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9章:曹雄归来、七男二女九龙胎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39章:曹雄归来、七男二女九龙胎

坚固耐久的地底堡垒中,黑漆漆一片! 刘十八、黄忠、秦大三人背靠背,拿着各自的趁手武器,警惕盯着黑暗中密密麻麻的黑影…… 秦大脚边,蹲着弓背的老黑,一双金色眸子闪烁着凶残的光芒。 “哗!” 对面的黑影一阵动弹,接着响起一阵哗哗声,十几只火把亮了起来。 映入刘十八眼中,并且引得他惊呼的,则是火把下的人影。 秦大和黄忠见状,同时吐了口气,搞了半天紧紧追了自己三人几天的,竟然是人? 黄忠和秦大仅仅是惊叹,却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而刘十八不同。 他的眼里除了惊叹,还有不可思议,因为有一件事可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地底堡垒中的那个时空通道,并没有销毁,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些人,他很熟悉。 这些人男男女女都有,粗粗的估算起码有好几百人,最令刘十八感到惊奇的是,这些人是华夏人,并且是华夏六七十年代的人。 刘十八根本不需要去猜测,自己三人是不是走进了摄影棚,无须质疑! 眼前的这些人,全部穿着清一色的蓝绿色的军警装,领子上一左一右有两枚红色领章。 有些汉子的头上,还带着烧梅形的军帽,军帽正中有一枚红色五星闪闪发光。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半夜三更的,到额们湾子的祠堂里偷东西?” 一个深沉的男音响起。 隐隐灼灼的火光中,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接近五十岁的中年男人。 男人带着一顶洗得褪色的灰色军帽,上身内里穿着一件黑色对襟长衫,外面还披肩搭着一件灰色的破棉袄,活脱脱一个农民老大哥的摸样。 “快点嗦撒,不嗦,劳资们对你们不客气了……” 中年汉子身后,一个二十多岁接近三十的壮年 汉子暴喝一声楸 秦大和黄忠对视一眼,目中露出一丝莫名其妙…… “快点嗦撒……” 这四个字是嘛意思? 刘十八呆痴的看着暴喝的壮年汉子,目中充满复杂,充满不可置信,充满了蛋蛋忧伤。 这个壮年的汉子…… 太熟悉了,熟悉到就算他化成灰,刘十八也认得他。 曹雄…… 这家伙眉眼之间,隐隐就是曹雄的相貌,没错! 中年破棉袄男子身后暴喝的壮汉,他就是曹雄,准确来说是青年时候的曹雄。 “八爷!俺感觉这个家伙俺认识啊,这分开没几天……” 这时,秦大也回过神,呐呐在刘十八耳边说道。 黄忠没见过曹雄,自然认识不得,不过却不妨碍他武将的直觉,同时开口道: “对面这一群人,很强!” 刘十八凝重的点点头,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看见年轻时候的曹雄。 但是,他能肯定一点,这群人肯定是从时空通道另外一头来到这里,包括了这个来自俱往的曹雄。 “老曹!是你吗?曹雄……” 刘十八犹豫了一下,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站在中年男子身后的壮汉闻言一愣,接着猛的侧头看向身边的中年男子,惊叫道: “师傅每年,都叫我来你们湾子里卖杂货,说是来撞缘。 若是有人说出俺的本名,那么这个人就是师傅的孙子,师兄的儿子,我那时就觉得老东西不靠谱…… 但是今儿个,师弟现在还在师母肚子里咧,这个人……” 中年男子听到这,眼中也爆出一丝厉芒,厉声道: “你们三个,哪个叫刘十八?” 刘十八一听,顿时明白了什么,这又是老逗比布下的局? 不知道是现在的这个来自未来的老唐,还是那个死去?刘一? “我就是刘十八。” 刘十八面色坦然,缓缓上前一步应道。 壮汉眼中震惊,激动的往前走了两步,好奇的瞪着刘十八,紧张道: “你,你说说你爹叫啥,你爷爷叫啥?还有你娘叫啥?” “我爷爷叫刘一,爹叫刘二,娘叫……玉漱。” 刘十八答道娘这里,顿了一下,最终还是应了那个死在禅石之海的玉漱。 壮汉惊喜道: “没错,没错!真的是你这个臭小子,师傅果然没骗我……” 刘十八此时却明白了,原来曹雄当年担着那一胆货郎担,在华夏国内到处走街串巷,目标不光是刘家屯,而最主要的是,到这个中年男子所在的湾子去撞缘。 假如没有撞到缘分,那么壮汉就会慢慢变老,最终沿着自然规律变成那个白发苍苍的燕子窝曹雄…… 假如在某年某月某日,撞到了时空之门被开启,而曹雄又恰巧在这个湾子之内,那么历史就将在这里发生改变…… “真是老曹,俺不敢相信!” 秦大一个健步跑到曹雄身边,一把拽住他的双手。 “你这黑表砸养的,你是哪个落?俺认识你?” 叫做曹雄的壮汉,一把挣脱秦大的极度热情。 秦大嘴角一咧,黑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欣喜,哈哈大笑道: “果然是他,果然是他,哈哈哈哈!” 一直站在火把下,面色淡然的中年男子,此时忽然高声叫勒刘十八一声: “你就是刘十八,那么就没错了!这个叫曹雄的小子每年在我这湾子里墨迹,我就给他说,祖宗祖训不靠谱! 没想到,竟然真的有这一天,小子你能否回答我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不是你家爷爷问的,而是我家祖先所遗留。 这个问题很简单,假如咱们家族的后人,有一天碰见了一个叫做刘十八的盗墓贼,那么就要问他一个问题。 假如他回答不上来,那么就和俺们湾子无缘……” 刘十八眼角一闪,心中一动,面上却一副淡然,轻笑道: “长者问,不敢辞!还未请教,大叔贵姓……” 中年男子嘴唇紧紧抿着,并未回答刘十八的大叔贵姓,他直接转身,看着身后的七男二女一行九名年轻人,轻叹一声道: “果然到了这一天,假如真如祖训所言,那么你们就随他去吧,千年誓言,从今天起就此破灭,不再存在……” 九位少男少女,同时凝神注目看向刘十八,接着同声应道: “一切听爸爸吩咐。” 中年男子回头看着刘十八,眉眼间露出一丝凌厉到极致的厉芒,高声问道: “刘十八,俺问你可知道你这名儿刘十八的由来和说法?或者其中的含义? 你若答上,我身后七男二女之九龙胎,今后将奉你为主,为你驱使,做你家将,当你恶犬,为你做恶……” ………… 稍后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