强横,好歹也有二百人呢,为了今后自己地位巩固稳妥,是不是一人来条脑残片试试? 自己这种想法,想必半个世纪之后的曹雄,也会大力支持的吧? 想到这,刘十八的目光,看向一脸凝重和秦大低声交谈的壮年曹雄…… 曹雄眸中闪烁着震撼,隐隐带着一丝悲伤,又有种别具一格的欣喜…… 死而复生,谁能不喜? ………………………… 多多投月票吧!咱们明儿见……希望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yw618,qq兴趣部落:刘十八。qq公众号:刘十八 手腕恢复,公众号实时更新答疑和预告便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