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8章:最强陆军、最强海军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28章:最强陆军、最强海军

关岛,在硝烟和震荡中颤抖…… 三百余艘各类大小舰艇,同时对关岛的地表建筑,植被,山地,岩石,发射了数千枚各式各样,威力大小不一的舰队地导弹。 整个关岛,仿佛被犁耕了一遍,新鲜的土层爆出了地面,各种树木在燃烧。 但,第一波的攻击沉静下来的时候,全岛都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唯有偶尔被烧焦未死的鸟兽,发出一两声惨叫。 关岛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猛烈打击。 唯一比较完整的,可能就是关岛西面海湾延伸出的那一片巨大海滩。 海滩上一览无余,白腻的细沙上,躺着无数的腐烂的尸体。 这些尸体,全部是原先的驻岛美利坚士兵和少部分的当地土著。 这些死状凄惨的士兵,让所有登岛作战的美利坚军队都不忍直视。 他们不明白,在热武器发达的现代,怎么会有还有砍头这种战术?难道攻占关岛的,是一支返古的军队吗。 十五辆美式重型坦克,mb37从运输船上顺利的运输到关岛西岸。 坚固的战争机器,在境况凄惨的沙滩上,横着排列成一条数百米长的移动堡垒缓缓推进。 发动机响起巨大的轰鸣,腾起一阵黑烟,前行的路上,毫不留情的碾压横在前方的铁丝网。 沙滩上的绑了铁丝网的十字木桩并不多,乍一看起来,也就零零散散几十个。 最前面的几辆坦克撞开其中一个铁丝网的时候,关岛西边的沙滩上,诡异的升起了浓密的白雾。 这些白雾来得很突然,且无声无息! 重型坦克,和跟随在他们身后的一个团的步兵,不知不觉中就陷入了雾气中,看不清几米外的情形。 “上帝,怎么起雾了?” “很奇怪的雾,怎么这么浓密?” “和舰队指挥官联系一下吧。” p>“报告机长,我们和舰队失去了联系,这里没有任何无线电信号。” “用手提电话。” “噢!也不行长官。” 陷入关岛西海岸的这一个坦步联合进攻联队,仅仅是一个缩影。 和他们一样的,还有从其他地方强行登陆的军队…… 有的军队在行进中,突然迷失了方向,四面都是悬崖峭壁,不见天日…… 更有的军队,不知道踏进了何处,到处都是寒光闪闪的铁茅。 还有一个更离谱的陆军师,挺近到了关岛深处两公里的时候,无端端踏进了只有几堆碎石的小峡谷。 结果,这些美利坚的士兵,感觉自己在这个充满同一个画面的地方,连续原地踏步走了三天三夜。 没人来攻击他们,三天后,他们自己把自己累趴下了。 视线回到关岛西岸…… ……………… 西岸的沙滩上,深埋数米的地方,到处躺满了几乎窒息的士兵。 这些士兵是华夏的兵,还有美利坚的俘虏军团,他们的指挥官,是美利坚关岛驻军指挥官,麦克阿瑟、布莱尔。 这些士兵,在整个西海岸的海湾细沙中潜伏着,每个人嘴里,都含着一根细细的管子透气。 也没必要担忧那些坦克从他们身上碾压过去,因为那些坦克,现在正带着数千登陆士兵,在七八个铁丝网之间乱转。 这些士兵的武器,都是清一色的八一杠,还有一部分美利坚的制式武器。 每一把枪都上了膛,打开保险,但是他们却任由那些登陆的坦克是士兵,在他们面前来回穿梭。 因为,他们在等待命令,一般的士兵,都会视军令为天职,而被蛊虫控制的士兵,则会视军令为生命。 因为他们无惧死亡。 麦克阿瑟、布莱尔口袋中,一个步话机震动了三下。 他知?,杀戮的时候到了! 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自己不也是美利坚人么?为什么会听从这些人的命令? 难道自己怀才不遇,希望过另外的生活?也许自己骨子里,就有一种叛逆和不甘吧…… 麦克阿瑟、布莱尔自嘲的摆摆脑袋,将自己头上覆盖的细沙震到一边,缓缓探出头看去。 整个关岛,仍旧那么寂静无声,一片诡异! 布莱尔轻轻爬起来,低声对身边潜伏在一起的华夏士兵说道: “我命令,西岸士兵立即进攻,最好用刺刀,尽量不要弄出很大的声音。” 这名华夏士兵,是刘十八配给麦克阿瑟、布莱尔的十名勤务兵之一,有监视和督导的职责。 士兵点点头,掏出身上老唐交给他的一枚蛊虫,狠狠的一捏…… “啪!” 还未成型的蛊虫碎裂,发出了一声人耳难闻的诡异声波。 西岸的沙滩上,一些尸体蠕动起来,一些沙堆也开始蠕动起伏。 密密麻麻,浑身飘洒着白腻细沙的美利坚投降士兵,将八一杠的刺刀笨拙的加装在枪管上…… 杀戮,在诡异的寂静中,展开了序幕…… 这些被洗脑的士兵,举起八一杠刺刀,对准那些转晕头的士兵狠狠扎了下去。 “噗!” 死亡的前一刻,这些士兵才清醒过来,惊恐的捂着自己鲜血狂喷的颈部,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珠,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每一个被偷袭杀死的士兵,眼中都透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因为杀死自己的,是自己的同类!或者说是一个国家的士兵,美利坚的士兵。 唯一不同的,可能是他们的臂章,上面有“关岛驻军”几个英文字母。 ………… 关岛东面,峭壁之下,有一个极为隐秘的小山洞,必须要下到峭壁十米才能发现这里? 山洞中,有三个人,老唐,郑伟达,三号! “老唐,这些阵法真有那么神奇?这些人进去就迷路了,在原地转悠到死。” 郑伟达满脸的震撼,他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普通的布置,爆出巨大的威力。 老唐的眼眸中,印出一丝迷茫,仿佛失忆一般嘀咕道: “不对!这些阵法还没发挥原本的威力!主要是材料不够。” “这阵法里面的白雾,从哪里来的?太诡异了。” 郑伟达仍旧沉浸在震撼中。 老唐闻言看了郑伟达一眼,噗嗤一笑道: “白雾简单,在阵法当中某个地方挖一个坑,里面堆满石灰……” 郑伟达瞬间明白过来,不由赞叹道: “简单的办法,营造出诡异的效果,华夏的一些古老传承,真的诡异!” 老唐猛的站起来,看向关岛西面海岸,又扭头看看不远处的海岸。 “不好!起风了,西岸的阵法马上要失效了,让布莱尔加快速度不要仁慈,怎么快怎么来。” 老唐眸中闪出一丝凌厉至极的目光。 郑伟达点点头,拿出步话机发送指令! “老唐,咱们算死了就两千多人,全部躲在西岸沙滩也不行,太危险! 只要那舰队司令官不傻,迟早醒悟过来,那时候这些人都要死光的。” 郑伟达面露不忍。 老唐沉默不语,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三号却面色冰冷,轻声插了一句: “战争没有仁慈,死亡就是最美妙的序曲!再说了,就算今天不死,过不了多久也要死……” 听到这,两人的表情截然不同! 郑伟达露出额是迷惘之色,老唐露出的则是一份极为罕见的镇定和无畏。 “二十万联合远征军,咱们杀不完的!对了,舰长带着秦大和老黄,几天没见人影,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郑伟达无奈叹了口气。 老唐眼眸一眯,面上突然露出邪恶至极的笑容,诡异的看着三号笑道: “出事了好啊!你看八爷那么多的红颜知己,宁敏儿,三号,别离,啧啧啧! 到时候,说不定老唐我还能搂草打兔子,占点便宜咧!” 郑伟达咧咧嘴,无语道: “他吗的,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污的人!” 三号静静的看着老唐,淡淡道: “把你杀了,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有一个你?” 老唐闻言浑身一震,面色一僵,古怪道: “你知道?” 三号轻蔑一笑道: “难得糊涂罢了。” 老唐仰天狂笑道: “好好好!巾帼奇女子,非你三号莫属。” 郑伟达则莫名其妙的看着老唐,皱眉道: “我记得你入伙的时候,没见过敏儿和别离吧?” 老唐嘿嘿一笑道: “劳资听说过不行啊?” 说完,老唐的神色间,也罕见的付出一丝凝重,看着三号道: “这里暂时不会出大事,要不你去找找刘十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三号摇摇头道: “这就是他的命运!谁都帮不了。” 老唐喘了口气,扭头看向西岸,凝重道: “杀完了已经登录的那些跑回,咱们先看看舰队那边,是什么反应。 西边不能呆了,把所有士兵转移走,去浅海,熬过下一轮导弹炮击就行,尽量少死一些吧……” ……………… 鲜血从登陆美利坚士兵的脖子上狂喷,但仅仅发出一声喃呢。 “加快速度,去几个人把坦克打开,把里面的人宰了,扔几个手雷进去完事!” 麦克阿瑟、布莱尔放声大吼: “不要理会这些必死的士兵,赶紧杀下一个,顶多十分钟,我们就撤退。” ……………… 登岛之后,大部分陆军传回了安全信号,指挥关岛战役的五星上将,佩鲁茨、戈登冷笑道: “华夏陆军,号称世界战斗力最强也不过如此。 他们打游击还可以,居然蠢得要在关岛和我们联军对抗,愚蠢! 他们,甚至没有在西面沙滩上埋设一些防御性的步兵地雷,你说是不是愚蠢到家了……” …………………… 大章3000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