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5章:大隐与市、巨贪张光烈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05章:大隐与市、巨贪张光烈

轮回没有回答,反而古怪的看着刘十八,瞪大眼睛道: “说不定带走的是你娘,而那个被你杀死的上杉玉漱,才是一个克隆体呢?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这一点八爷你比我熟悉……” 刘十八浑身一震,不光想到亲娘的曲折身世,还想到了爷爷刘一。 假如留给黄忠的锦囊是真的,那么就是说,这老逗比还活着? 死去的那一个爷爷刘一,要么来自于未来,要么就是当前的本体, “那个美利坚的军人,叫什么名字?” 刘十八轻声问道,面色古井无波。 轮回皱眉思索了稍许,才咬牙切齿轻声吐出一个名字道: “尼古拉、特斯拉!” 这名字?为什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 迷迷糊糊的刘十八,皱着眉头退出了次元空间,手中紧紧的捏着一枚白色透明的玻璃瓶。 从次元空间一出一进,刘十八的面色从晴转阴,变化之快,让坐在地上耍赖的张光烈都看得一呆。 张光烈暗道: “这孙子属狗的,变脸如此之快?” 好在,众人只要贴心的,多少都知道一些刘十八的诡异,知道他身上肯定有一个能装载很多物件的空间。 但,仅仅是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怎么拿出来,却只有贴身的秦大和翠花寥寥几人。 刘十八还记着,在自己舰长室中发现的那一枚窃听器。 这说明,在自己一干人中,应该还有一个间谍,具体是哪个国家的间谍,不得而知。 恢复常态,刘十八看了看张光烈,扭头对翠花道: “婶子,帮我拿一瓶矿泉水来。” 翠花面色一动,点头朝外走去…… 看着翠花摇摆的腰肢,张光烈舔了舔嘴唇,吧唧道: “这女人好大的坐肉,要是让俺抱着睡一宿,死了也值。” 老唐不屑的讽刺道: “连你家周彩霞都搞不定,还在这冲大头?你那玩意就是一根牙签,自我反省了没有?” 张光烈面色一阵青红,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冷冷的看着老唐,轻声一笑道: “本来,我打算这辈子,就这么混过去算了,撸几个小钱,找个南美小国移民度过此生。” “呼!” 说道这里,张光烈猛的仰天,深深吐出一口气…… 一口浊气吐出,张光烈在瞬间,仿佛变了一个人,面上那股子猥琐劲荡然无存。 代之的竟是一个站在原地,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 张光烈的脊背挺得笔直,自嘲的在面上摸了摸,轻笑道: “我这辈子,假面具带着也怪累人的,既然这次都被你们拖下水,肯定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结果。” 说道这里,张光烈轻轻解开身上紧绷的宇航服,露出内里一件白色衬衣。 “撕拉!” 缓缓踏步走到老唐身前,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珠,张光烈随手将手中的衬衣仍在地上。 “嘶!” 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张光烈,浑身隆起褐色腱子肌,小腹上凹进一条深深的事业线,八块腹肌蠕动之间,透出强大的力量。 “你?你这个贪官?咦,你的大腹便便呢?” 老唐瞠目结舌的看着仿佛健美冠军一般的张光烈。 张光烈指着自己身上的一身肌肉,看着老唐含笑道: “你看看我这一身肉,你认为我搞不定周彩霞?” “她!她不是你老婆嘛?我看瘾头挺大的,压得劳资喘不过气来。” 老唐呐呐的挣扎了一句。 而此时,经过无数大风大浪的刘十八一行人,却仅仅露出了一丝好奇和询问的眼神。 他们,连飞天茅山道士和秦岭变异人都见过几万个,怎么会怕一个张光烈呢? “哈哈哈!” 张光烈仰天大笑三声道: “我给你交个底咋样?那个住在我家的肥婆周彩霞,名义上是我的老婆。 而实际上,她是我二十年前,从马路上捡来的一个神经病,患有深度的姓瘾症。 为了掩护我敛财,于是这个神经病就成了我名义上的老婆。 至于她正真的老公么,嘿嘿!你进门的时候,看见我家养着的那条大狼狗没?就是它了。 所以我要恭喜你老唐,你战胜了了我家那条大狼狗,成功的逆推了周彩霞。 你要知道平时,都是周彩霞摁着我家那条大狗在地上硬干的……” 老唐瞪大眼珠子,瞠目结舌的听着这匪夷所思的鬼扯。 “放~屁,劳资不信,你不就是害怕被带爷带绿帽子么? 爷们告诉你,俺这绿帽子你带定了,别以为没有人证,就由得你胡说八道。” 刘十八咬着下唇,抬头看着浑身充满爆发力的张光烈道: “真的?” 张光烈严肃的点点头,说完,他从裤子口袋中,扔出一支碳水笔在老唐脚下,轻笑道: “这是我的照片,这是周彩霞的照片,我那天正巧提前回家,欣赏到了这精彩的一幕。 看不出来,你还真把周彩霞给造舒坦了,不容易,她都二十多年不知道人肉是啥味道了。” “我我……” 老唐额上冷汗刷的一下淌下,面露阴毒之色,呐呐道: “劳资造你妹一百灰,也不得嫌……” 张光烈缓缓扭头,看着刘十八解释道: “我从小,靠乞讨和偷鸡摸狗生存,那时候我只有十二岁。 我担任许昌一把手来,矜矜业业的为许昌谋取福利和发展,为的什么? 我为的是报恩!是许昌百姓,千千万万的井盖,无数的铝合金汤锅,加上数以千计的消防龙头养大了我……” 刘十八缓缓坐下,轻笑道: “你敢说,没有贪?” “哈哈哈哈哈!” 张光烈眯着眼大笑起来,越笑越疯狂,好似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笑声戛然而止,张光烈从贴身口袋中,扯出一张红边白纸,轻轻摩挲了一会,才递给了刘十八。 刘十八打开白纸,看了一行字,便抬起头,讶然道: “二十年前,华夏每一个大城市,出现了位神秘的人物。 这个家伙逢年过节,就会带着手套,游走在全国的各个募捐场所。 他将数额巨大的一笔笔捐款,投进那个充满希望的地方。 后来经过计算,一共得出一个大致的金额,这个人在二十年间,通过各种渠道,为国际红十字会,捐赠了二十亿美元……” …………………… 延迟不解释,生生耗了我2小时,不信的进群来看截图。能等的就等一会,大约凌晨一点,还能更新一章,很精彩的一章! 礼拜一,0点冲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