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6章:七字邪门真言、关岛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06章:七字邪门真言、关岛

“看着这张支票上的二十个亿的完税证明,我知道这人就是你了。” 抬起头看着张光烈,刘十八微微一笑,点燃一根喇叭,深深吸了几口。 老唐指着张光烈,呆痴道: “他……贪官。” “没错!我就是贪官,我搜刮所有能搜刮的黑心商人的钱财,用来挽救可怜的孩子。 我不妨再告诉你,我这辈子何止贪了二十个亿? 其实,我不想说,但是今儿非得刺激你一回不可。 在许昌,我从奴隶开始混起,前前后后,一共贪了三万多名奸商。 按照你说的,二十个亿后面,你大胆的再加两个零,勉强保底……” 张光烈斜眼看着嘴唇颤抖,仿佛要呕吐的老唐,仿佛还不过瘾,又轻声咕哝道: “当然,我肯定不会去和狼狗去抢周彩霞,年代不同了,我张光烈好事做得,当然坏事也做绝…… 如今的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 小小白富美就玩的是嬲;高富帅玩的是嫐,男吊丝玩的是挊。 女吊丝玩的是窊,剩女玩的是窳,超级剩女玩的是突,超级大龄女吊丝玩窂……” 说道这,张光烈神秘的一笑道: “而我张光烈很不巧,嬲嫐挊窊窳突窂,被誉为二十一世纪七字真言。 玩七字真言的那些男男女女,我都一个个的玩过……” 听到张光烈展现出不同寻常的才华和狼性,连刘十八也有了兴趣,缓缓站起来。 “额造你妹,难道劳资文化就这么低?什么七字真言,你别诈唬劳资,欺负劳资没文化……” 老唐面额泛青,咬牙切齿。 问题是这怪谁么?你没事去招惹神经病干啥呢? 要真说起来,那周彩霞还真把你逆推了不成? 还不是你半推半就,就汤下面,才让一个20年没吃过人肉的女人,饱餐一顿……</> 张光烈光着仿佛健美运动员一般的身躯,摇头苦笑,看看四周眼巴巴瞪着自己的一帮大老爷们,心道:“糟了!” ………… 暴风战舰指挥舱中,除开三号,翠花,刘芊芊,叶轻舞,四个女人提前离开。 留下了,秦大、郑伟达、罗钢、陈颢文、老司机、老唐、陈宏志、霍达、张光烈。 加上刘十八,一共有十四人! 张光烈苦着脸道: “其实这七字真言吧,说穿了一钱不止,你们听我讲解就懂了。 这个“嬲”字,从字眼字形来看,是一个女人,一边睡一个男人,能睡两的肯定是白富美…… “嫐”这个字,形容高富帅有钱有势,肯定一边睡一女的! “挊”这个字,左手卡住某物件,其实就是撸的意思。 “窊”这个字,形容女吊丝能用植物来解决问题。 “窳”这个字更简单,女吊丝年纪大了,需求强烈,得两根植物才能到位…… “突”这个字很不文明,一般暗指超级女吊丝,植物已经满足不了她了,要犬,你们自己领会…… “窂”这个字,牛比不解释,属于超级大龄女吊丝的专利……” ………… 听着张光烈口若悬河,口吐莲花,战舰指挥舱中,一种异样的气氛在蔓延…… 留在指挥舱在座的,都是血气方刚的赳赳男儿,除了黄忠头发花白,老唐头发斑白,老司机斑白,之外,其余的人还年轻…… 秦大、郑伟达、罗钢、陈颢文、陈宏志、霍达六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把视线全部凝聚到张光烈身上。 这个贪官还真是怪胎,他除了当官之外,平时躲在某处,玩的都是神马? 一男二女,二男一女,不过瘾,你还得自撸?完事了菊门痒痒?欠捅? 一根黄瓜不够?还得两根? <>最后回自个家,把你神经病媳妇周海霞扔一边,自己招呼那条大狼狗? 在最后,你还嫌弃不过瘾? 难怪这家伙在许昌任职期间,你有事没事老是下乡体验生活,美其名曰和劳动人民同甘共苦,吃住在牛棚…… 哦…… 原来,你就寻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直奔牛栏,直捣主体,有魄力…… 这牛,还真不是一般的人能玩的。 看着张光烈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围着的一众男人,面上渐渐狰狞起来。 这张光烈,一会儿看起来仿佛变了个人,没想到骨子里却还是坏到了家。 你想想,能从底层挣扎起来的家伙,能说出从奴隶到将军这句话的人,岂是好相与的? 看着周围几个家伙面色不善,特别是秦大,满脸的横肉一抖一抖的缓缓往前走了一步。 张光烈鼓着眼珠,小心翼翼的瞪着秦大浓密胸毛下,那厚实得令人冒汗的肌肉。 “秦大,你?你要干啥,劳资给你说,你别乱来啊。” 张光烈能对老唐摆谱,但对秦大却没有摆谱的意思,他知道,绝对打不过这黑塔一般的家伙。 “秦大,不要乱来!” 关键时候,刘十八叫住秦大,张光烈深深吐了口气。 刘十八皱眉,上下看着,这才笑道: “没想到,当初在紫云山刘家屯的那个小所长,也能混到现在的境界?不简单……” 说道这,刘十八脚步一顿,古怪的看着张光烈问道: “你真的把那啥七字邪门真言,全都玩过了?那犬和牛的滋味,咋样?” 张光烈咧咧嘴,诧异的看看四周对自己虎视眈眈的一群男人,抬起手指着自己的鼻梁道: “我的意思不是我自己玩这个,而是其他的女人在玩,我肯定不乱说乱动。” 刘十八的脑袋摇摇,咬牙道: “我算是明白了,那些少男少女在玩七字邪门真言,而你就玩他们是不是?我问你,菊门滋味还好吧?” 张光烈惨呼一声,扭曲着双眸看看四周,不好意思的苦笑道: “其实我不玩男人,那些小子就是帮我吮一下,我糟蹋的是那些女人……” 刘十八听到这里,暗暗怒骂一声:衣冠禽兽。 “给!张嘴,喝一滴。” 刘十八愤怒的一把掐过张光烈的腮帮子,捏开将太岁之血,小心翼翼的滴了一滴进去。 这时,翠花拿着一瓶矿泉水走进了指挥舱。 刘十八接过矿泉水,将剩余的一些太岁之血灌进瓶子,然后还给翠花,叮嘱道: “给那些战斗鸡飞行员,一人喝一口。” “舰长阁下!暴风战舰到达关岛基地,三十七海里的深海。 并且在海平面下,发现了一些拦截网,是用来拦截海面和海下舰艇的。” 三号阴着脸款款走来,厌恶的瞪着张光烈和老唐,老司机三人。 此时,黄忠憋坏哒,总算瞅着机会插嘴了,猛的从最后跳出来,双拳抱诺道: “主公,冲锋陷阵,老将为先锋。” 老唐此时也来了精神,双眉连抖大笑道: “关岛啊,美利坚海外,在亚洲最强的军事基地。” 说完,老唐扭头看着黄忠,古怪道: “来两值班的士兵,把牛比塞到空间压缩炮的炮筒里,他要当先锋。” 黄忠闻言神情顿时变得沮丧起来,眸中一暗,缓缓后退了一步…… 这几天的大战,黄总都看在眼里,那些战斗机飞天遁地,而自己却成了废物,看了两天热闹。 刘十八看着神色暗淡的黄忠,心中莫名的浮起一寂寞。 “黄忠!天黑之后,你为先锋,率五十名士兵,从死角穿插过去,对他们发动夜袭。” “诺!老将,定要杀他个片甲不留。” 黄忠慎重抱拳,大声应道。 老唐也扭过头,和善的在黄总肩膀上拍了几下,狞笑道: “牛比,你可要活着回来。” 刘十八此时,看着不远处,有些不知所措的张光烈,心中一动道: “张光烈,你知道美利坚,有一个叫做,尼古拉、特斯拉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