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0章:我、张光烈宁死不屈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90章:我、张光烈宁死不屈

“宁老爷子吗?” 走在通往指挥室的路上,刘十八拿出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阵嘈杂声,甚至还伴随着爆炸声,显得异常杂乱,刘十八面上的神情异常严峻。 他知道,打起来了,这一次是真的在大打出手,在大军合围中,华夏处于绝对的劣势…… 对面的电话,沉默有大约三十秒,才响起一声苍老的声音: “谁?” 刘十八愣了一下,暗道: “不对啊?自己的电话号码,这老头难道不知道?没存?” 心念一动之间,刘十八开口道: “我找李二狗。” “你打错了!” 对面的宁海帆,说完顺手便挂断电话。 刘十八的眉头皱紧,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或者说感受到一丝阴谋的味道。 原地站了几分钟,却没有等到预想中宁海帆的回电,刘十八不禁有点失望,此时已经走到了战舰指挥舱中。 暴风战舰的指挥舱中,三号,翠花,郑伟达,罗钢,陈宏志,霍达,黄忠,老唐,陈颢文等人都在,每个人面上都阴云密布。 要打仗了,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在座的人都生活在和平年代,哪里经过什么战争。 但是眼下,乘坐这艘令人恐惧的战舰,深入海底潜伏,交战随时会降临,哪有不紧张的? 见刘十八墨迹半天才踏进指挥舱,霍达第一个忍不住,焦急道: “将军,怎么说?” 刘十八摇摇头道: “等下再说,暴风先暗中尾随这两个航母编队,全舰进入到临战状态,等我消息。” 霍达闻言,面色有些扭曲,额上渗出汗水,显得异常紧张。 其实,别看霍达是军人,实际上驻扎在许昌的部队仅仅是一般的野战陆军,和华夏的王牌军没法比。 王牌陆军的武器早就换装到九七全楸动了,他们还有的士兵拿的是八一杠,差距太大。 而现在,这坑爹海军大将刘十八,一个盗墓贼出身的将军,盗墓将军,竟然要他们这一个连的步兵去做海军和空军的活计。 这太坑爹了,他们要是能开战斗机,今儿个就不会站这了。 看着霍达面色紧张,刘十八温和的笑笑,翻白眼道: “紧张啥?再不济比我要强吧?你们好歹受过正规的军事化训练,我连点射都够呛,和你们不是一样,也要上战场。” 听见这话,陈宏志忍不住的微怒道: “你是有将衔的人,和我们不一样,你犯了事人家睁眼闭眼就过去了,咱们要是犯了事,就跪了!” 霍达见有人帮腔,忙补充道: “是啊!咱们这一百多号,都是旱鸭子,你让他们开那个不靠谱的战斗机,进入深海。 这不是开玩笑嘛,沉下去了,怎么浮出来你告诉我……” 刘十八听了心里一跳,其实他也没谱啊! 想到这,刘十八扭头,求助一般瞪着面色惨白的三号,呐呐道: “三号,这一个礼拜,你不是说这些士兵经过七天模拟训练,都合格了么? 你确定,他们能从海底三百米的深海,将那些改装战机撸到海面上实施突袭? 别忘了,航空炸弹一个就有两吨多重……” 三号白了刘十八一眼! 这一眼,其中蕴含的小小嗔怪,逗得刘十八心中一荡,忙侧头看往别处,在心里念叨: “宁敏儿,我没看见!宁敏儿,我没看见……” “哼!” 看见刘十八的傻样,三号不由气急,狠狠跺了下脚,扭头对霍达冷笑道: “训练舱中的模拟训练舱,能对虚拟时间进行设定。 看起来七天训练量确实不多,而实际上,每个士兵的实际驾驶时间,都超?了一千小时,在实战上来说,是足够的。” 霍达闻言,眉头深锁道: “但是他们的本能告诉那些士兵,他还是个步兵。” 陈宏志点头附和道: “没错,他们就是土鸡。” 三号面上古井不波,轻声道: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等下暴风战舰会直接密封潜伏,然后将机库灌满水,士兵驾驶战斗机,进行战斗准备…… 说到这,刘十八嘴角划过一丝狰狞,看着霍达道: “脱离暴风战舰后,所有战斗机再次点火,从水下快速接近舰艇,实施围歼剿灭。” 霍达忍不住道: “十八艘舰艇,咱们的人,连怎么上浮都成问题。 你别忘记了,战斗机里面可没多少空气,兄弟们要在深海中,潜航不短的距离。 黝黑的深海,给人的那种恐惧感是不言而喻的,会增加人的心跳和呼吸频率。 再用三马赫的速度快速上浮进行攻击,这是在玩命啊,肺都要炸了……” 刘十八看了三号一眼,解释道: “没事的,三号说没事,那就肯定没事,她不是给每个士兵,都配了一个宇航员使用的减压服吗? 不要乱打,咱们要先打舰队两边的舰。 两头瘫痪了,其他的舰船中间转弯逃,要耗费一段时间。” 说道这里,刘十八焦急的看看手机,眼中一冷,问道: “离航母编队多少海里?” 罗钢眸中闪过一丝狰狞,站起来慎重道: “五海里!我们在三百米深度,可以做战斗准备了。” “慢着!” 郑伟达坐在观察手的座位上叫了一声。 “怎么?” 刘十八忙走过去。 “在那两艘航母编队周围,大约五海里的地方,深海一百米处,游荡着三艘潜艇。 看标志,应该是美利坚俄亥俄级的核动力潜艇。” 郑伟达指点着,横铺4d三维立体界面上的三个白点解释道。 “我命令!加速潜航,绕到前面,先把三艘潜艇敲掉,把潜艇发射核弹的危机降低一些。” 刘十八眸中,闪过一丝狰狞。 “我的小宝贝啊,和你凑一对啊,咿呀,爱呀……” 一阵让所有人侧目的铃音响起。 刘十八面色一板,严肃道: “这!很明显是曹雄的手机,大家准备作战。 霍达,挑选七名最善战的士兵,进入备战,其余的士兵给战斗机加装航空炸弹。” “是!” 众人轰然应道,一哄而散做战前准备去了,唯有一人摸着下巴站在原地,古怪道: “航空炸弹?你逗我,那是六十年代的废铁,难道打算把航母用铁疙瘩砸沉了嘛?” 拿着手机,转身欲走的刘十八,闻言脚步一顿,回头一看,说话的是恢复自由没两天,成天闲逛的霉运大神,张光烈。 见刘十八鼓着眼珠瞪着自己,张光烈眼一瞪道: “咋了?我告诉你啊,绑架官员是违法的,明天我就请律师来找你麻烦。” 说完,张光烈还扭头,看着陈宏志骂道: “没想到,你竟然和劫匪勾结,我回去一定要撤了你的职……” 好几个人,听见张光烈在那吆喝,不由露出蛋碎的表情。 罗钢站起来,狞笑道: “让我宰了他!” 刘十八皱眉,想着刚才张光烈说的航空炸弹的事…… “我命令,将张光烈送到机库,七架战斗机腾出一架来。 把他,张光烈塞进去绑在座位上,让他直接参与战斗。” “绑着咋开战斗机?这家伙根本就没训练过?” 霍达瞠目结舌。 “没事,加装一个遥控系统,让三号直接控制。” 刘十八挥挥手,拿着电话走出了指挥舱。 “额造你姥姥,我张光烈宁死不屈,把我绑在战斗机上算什么,你有种毙了劳资……” 身后,传来张光烈杀猪一般的声音。 ………………………… 今天晚点很久,0点过了加更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