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1章:临阵磨刀、不快也光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91章:临阵磨刀、不快也光

身后的杀猪声越来?弱,最后,刘十八只听见罗钢咕哝一声: “小爷我想揍你,想了三四年了,你懂的……” “啪啪……啪!” “嘭!” “去尼玛的,打死这狗娘养的。” “轻一点,别打脸,打腰子,那地方疼还看不出来……” “你是谁?狗曰的爷爷不认识你……” 张光烈一口气,闷了罗钢和陈颢文两人一顿白招呼,最后狂吼骂道。 “我爹叫周世达,这下你认识了吧?高胜蓝你认识吧?嗯? 我家的万贯家财,你一半我一半,分配得爽利不?很爽吧? 你看你这小腰子,肥肉真多,又痒痒了是不?来,小爷帮你挠挠……” “轰!啪啪……” “额造你娘,一百飞……” “老陈,把他裤子扒拉下来!” 罗钢捏着鼻子,瓮声翁气道。 “你干啥?八爷知道了要撸人滴?” 陈颢文显然被罗钢的跳跃思维给惊呆了。 这时候,刘十八还没走远,闻言一怒,暗道: “下作,龌蹉不解释!这小子仅仅学到木杉老头和路小林一半火候,还是差了点……” 见刘十八扭头看来,罗钢面色一僵,呐呐道: “八爷,我不是那个!我就想吓吓这狗官……” 刘十八嘴一咧,怒道: “曹雄和罗战,路小林他们几个白死了?就教出你这点名堂? 你说你腰上别的啥玩意,摆设吗?” 说完,刘十八手中电话再次响起,掉头就朝舰长室走去。 罗钢闻言愣了半晌,铁青着脸,扭头看着陈颢文道: “八爷不会吧?难道叫我曰了这家伙?虽然皮肤不错,但是菊门那一块黑漆漆,有点想吐啊……” 张光烈张大嘴,看着罗钢开始解皮带,顿时怂了,泪流满面,带着哭腔哀求道: “小爷爷,你打我吧,打吧打吧,我乐意啊……千万别爆我,额造……” “哈哈哈!” 这时,站在屏幕前操控战舰的郑伟达实在忍不住,大笑道: “八爷让你用腰间,你腰间除了那一根吊,就没别的东西了?蠢货……” 罗钢一愣,手在背后一捞,面色可怖的狞笑道: “真忘记了!我还有两把家伙呢,一把军刺,一把工兵铲。 这家伙不是东西,还和高胜蓝那家伙一起走私器官,那些孩子真可怜,老陈给我摁住他……” 张光烈的眼泪,哗的一下落下来,额上的冷汗比黄豆还大,目中尽是惊恐,颤声道: “小爷,别!什么器官?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我求求你别这样!你把我送飞机上去吧我张光烈宁愿死在飞机上……” 罗钢和陈颢文对视一眼,呵呵一笑道: “你早说自己登机不就完了?生得贱……” 张光烈满是怨毒的目光瞅了刘十八的背影一眼…… 罗钢和陈颢文两人拖着张光烈,就朝机库方向行去。 “慢着慢着!等我唐唐来耍一下,我刚学了一招,得试试。” 老唐的声音适时响起。 罗钢和陈颢文对视一眼,仿佛看到猪臊子一般,掉头就走,边走边道: “那敢情好,这家伙交给你正好泻火……” 老唐面色铁青,愤愤的瞪着面色惨白的张光烈,大怒道: “你个扫把星,劳资就拿你试试茅山剑符,你不要翘着! 草……那猪臊子和我有啥关系?为啥都赖着我?” 说完,老唐就把张光烈拖到不远处一间船员室内。 “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啊,不许用这个红红的棍子捅我……” “你过来试试,老唐出品,必属精品,我这玩意,听说还是神器咧……” “你别过来,别过来,这是什么?毛笔朱砂? 你是干啥的,我警告你,现在华夏不许搞牛鬼蛇神,否则明天你就回到解~放前了!” 张光烈的声音,显得极为恐惧和无脑, ………… 刘十八的后背,处处充诉着污言秽语,对他却没多大的影响,因为他手中电话犹自想个不停…… 忍着接电话的冲动,刘十八硬等了三波未接听。 四不过三,最后一次,他才按下了接听键,轻声道: “二狗?” “小主子,是俺是俺!” 对面,果然传来的是李二狗的声音,却没听见什么飞机大炮的轰鸣声。 “二狗叔,你边上有人就咳嗽两声,没人的话就就直接说。” 刘十八仍旧谨慎。 “没人,俺躲在地下掩体里面给你打电话咧,这是宁老头吩咐的。 对了!十八你告诉翠花,咱闺女和儿子都在京都一个秘密的地方,都挺好的,那只绿眼珠的大老鼠跟着咧!” 李二狗欣喜道。 刘十八咬着牙点点头道: “翠花婶子挺好,对了,宁老头让你给我带啥话?你们现在什么地方?” “俺也不知道在啥鸟地方,反正是在海面一个巴掌大岛屿上。 这里有很多陆基导弹,这会打得热乎着咧…… 宁老头让我问你在啥地方,要是有把握,有空闲就来耍几下。 要是没空闲,就带着宁敏儿远走高飞,再也不要回来,那老头说这次不好搞,对方太强了。” 刘十八闻言一愣道: “宁老头,竟然不知道宁海东和敏儿回京都了?” 李二狗仿佛也一愣,讶然道: “真不知道,没人说这事啊!” 刘十八抠了抠嘴角,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不安,但这股不适很快便消失了…… “二狗叔,宁家老头现在境况咋样?” 刘十八沉声问道。 “很不好!这边连起来,据说有二十多个人工堡礁,现在已经被人家强攻拔掉了十几个。” 李二狗说道这,神秘的补充道: “十八,俺昨晚偶然听见宁老爷子说梦话……” “哦?说啥了?” 刘十八眸中厉芒一闪,这才是关键? “宁老头,昨晚咕哝了几句,说咱们华夏的四艘航母,接连在东南方向,靠近宝岛和关岛被击沉了。 只剩下最后一艘,被连夜赶去的一个驱逐舰队救回来,但也成了废铁!” 李二狗压低了声音解释道。 刘十八闻言咬紧牙关,讶然道: “连续击沉三艘航母?对方有多强的火力?” 李二狗不做声,良久才道: “今儿早上俺也知道,好像是和咱们合作的高丽人做了反骨仔。 从一个防御死角,放进来两个美利坚的航母舰队,从咱们背后突袭的,据说还使用的什么新型舰对舰导弹……” 刘十八深深吸气,厉声道: “你和宁家老头说,撑着,别丢了老命!就说我马上给他收点利息回来,让他等着…… 对了!就我……我还给他的媳妇李美佳,又找了个男人,今后也算他半个儿子……” 挂断电话,刘十八快步走到舰尾机库,看着忙碌的士兵,老司机等一干人,大声吼道: “诸位!临时磨刀,不快也光,听我命令,两个美利坚的航母编队,一艘舰艇也别给我放跑喽……” ……………… 加更延迟了一会,总算更新了!明早七八点,接着更新!今儿个礼拜一,敢不敢让刘十八,当一回销售榜的一哥,额造! 万年老二,不是滋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