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4章:纵横四海、局中有局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04章:纵横四海、局中有局

特普朗缓缓站起来,扭头道: “是不是华夏做的?” 秘书长摩根保尔侧头看了罗伦苏一眼,回过头道: “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还记得上次曰本海军的常规舰队,和约克城号航母失踪的那件事吗?总统阁下。” 特普朗整了整领子,红光满面的面色瞬间消退,深吸一口气道: “召集国务卿,国防部长,财务大臣……” 顿了一会,特普朗对罗伦苏点头道: “请出去一下,我有私事和摩根说。” 见罗伦苏离开之后关上门,特普朗才小声道: “按照前一任总统留下的特殊方法,将那个人请出来,现在美利坚需要他……” 秘书长摩根保尔,眸中闪过一丝恐惧,凝重道: “但是奥巴巴总统也说过,那家伙是一个比华夏国更危险的人物。 若干年后,他用自己创造的光电理论,不到十秒钟,就打爆了冥王星, 害得美利坚编造无数谎言,才勉强让全世界人相信冥王星本来就是一个虚无的星球。 所以他本人的绰号,从此改为冥王星,我看……” 特普朗闻言,浑身一抖,吐气道: “那么,再等等看,召集各路联军的指挥官,先确定那两艘航母编队到底是死是活,再说……” ……………… 华夏东南海域,距美利坚的海外基地关岛,大约数千海里的深海中,暴风战舰在静静的高速潜航…… 参与战斗的士兵和老唐等出了大力气的人,全部回到船员舱室休息去了。 指挥舱中,零零散散围坐了一些刘十八比较亲近和贴心的同伙。 没错,就是叫做同伙! 自从老司机,老唐和张光烈三个逗比登上了暴风战舰,这一伙人的称谓就有了变化。 刘十八舒展着四肢,坐姿极为不雅的瘫坐在专属舰楸的高背椅上。 身躯黑得放光的老黑,则眯着眼趴在刘十八脚下品尝着脚气,不时的喷出一丝响鼻。 他的四周,围坐着三号、秦大、郑伟达、风轻舞、刘芊芊、翠花、罗钢、陈颢文、老司机、老唐、陈宏志、霍达、张光烈,加上自己一共十四个人。 “舰长!没想到这次这么顺利,一举全歼美利坚和澳大利亚的两个航母整编舰队,一共十八艘舰艇。” 罗钢身为驾驶员,首先做出总结。 “哼!一开始,要不是没拔出航空炸弹的安全栓,还能提前下班,必须得给加班费!” 老司机咕哝了一句。 霍达怒了,扭头道: “老东西你啥意思?劳资带的兵是步兵,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航空炸弹,怎么老是埋怨,烦不烦?” 老司机阴着脸,眼珠一眨不眨的盯着三号,对霍达的话,直接无视了…… 三号偶尔抬头,看着老司机瞪着自己,面上下意识的一冷。 老司机心中一突突,斜着眼珠瞟了霍达一眼,便闭上眼不再说话,面上却极为阴沉。 这时,坐在众人最后面,仿佛边缘人物的张光烈,却突然开口问道: “我有话说。” 刘十八眼一睁,嘴角一翘道: “嗯,你说!在这里人人平等,想说什么就说。” 张光烈不屑的瘪瘪嘴道: “劳资要吃肉!为啥潜艇上看不到一块肉?哪位好汉给劳资解释一下?” 秦大面上闪过一丝怒色,缓缓手持短剑站了起来…… “秦大,坐下!这家伙说的是口头禅,你和他较劲就和猪较劲差不多。” 刘十八含笑拍了拍秦大的腰部。 张光烈此刻听不得猪这个字,闻言惨呼一声道: “万米高空俯冲,三十米左右急停投弹,对身体的负荷太重了。 就算劳资不吃,那劳资带着的十个飞行员总要吃吧? 给我一头猪吃吃,劳资现在就趴在地上,给你当猪耍,额造你妹的……” 刘十八扭头,凝重道: “高空后遗症很严重?” 张光烈咬牙切齿道: “他们是步兵,步兵,没有经过高气压的适应训练,没有得脑溢血已经算是运气了。 你看看他们,还包括劳资,那一个不是七窍流血?” 刘十八眉头紧皱,他的次元空间中,倒是还预留了三分之一小瓶的太岁之血。 但是现在,轮回小子成天在次元空间中躲着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在搞啥…… 想到轮回,刘十八不禁心中一惊,里面还有一个甄嬛? 两个少男少女,次元空间中孤男寡女,没有任何人来约束他们。 猪坚强吃了睡睡了吃,两个小家伙,没事闲得慌,不会又造出来一个小太岁吧? 想着,刘十八便心神一动,潜进次元空间! 刚好,看见轮回将八个小鼎整齐的放在黑色棺木周围,黑色的棺材上,躺着面色惨白的甄嬛。 “轮回,甄嬛咋样了?” 刘十八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事了!气血两亏,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就是没有什么吸收的营养品,没法彻底恢复。” 轮回小脸皱着,一副哭相。 “营养品?” 刘十八闻言一震,眼珠转一转,便看向了一脸笑吟吟的猪坚强。 他么的,吸收病毒之后,这猪坚强的面相,越来越像人类了。 你他么是老鼠,老鼠啊! 没事你瞅着劳资笑啥?刘十八想着就气不打一处来,暴喝一声: “猪坚强,你过来。” 猪坚强极为听话乖巧,摇头摆尾笑眯眯,屁颠屁颠就滚到了刘十八脚下。 看着猪坚强这奴婢做派,刘十八拿着军刺,差点气哭了…… 斟酌良久,他还是没下得了手! 猪坚强,毕竟是名字叫猪,实际上,还是一只老鼠,并且还是一只剧毒老鼠。 最后,刘十八翻箱倒柜,总算在空间内,找到了几箱压缩饼干,和十几听压缩牛肉罐头。 出去的时候,轮回却叫住了刘十八,眼神闪烁不定道: “三天前,吾妻醒来了一会,说起一件数百年前的往事。 她说在一百多年前,有一个美利坚的军人,黄头发蓝眼睛。 据他自己介绍,说是八国联军的一个上尉,他曾经来过许昌的地下涵洞,并且带走了一具棺材,或者说里面的一个人……” 刘十八闻言脚步猛的停下,心头猛的升起一丝不详,浑身没来由的一震道: “他带走的是谁?” “他,他带走的……” 轮回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是谁?” 刘十八轻声劝导着。 “带走的,是一个偶然来到这里的女人,她叫玉漱,她随身带着一只紫色小鼎。” 轮回轻声解释着。 刘十八大惊失色道: “你说的,那家伙带走的是我的亲娘?上杉玉漱的克隆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