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1章:血祭铁旗、老唐的热血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01章:血祭铁旗、老唐的热血

十六杆黑色大旗,在刘十八心神的控制下,凌空连成一线,遥遥象三百米外的佛罗里达号航母飞去。 每一杆大旗之间的距离,接近十九米左右,旗尖和旗尾,隐隐有一丝黑色气息连贯。 “轰!” 但,还有些不够,最后一杆旗艰难的移动到自己的位置,却离佛罗里达号航母,还有五十米的距约。 按照老唐那种时有时无的激发成功率,五十米就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此时,被刘十八一个臭屁差点熏晕的老唐,一个健步跨到刘十八身前。 老唐左手持桃木剑,右手在桃木剑上方数尺的地方虚虚滑动,一个又一个火焰形式的印记,在桃木剑下形成, “拙……” “去!” 老唐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十六枚印记,鱼贯打进最前面的那一杆大旗。 第二枚印记撞击前面的一枚,第三枚撞击第二枚,第四枚则撞击前面的第五枚,以此类推…… 一枚枚红色的印记,相互撞击着,快速向前推进…… 站在佛罗里达航母上的舰队指挥官真田广村,眼中泛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眼前不该出现的一幕。 十六杆黑色的旗子,违反了物理定律,悬空漂浮,链接着自己的航母,和那艘巨型潜艇之间的空间。 他,想干嘛? 遥遥看着旗杆上相互撞击的红色印记,真田广村的面色突然变了,他艰难的扭头,看向最前方那一支旗杆所指的方向。 舰艇升降旋梯处,有一个大洞,透过大洞,能清晰的看见内里有一枚航空炸弹,一头扎进弹药库中,尾部旋转翼还在飞速旋转…… “不!所有人立即离开佛罗里达号……” 真田广村抓起腰间的手枪,凌空开了三枪。 站在暴风战舰上的刘十八,目中凝重,他知道,这距离还不够,最后的那一次撞击,红色的焰印记,肯定传导不到那个窟窿之内…… 刘十八的次元空间中,还有最后一杆铁旗,那是旗阵中最重要的一杆旗,本命旗。 按照爷爷的说法,本命之旗,不能离开自己三米之内,否则出了意外,谁也挽救不了旗阵崩溃。 但是现在,必须得搏一把,十八艘舰艇,虽然被次元空间炮击毁十几艘,但还是有五六艘因为距离太远而侥幸逃了出去。 “三号,咱们这片海域的信号屏蔽距离是多少海里?” 刘十八扭头看着三号。 “一百海里。” 三号默默低头,闭目斟酌了一会,额上的第三只眼,露出一条缝隙,一丝蓝色光芒闪了一下。 “跑了四艘驱逐舰,一只补给船,一艘潜艇。他们是分四个方向逃跑的,相互距离原来越大,现在仍旧停在原地的,就这两艘几乎残废的航母。” 郑伟达走来,补充了具体的数字。 陈宏志挎着一把八一杠,凝重道: “那两艘航母仅仅是不能动而已,其余的功能可没有丧失。 你们看,他们把飞行甲板上的跑道清理了一些出来,马上就有舰载机能起飞,对咱们展开攻击了。” 霍达问道: “咱们的战斗机呢?” 陈宏志慎重道: “还在装弹,没想到拆除安全栓需要专业的工具,老司机正在赶制一批出来。” 刘十八咬咬牙,狞笑道: “老唐,看你的最后一击了,炸不了佛罗里达号航母,咱们这次算是白打了。” 老唐咧咧嘴道: “别看我!我还没摸熟这些鬼画符有啥用……” “哼!” 刘十八转身不语,遥遥看着对面的航母,心神一动之间,右手出现了一个胳膊粗细的三米旗杆。 “唰!” 刘十八深吸一口气,天暴喝一声: “五行之力,逆转阴阳,通天大旗阵,传……” 狠狠心,刘十八抬手咬破中指,嘴中蕴一口鲜血,喷在最后一面大旗的旗面之上。 接着,刘十八口角沁血,朗声念了几句: “一字一阵眼,三字组阴阳,四字定风水…………十六字镇朗朗乾坤,十七字通天旗门阵。” “哈!” 语必,刘十八仰天一声怒吼,右手扬起,一掌击在最后本命大旗的尾部…… “轰!” 大旗的旗面,金色光芒一闪,仿佛被瞬间赋予了灵性。 这面大旗,好似脱缰野马,呼啸着向连成一线的十六杆大旗的末端飞速掠去。 大旗掠过海面,掀起三米高的巨浪…… “老唐!” 一掌拍出,刘十八往后退了一步,面色瞬间惨白…… 刚才的那一掌,那一杆大旗的尾部接触到刘十八手掌瞬间,仿佛抽空刘十八体内所有力量,让他瞬间虚脱。 还是,境界不够啊…… 此时的老唐,面色憋得通红,眼珠瞪得老大,焦急狂吼一声: “我要咋做?” 刘十八气急道: “剑在你手,意在你心,我更不知道。” 老唐咧咧嘴,眸中一闪,看着刘十八流血的中指,咬牙道: “难道也要血祭?” 想到这,老唐眼睛一闭,大叫道: “牛比,快来帮我。” 不远处,震惊看着眼前一幕的黄忠,快速跑来问道: “何事?” “十八说要加强火焰符的力量!快!帮我弄点血出来,用小刀在手指上割一下。” 老唐不忍心,看着自己的手指。 黄忠一愣,接着意会的将手掌一番,从白袍胯下,抽出一把超大的厚背刀,厉声道: “主有令,何须姑息区区一点小血?手放在地上,看我黄忠剁手……放心,一刀疼!” 老唐闻言差点晕了过去,怒骂道: “用一次就剁手?我有几条手剁。牛比你的脑子呢?我的意思是,用小刀,割一点血就行了……” 黄忠看看手里的厚背刀,摇头道: “没小刀,就只有这个。” 站在刘十八身后的三号,皱着眉走过来一把拎着老唐的领子提起来,拖到第一面铁旗的手柄处。 老唐惊恐的大叫: “放开窝,你这个臭娘们,你干啥?不要剁手啊……” “要多少血?他的……” 三号侧头看着刘十八问道。 刘十八也不确定要多少,看看自己的手指,比划了一下道: “不多,和我差不多就行。” 三号点点头道:“好!” 说完,三号果断转身,一把将惨嚎的老唐,连人带脑袋仰天摁在旗面上,抬手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啪啪……” 三号左右开弓,连续三个大耳巴子甩在老唐脸上。 老唐眼神痴呆,面颊瞬间肿得仿佛狗不理,冲天飞出两颗拍成两截的大板牙,一口鲜血飙出,刚巧淋在旗面上…… “念倒头经!快,否则阉了你。” 三号眼中没有一丝感情。 老唐悲苦无泪,鼓着腮帮子,惨嚎出一声悲愤怒吼: “五行之力,火行天下,血祭火神,拙……” 说完,老唐还不忘记补充一句: “额造你娘一百回,今儿撞鬼,被狗咬了……” 一丝红芒在老唐的血渍上流转,瞬间越过接近三百米虚空,几乎和刘十八的铁血大旗,同时冲进弗罗里达号航母体表被穿透的大窟窿…… 那里是弹药库…… 红芒闪烁,诡异的火苗瞬间弥漫开来! 诡异的高温,刹那间将整个弹药库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