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9章:道的意境、叫爹滴的不杀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19章:道的意境、叫爹滴的不杀

这加长版的手炮威力很大,确实厉害,打得也远,坑爹的是这玩意没准头,要站起来仔细的瞄准,还不一定能击中。 好在战斗机的机身相对手炮来说,够大!但手炮的瞄准偏差、更大…… 霍达的鼻尖上满是汗珠,和陈宏志对视了一眼,两人暗暗捉急! 连反骨仔布莱尔,都完成了任务,自己这帮华夏的陆军,还在这趴着不敢冒头。 再磨蹭几个呼吸,这一大群战斗机,就直接跑回夏威夷了。 “咋办?总不能派兄弟们送死吧?” 霍达的内心在这短短几秒钟,受够了这辈子最大的煎熬。 这时,却有个身穿西服,脚踏土布球鞋,裤脚挽起,头上带着一个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道士帽的中年男人冲了出来。 老唐这无所事事的坑货,不知从哪旮旯蹦出来,左手挥舞桃木剑,右手端一把加长手炮,嘶嚎着崩溃的一句话: “急急如律令,看我刀枪不入……” 陈宏志面色扭曲,呐呐道: “劳资这下,算是见识了当年的义和团,到底有多悲壮……” 这时,跟着这些华夏士兵,学习现代战争艺术的老将黄忠,却大吼道: “好一个肛裂的汉子,主公说过,老鼠曰猫比,拿命拼的!都是好汉。” “哒哒哒!” 一排冒着青烟的机关炮,毫无意外从老唐的身躯上碾压了过去。 奇迹,却真的发生了…… “嘭!” 首当其中的那架击中老唐的战斗机,瞎猫碰着死老鼠般,被老唐单手持枪的随意一炮,给撸了下来,中枪的位置,正是发动机…… “不会吧?那是16毫米的机炮啊……” 霍达捂着腮帮子,瞬间感觉到了牙酸。 陈宏志却很快反应过来,猛的一下跳起来,端着手炮就往前冲去,便跑边吼道: “并w子上啊,刚才那道士的鬼画符有用,那家伙说了,能顶三次……” “噗嗤!” 话没说完,陈宏志就被一排机炮扫过,一跤扑倒在地上。 但过了两个呼吸,陈宏志也晕晕乎乎的站起李,端着手炮朝天轰去…… “轰!” 这一炮没有刚才老唐那么运气,却也把一架战斗机的后半截尾巴打掉,战斗机打着旋儿往不远处的海湾坠去…… 看见这两人仿佛鬼上身一般,竟真没被机炮打死,原本稍有犹豫的士兵,一窝蜂从山凹中涌了出来,端着手炮就朝低空扫射的飞机轰去…… “天灵灵地灵灵……” “刀枪不入!” “菩萨显灵,刀枪不入。” “道士显灵,刀枪不入。” 一时间,关岛南面的小山脉和密林中,噼噼啪啪,不知道多热闹,数百士兵仿佛神经病一般,重现了义和团当年鸡蛋碰石头的壮举。 放在以往,这些士兵绝对不敢想,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鸡蛋真的把石头给撞破了…… 数百架次的f15战斗机,飞得太低,不可能在几秒钟拔高到三千米,结果被那些古怪的手炮一个个撸了下来。 坐在驾驶室的美利坚战斗机飞行员,一个个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珠子。 他们很清晰的看见了地面那一帮士兵的壮举,一开始还以为是切斯底里的求死,哪里知道,求死的反而是他们。 一百多架战斗机,当然不可能全部击落,零零散散的,总有飞在最后面的战斗机见势不妙,调转方向舵,一个急转弯直接开跑。 这时候保命要紧,什么美利坚的荣耀先放一边,飞机不比地上跑的汽车,这么低的距离,根本不可能撑开救生伞。 只要被打下去绝对有死无生,绝对没活口,就算你弹射椅再厉害,飘在天上就是活生生的子。 “可惜,跑了二十多架战斗机!” 郑伟达拿着望远镜,可惜的摇摇头。 刘十八半靠在山坡上,点燃一支缴获的美利坚洋烟,吸了没几口就扔掉了。 “放心!跑不掉的,那个和老唐一样,坑死人不偿命的张光烈在暴风里面等了半天了。” 刘十八轻轻一笑。 话没说完,果然,关岛外围的从深海中,腾空而起二十多道黑色闪电。 果真是张光烈率领的坑比,步兵航空队。 这一帮华夏的步兵,经过三号惨无人道的高强度模拟和实战后,已经能把飞机开得飞快了。 没错,他们现在就学会了“两技能”! 一个是飞机肚上,绑七八枚普罗米修斯航空炸弹,往下扔,炸不死你也也要砸死你。 还有一个技能,就是凭借十马赫的惊人速度,开足了马力往前撞。 这些黑色的战斗机,很可怜,他们没有一颗机炮子弹! 他们有的仅仅是一往无前,撞! 黑色金属组装的战斗机骨架,岂是f15战斗机能比的? 两方战机相撞后,黑色战机没事,美利坚的战机直接在空中解体…… 仅仅过了几分钟,张光烈就凭借着这些黑色战机无与伦比的高速,将那些逃不多远的战斗机全部撞进了太平洋。 于此同时,关岛的南面海湾中,晃晃悠悠,冒出一条小巡逻艇向海中荡去。 刘十八静静的站在小山颠之上,看着立在小艇船头的老唐…… 开巡逻艇的是陈颢文,船尾还有四个手持八一杠步枪的华夏士兵。 此时的老唐,右手拿着桃木剑,头上带着一个稀奇古怪的灰色平口帽,身上穿着一件宽到极点的白色医生长袍…… 深海中倒映着蓝色波纹,点缀着一个又一个挣扎的美利坚落水士兵,海风将老唐白袍下摆吹得鼓荡起来! 乍一看,挥舞着桃木剑,傲然立在船头的老唐,竟无端端生出一股飘渺味道,隐隐有些飘飘欲仙的洒脱和意境…… 其他人有没有看到这一幕,刘十八不知道。 但是他却相信,就在刚才一刹那,肯定错过了什么…… 错过的不是什么景色,也不是老唐那嚣张到极点的狂笑,夹着半生不熟的华式英语: “想活命的叫唤,不想活的,爹滴送你们上路……” 四个手持八一杠的华夏士兵,静静的站在老唐身后,随着老唐桃木剑一指,就会响起一声巨大脆响…… “呯!” 一声枪响,一个落水的飞行员,永远沉睡在关岛的海湾中。 郑伟达看着有些不忍,扭头道: “将军,会不会太残忍?假如这样的情景被老百姓看见,不管是美利坚的还是华夏的,都够咱们喝一壶。” 刘十八却仍旧痴痴的站在原地,望着关岛南面的那个弧形海湾,仿佛没有听见郑伟达的劝说。 此时的刘十八,沉浸在某种自我虚拟出来的幻境中,仿佛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 “真象啊!” 良久,刘十八才回过神来! 他当然听见了郑伟达的劝说,但他坚决依旧。 “战争哪来什么仁慈?这些飞行员在中东的能源争夺战中,将空对地导弹,射向那些无辜老百姓,又会是什么情形?” 郑伟达闻言,沉默不语…… 战争没有对错,笑道最后的,就是正义的一方,因为历史由你来写,你说了算! 你死我活的战斗中,甭管你用什么卑鄙龌龊的手段,在胜利的那一刻,都会变成足智多谋。 甭管你有多么残暴,也甭管你怎么掠夺,只要你能胜利,能给出足够补偿,那么你就是正义。 “美利坚的第二波次空中支援,大概什么时候到达……到关岛?” 刘十八的手指有些颤抖,缓缓拿起手边的洋烟,狠狠吸了一口。 一口,这一支烟,烧掉了一半…… 一口醇厚烟雾,被刘十八硬吞进去,然后紧紧抿嘴不语。 “一口浓烟道不尽的回忆,半支雪梅表不完的意境……” 终于,硬憋了二十秒的刘十八,吐出胸中一口淡蓝的浊烟,嘴角浮起一丝神秘的笑意…… 郑伟达古怪的看着神神叨叨的刘十八,皱眉思索了一番,轻笑道: “第二波空袭,应该在七天后,和联合远征军一同到达。 美利坚人不死傻子,第一波空袭的两百多架战斗机和轰炸机,一架都没回去,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刘十八微微一笑道: “七天,足够了!告诉大家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开始深挖洞,广积粮,准备打硬仗。 明天,我要把整个关岛变成一座坟墓,一座风水大阵,一座能进不能出的阴森古墓……” 通知老唐捞人后回转小山,站在三米外的秦大,嘿嘿一笑道: “没错,让美利坚人,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五千年华夏底蕴,什么叫做摸金校尉!” 郑伟达看了刘十八一眼,叹气道: “如今!你该是华夏硕果仅存的,有正经传承,最后的一个摸金校尉吧?” 刘十八面色一僵,低声咕哝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一句话: “兴许……还有一个!” 说着,刘十八眸中精光一闪,看着遥远的天际,厉声道: “美利坚有一个强者,叫做冥王斯特拉。这个家伙竟然和我的母亲失踪有关,他身边还有一个华夏九鼎之一的小鼎。” 秦大不满的嘀咕了一声道: “劳资就不相信他有多厉害?能比那失去神智的茅一还厉害?” 刘十八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最后补充道: “五十年前,这个家伙一击打爆了天上九星之一,冥王星,你说他有多厉害? 他厉害的可能不是力量或武道,而是一种意境,一种更深层次的东西! 那是一种意境!一种道的意境,宇宙之力……” 秦大长大嘴,久久没有闭上…… ………………………… 今儿个完毕,明儿个估计是烧脑文,得好好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