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0章:太平阳没有眼泪、憋气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00章:太平阳没有眼泪、憋气

满目苍夷的佛罗里达号航母,真田广村站在舰桥上,目中满是阴沉和愤怒。 他没有大声谴责,也没有愤怒得失去理智,他知道,这就是战争,死伤在所难免。 就算自己处在对方的立场,恐怕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呯呯呯!” 大海的呼啸,混合着八一杠的咆哮,在风中哀嚎怒吼。 海面上漂浮的美利坚和澳大利亚士兵,此时却同时安静下来。 他们没有哀嚎,也不再求饶! 这些在海中漂浮的士兵,眸中带着对生命的眷恋,静静的,看着那艘黑色大潜艇上的华夏士兵, 他们,从容不迫的举枪,射击,换上弹夹,再次射击…… 每一颗子弹,都会在墨绿色的海面上,刻画出一朵红色的生命之花…… 随之,便有一位士兵静静的消失在海面上,永远也不会再浮起来…… ……………… “唰!” 紧贴着舰桥的一扇黑色小门,悄无声息的打开。 刘十八,秦大,老唐,黄忠四人鱼贯走了出来。 站在湿漉漉的甲板上,黄忠瞪大眼珠子,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不可置信的一幕。 暴风带来的一百三十多个士兵,站在甲板两边的扶手边,每个人脚下堆满了空弹壳。 而这些士兵,每一个都面色冷酷,仿佛机械一般开枪射击。 三十三发子弹射击完毕,麻木的褪下弹夹,拾起脚下的满装弹夹,“啪”的一声将弹夹往上一拍,随即上膛,举枪便射…… 这些士兵的眼中没有表情,每一枪几乎都能射死一个在海面挣扎的生命。 在战场上,没有什么所谓的怜悯和恩赐,那是笑话! 在大海上,交战的双方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杀死对方,或者被对方杀死。 美利坚佛罗里达号航母,就停靠在离暴风不到三百米的海面上,甲板上留下的,只有少数的地勤兵,通讯兵,厨师等一些非战斗兵员,每一个人都面色苍白,惊恐两个字,直接刻画在额头上。 在这些人的最前面,站着舰队的司令官真田广村。 真田广村面无表情,死死捏着双拳,唇角留下一缕血丝,看着落海中求生的士兵、被一个个精准点杀,接着又抬头遥遥看着暴风甲板上凝立的四个人影。 四个人影中,有一个相貌平凡的年轻人站在稍稍靠前,其余的三个人站在稍后。 “先生们!我是美利坚舰队指挥官真田广村,虽然双方是交战国,但我还是恳求你们,请放过我身后的这些人,他们不是士兵。” 真田广村用纯熟的英文,朗声对着刘十八吼道。 刘十八的英语子母,一大半都还给了英语老师,目前只能听懂前面三个字:先生们。 所以,刘十八为了取信这些仍旧在射击的士兵,则做出一副不懂装懂的高深摸样,仅仅含蓄的微微点头。 “那家伙说啥子?接你妹是嘛意思?” 黄忠这辈子就没听说什么英文。 恰巧,黄忠询问的是秦大。 秦大黑着脸,侧头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刘十八,补充道: “那家伙是蛮荒野人,这意思呢,好像是俺家那婆娘经常说的,俺造你妹一百回,也不得嫌……” 老唐虽然是个土鳖商人,但好歹也在某山寨大学,经历过一段时间悬梁苦读,abcd还是能听懂几个。 “咳咳咳!” 老唐手中挥舞着桃木剑,狠狠的挥舞了几下,狂笑道: “秦大,牛比,你们两个土鳖,听不懂了吧?这家伙说的是美利坚印第安语言。 按照咱们的话来说,这家伙说的是洋文……” “老唐,那你解释一下,这家伙说的啥子?” 秦大一边看着被鲜血几乎染红的海面,一边扭头看着老唐。 $唐闻言一愣,见平时不鸟自己的秦大也不耻下问,于是隐晦的看了刘十八一眼,瞬间得意洋洋起来。 “秦大,牛比,俺老唐还是懂得几个洋文的,这样左右没事,俺来给你们解释一下。” 说道这,老唐再次看看身躯微微一震的刘十八,自顾自的补充道: “那个说话的家伙,是个曰本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的意思很明显,我就造了你的妹妹和老娘,你们想怎么地吧? 我们的航母上还有很多人,你们杀不完的,有本事把俺们几个都杀了。爷们死了,做鬼也要压死你家女人……” “狂妄!” 黄忠闻言,眸中爆出一股战意。 秦大捏着拳头,咯咯作响,双眸血红…… 站在最前面的刘十八,实在听得忍不住,直接面色一僵,嘴角往上一翘,肚子里一股恶气,直接通过三通菊门,往后喷出。 刘十八所站的地方地势稍高,这一股气息,仿佛九穴贯通一般畅通,直接喷进老唐的嘴巴之中。 一股嗝味,将老唐震得面色悲苦,连连作呕,幽怨的看着刘十八,咬牙切齿的再次补充道: “他还说,咱们这些那拿着八一杠的士兵,都是一群恶鬼,死后要下地狱。” 站在扶手边,静静射击的士兵,终于有一个士兵回头看着老唐,冷声道: “胡说八道。” 老唐恬不知耻,反而笑眯眯,用极为肯定的声音附和道: “对!你们看这家伙又在胡说八道,来!赶紧的给他几枪,打死这家伙” “够了!” 刘十八扭头,怒哼一声。 “你不是说,能引爆那些砸进去的航空炸弹?赶紧的,否则我把你扔到海里去喂鱼。” 老唐闻言面色一苦,讪讪笑道: “我也就随口一说,你也敢信?” “那我不信,把你直接扔进海里。” 刘十八面无表情。 老唐不再说话,连忙右手举起桃木剑,仰面向天,口中呐呐有词道: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风火雷电云,金木水火土,憋气……” 半晌,没有任何作用…… 一些打完子弹的士兵,好奇的扭头看着老唐,暗道:哪里请来的一个神棍? 这是现代化战争,要神棍做啥? 刘十八的眼中,泛起一丝奇异的目光,他发现自己竟从老唐的桃木剑上,发现一丝红芒闪过,但随即就消散在空中。 这是?火焰符,或者说火焰符的激发的重要因素? 要把桃木剑上蕴含的火焰之力,传到那航母上才行? 大旗阵,聚力之阵…… 刘十八心神一动,十六杆大旗瞬间出现! 他也不管身边一些士兵震惊的目光,直接手一挥,将十六杆大旗凌空连成一线。 同时,他口中大喝一声,同时自身一道玄妙的气息,自菊门凌空喷出,大吼道: “老唐,憋气……” 老唐位置没站好,一口闷气吸入,喉中干呕一声道: “好臭!额造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