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九死必有一生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70章 :九死必有一生

“哎!好,好!老汉记住你的恩情了。” 曹雄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转身照着刘十八的吩咐去准备…… 刘十八则带着眼中泛着凶光的黑虎,小心的将长案上的那颗司马仲达的虎尊大印拿在手中端详。 虎尊大印做工很是精巧,整个大印线条粗犷,隐隐有一丝杀伐之气流转其中,甚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 但是此时,刘十八却没有心情去研究这虎尊大印,而是将装虎尊大印的匣子打开,将虎尊大印装进去随手放在背包里。 李二狗夫妇,小心翼翼的将司马懿尸骨上卸下的那套铠甲放在长案上,和那把刀放在一起。 刘十八快速数了一下,司马懿的铠甲一共有十件,分别为: 头盔一件,小臂两件,上臂两件,上衣胸铠一件,大腿铠两件,小腿铠带脚背护甲两件。 十件铠甲部件,加上长案上那把刀,总共是十一件。 刘十八神色复杂盯着这套铠甲,深深吸了口气,双目中的青涩和幼稚终于褪得干干净净。 从今天起,刘十八正式脱离了以往朝九晚五的打工生涯,成为一名正真的摸金校尉。 刘十八也是人,他也希望过美好安逸的生活,而这一切,都需要金钱来支撑。 不光是自己,还有刘家屯的老老少少,他们都是当年跟随先祖刘一在紫云山落户的后裔。 同时,他们也是五行三家外八门的子弟,其中不乏刘一的徒子徒孙。 走到今天这一步,刘十八就算正式传承摸金校尉,还有刘家屯的一切。 按照摸金令中的说法,还要用自己的一身本事,帮助华夏民族崛起。 想到这里,刘十八不禁自嘲的笑笑,一个盗墓贼,谈什么崛起? “小主,你看这把刀?” 这时,收拾好的李二狗指着长案上的长刀问道。 “刀不错。” 此刻,刘十八心中竟奇迹般的十分平静,呼吸平稳悠长,眼神清澈。 缓缓的拿起那把黑色长刀,仔细看了看木质包铁的刀鞘。 刀鞘上雕刻着精美古朴的虎形图案,经过千年岁月侵蚀,刀身上竟还隐隐散发着一股血腥,真不知道这把刀当年杀了多少人? 刘十八傲然站立在长案边,右手缓缓抽出长刀,出鞘的刹那,刀刃上闪过一道黑色光亮。 千年岁月并未抹去它凶悍凌厉的风采,长刀出鞘的那一刻,一股杀气迎面扑来。 但是,在接触到刘十八的时候,却又诡异的消散于无形。 “好刀。” 刘十八口中叹道。 “唰!” 挥舞闪着黑光的长刀,刘十八一刀空劈,接着反手回刀。 刘十八吹了吹被刀风斩落眼前几缕头发,目光再次落在手中这把长刀上。 刀长三尺,应该属于短刀一类,如镜般刀身冷气森森,刃口上高高烧刃中间,凝结一点寒光在不停的流动,更增加了一丝凉意。 这无疑是把好刀,刀柄上还刻有几个篆体小字。 “徐夫人铸!” “啊?竟是战国时铸剑大家徐夫人所铸,真名不虚传,这才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 曹雄刚好走到刘十八身边,瞪圆眼睛惊讶的赞了一句。 刘十八也在心中赞叹,这刀要是面世的话,不知会造成多少人来抢夺,真正是无价之宝。 不知道,这把刀是如何流落到司马懿手上,想来以当时司马懿的权势,弄到也不稀奇。 将刀插回刀鞘,刘十八直接将刀背在了背上。 刘十八回头看了看堆在古墓中的一堆汉末时期的古玩金银,玉石铜器,心中暗暗盘算着这些东西该如何处理? 让刘家屯的人,都过上好曰子肯定没问题,但是这些东西怎么运出去,放在哪里还要好好思量一下? 实在不行暂时放在这里也可以,今后空闲了再取出来…… 李二狗夫妇,仍然在东看看西看看,嘴中啧啧啧赞个不停。 “走吧,我们得出去了,村口一堆麻烦。” 刘十八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此时的心态早和以前不一样了,换做以前这里面随便的一件玩意,都能让刘十八欣喜若狂,但是现在却心如止水。 或许是东西太多,不在乎了吧? “十八,就这么出去?李来富的意思,不是让我们先在这躲着?” 曹雄鼓着眼睛,疑惑的问道。 “出去吧,有些事自己必须要面对,不能将刘家屯的老少陷入险境。” 刘十八眼眸一闪,慎重的说道。 李二狗夫妇闻言,不由对视一眼,暗暗点头。 “二狗叔,你们要是看中了什么,就挑两件带出去吧,老曹也是,看中了就拿一些,拿完了我们就准备出去了。” 刘十八笑着说道 李二狗和曹雄同时摇摇头,唯有翠花快步走到那一堆兵器边,拿起了一把弓背在了背上。 见刘十八等人好奇的看来,翠花老脸一皱,喜滋滋的说道: “这个是把好弓,老婆子喜欢。” 刘十八看了半天没看出哪里好来? 却听见曹雄点头道: “确实是把好弓。” “哦?老曹你懂得不少啊?看来以前没少倒腾吧?” 刘十八白了曹雄一眼。 “嘿嘿,哪里!就是偶尔看见过一把同样的,我以前要是有一把这玩意,早发财了。” 曹雄讪讪的干笑道。 “老东西,你说俺这是啥弓?俺就觉得力道大,你看着弓弦,多少年了?还完好无损咧。” 翠花咧咧嘴问道。 “咳咳!” 曹雄悠然自得的摸了山羊胡一把,轻咳了两声,润了润嗓子。 接着,曹雄做抬头望天状,故作神秘的摇头晃脑,竟然吟出一首诗来: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此弓名为灵宝,以山桑为身,丝为弦,射三百步,透三层重札。” 刘十八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三层重札?也就是三层铠甲? 翠花闻言则更加眉开眼笑,宝贝得不得了…… “走吧!” 刘十八苦笑着摇摇头。 边走刘十八边皱眉沉思: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惹了一堆麻烦在身,竟然弄了个杀人嫌疑犯的罪名? 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家气运改变,所产生的连锁效应? 用风水学来解释,气运这玩意,不会给你一条十死无生的路,九死必有一生。 大灾大难中却隐藏一线生机? 刘家屯已经剑拔弩张,闹翻了天吧? 出去之后,是福是祸立见分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