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2章:突如其来、战争序幕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22章:突如其来、战争序幕

老黑的示警声,让刘十八三人立即警觉起来。 三人,不是初经阵仗的菜鸟,每一个都是久经考验的老江湖,当然最次的要属刘十八。 当下,三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同时站起来拿出各自的武器! 刘十八拿出的是孙铁树留给他的金属棒! 这不仅仅是一根威力强劲,神秘莫测的武器,它留给刘十八的,是一种精神,一种百战不挠不屈不折的意志。 秦大手上,还是那把从秦岭古墓就跟随自己的银色短剑,这把短剑品质之高,世所罕见,连锻造暴风战舰和战斗机的金属,都远远比不上这把短剑…… 黄忠则默契的拿出了自己藏在跨下的那把银色短弓…… 对于这把小巧的银色短弓,到底是如何藏在裤裆之内的,刘十八到如今还没弄明白…… 老黑的低声呜咽声,持续了几秒,停下后便扭头看着刘十八,额上一缕金发倒竖,露出一副凶悍的摸样。 看着老黑,刘十八心中一暖,响起了秦岭中,那个杀入重围,义无反顾的老黑! 同时,刘十八又想起了碧眼鼠王,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大老鼠,此刻应该守护在宁老头身边。 而宁老头所率领的那个海上军团,应该还等着出现奇迹吧…… 奇迹,就快出现了…… 而眼前,在诡异幽深的地堡中,却出现了莫名的危机。 老黑的咆哮,代表了一种极为危险的状况。 这种咆哮声,是刘十八从小至今,听过的最为危险的嘶吼! 哪怕是几年前的秦岭古墓中,面对万千鼠群,老黑额上那一缕金毛,也从未竖起来过…… “咚咚咚!” 寂静的地堡中,遥遥的响起了一阵沉闷到极点的脚步声。 听到这种声音,刘十八三人不禁大惊失色…… 令人大惊失色的不是脚步声,而是那种扑面而来的杀气……/p> 说道强者,秦大和刘十八不是没见识过,最起码的,变异九级往上还要拐弯的茅一,茅十三就是天下稍有的顶尖强者。 但是,茅一却只能带给刘十八和秦大震惊或者震撼,完全达不到如今的这种程度。 被封闭自爆的关岛地堡中,怎么可能突然出现这种令人灵魂震荡的脚步声? 听数量,还不止一个两个! 一群人,最少有一群…… 刘十八恐惧的瞪大眼珠,看着右边转角的那条通道。 这条道,好像走过了两次,非常幽静刺骨,刘十八每次走过都会有一种迎面而来的惊悚。 看看蓄势待发的老黑,又看看咬紧牙关的秦大,最后看着弯弓搭箭的黄忠,刘十八眸中,浮起一丝血色。 “八爷!等下,俺先上……等俺死了,你再来。” 秦大往前走了一步,踏起一片灰尘。 黄忠沉默不语,但是那双青筋暴起,稳定如山的定弓手,却说明了这百战老将的坚定。 刘十八的思绪在一秒之内,连续转了一千次,最后将牙一咬,咧嘴道: “牛比,秦大!老黑!听我号令……” “是!” 秦大喝了一声,浑身暴起无边战意。 黄忠淡淡一笑: “不如,主公先走,老将随后就来!” 刘十八闻言,将金属棍收回两尺长短,极为干脆的扭身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暂时的退却不是因为胆怯,而是因为我们需要活着。 被不明不白的弄死了,不划算,就算出去寻仇,也要找个下家的。” 秦大一呆,疑惑道: “八爷,你说这么多,到底啥意思?” 黄忠面色古怪,顺手将短弓收起,拔出腰间厚背刀,按照刘十八的话,补充道: “主公的意思,大丈夫能屈能伸是正道理。” 秦大怒道: “一个字解决了:跑!” 听见秦大脱口而出的跑字,三人再也不讲形象,掉头就跑…… 金发倒竖的老黑,临走之前,翘起后腿,在墙角撒了一泡尿…… 三人一狗,夺路狂奔! 边跑,刘十八还边解释: “秦大,你不要用这种眼神斜着瞪我!有时候,逃跑也是一种战略。” 秦大黑着脸道: “八爷,俺愤怒的是,你直接说跑就完了,没必要解释那么多。 你白说了那多么没用的话,咱们逃跑得更加耕费力气……” 接下来,四道身影,仓皇的在幽深地堡中穿梭。 此时,谁还看地面是什么路线,赶紧摆脱身后那些神秘脚步的追赶才是。 ……………… 和地底不同,地面上的关岛,却迎来了意外中,不该出现的敌人。 按照郑伟达和老司机的估计,美利坚再次集合轰炸机编队空袭关岛,将会在七天后,和返回支援的联合远征军一同到达。 计划,永远也没有变化快! 关岛的防御,在两千多被控制美军和关岛驻军指挥官,麦克阿瑟、布莱尔的努力下,竟罕见的恢复到了袭击之前的水准。 要说没有恢复的,则是被发射出去了五百多枚地对空导弹。 这玩意失去补给,就用一枚少一枚! 除了张光烈,带着一百多降兵,和华夏的二十个顶尖速成飞行员,返回 暴风战舰紧急备战之外,其余人全部在关岛背面的悬崖上集中。 这些人中,不包括两千多美利坚的俘虏,这些俘虏麻木的按照命令,潜伏在某个地点待命休整。 悬崖边一个犄角般的石头上,站着副舰长郑伟达。 按照称呼,除开舰长刘十八,郑伟达就是副舰长,δ刻由他来召集所有人商议,名正言顺。 郑伟达将下面的人看了一遍: 三号、风轻舞、翠花,罗钢、陈颢文、老司机,老唐、陈宏志,霍达、麦克阿瑟,加上郑伟达自己,一共有十个人。 “将军带着秦大和牛比不见了,听老三号说,他们回地堡去找什么了,大家说,大兵压境怎么办?” 郑伟达朗声问道。 所有人闻言都沉默不语,将眼神直接看向三号。 三号的强势和实力,无须质疑! 看着所有人瞪着自己,三号冷冷道: “不要看我!我记得刘十八临走的时候说过,有什么变故自己解决。 但他的目标是,将关岛变成绞肉机,最大力量消灭军队。” “打呗,还能咋地?全宰了。” 陈颢文笑眯眯的应了一句 老司机不满的白了陈颢文一眼,冷笑道: “站着说话不腰疼?” 麦克阿瑟、布莱尔,听不懂他们的话,唯一懂的就是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