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8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劳资不信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78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劳资不信

张光烈斗志扬,挥着小手枪,督促着第二突击队的安全员向山道上涌去。 果然,攻到半山腰,便看见两个光腚的男人在那纠缠,阵阵靡靡之音不堪入耳……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 张光烈唇角颤抖,哆嗦道: “来人,快上去,把那两个人给我抓住。” 身后,五六个面色阴冷的安全员走出来,大步向山道尽头跑来。 “他们来了几个人,咋办?这招不好使了。” 黄忠斜着眼珠,轻声在老唐耳边言语。 老唐扭头看看,古怪道: “竟然是许昌的一把手张光烈?” 黄忠道: “咋,你认识?” “不!就是以前在生意上打过几次交道罢了。但是却对他的底细知道一点。 这家伙以前是漯河的,小时候坏事做绝,脑子灵光,和他一起共事的人都倒霉来着。 不过,他有个媳妇叫周彩霞,据说是个孤儿……好了牛比,你等下这么说,也能拖十分钟。” 老唐阴阴的一笑。 张光烈站在下边,看着几个安全员冲过去,没两分钟就退了下来,一个个面红耳赤,低着头不说话。 “啊!咋回事?让你们把那两人抓住咧!” 张光烈愤怒的质问道。 这时,其中一个安全员苦着脸左右看看,古怪道: “张书记,这里不方便说。” “有啥不方便说?你给我大声说,是不是他们求饶了?你看,后面就是媒体,你给我对着镜头说。” 张光烈气急败坏,将那队员一把推搡到后面,一个拿摄像机的许昌电视台的摄制人员面前。 安全员瞠目结舌道: “真在这说?” “没错,大声说,那些悍匪是怎么威胁你的。” 张光烈低吼了一声。 安全员面色赤红,清了清嗓子,高声诉说道: “刚才俺们几个刚过去,其中一个躺在地上的老头说……说……” 那家伙犹豫着看了看张光烈,心一横继续道: “那老头说:俺命苦啊,好不容易将闺女养大,后来闺女嫁了人,俺也跟着过去享福了。 谁知道后来,却被女婿赶出了家门,俺那女婿啥都好,就是有些怪癖……” 张光烈怒级,吼道: “我让你说他们怎么威胁你,你说这事干嘛?他说女儿女婿,干你啥事?” 那安全员瞪着眼,抬起手指着张光烈道: “那老头说,他的女儿叫做周彩霞,他的女婿就是你,张光烈张书记。” 张光烈闻言一愕,连忙解释道: “胡说八道,我老婆是孤儿,没有爸爸!” “那老头也这么说,他说他住到你家之后,你天天晚上跑到他房里,硬要和他这个八十多岁的老头行那男女之事…… 一来二去的倒爱上了个中滋味,但是后来忍受不了你无止尽的索取,于是才逃了出来,流落街头……” 安全员咬牙切齿,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张光烈解释道。 周围的几十个安全员听到这,同时脊背发凉,齐刷刷向后退了三步。 万一,被张书记看上了咋办…… 好污…… “胡说八道,根本没这回事!” 张光烈气急败坏,大吼一声。 “那老头还说,说你们两个要好额时候,你特别喜欢后入式。 因为,因为你坐墩肉上菊门边有个胎记,特别向一个女人的樱桃小嘴,干起来特别给力……” 安全员边说,边用眼神瞧着张光烈笔挺的中山裤。 中山裤笔挺无比,包裹着张光烈鼓鼓囊囊的一对坐墩肉。 张光烈瞬间呆滞,艰难的扭头,指着那摄像机,道: “关,关掉!” 那摄像师苦笑道: “张书记,你忘记了,我们是早间新闻的实况转播组,关了也没用,这个是实时播报的……” “噗嗤!” 张光烈一口老血喷出老远,怒吼道: “给我冲上去,逮住这两个造谣的小人。” 说完,张光烈一马当先,挥舞着小手枪向山道尽头攀爬而上! 身后几十个安全员对视一眼,咬着牙快速跟上,气势十足…… ……………… 黄忠躲在土凹后面,焦急道: “唐唐,那鸟人又来了?你说不是真的吧?那家伙对他的岳丈真的干这龌蹉事?” 老唐此时冻得噗噗发抖,狞笑道: “管他真的假的,无风不起浪,劳资就胡说八道了,咋地?” 接着,老唐也探头一看,缩头道: “哟呵,真又来了,等下他上来肯定不会开枪,否则落了一个杀人灭口的口实。 他肯定会叫:双手抱头不许动,那么你牛比,等下就如此说…… 你放心,这只是权宜之计,我老唐还有杀手锏没有用出来。 你等着瞧好了,我老唐和许昌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其实我和张光烈的老婆周彩霞,是老熟人……” 黄忠愕下的胡子一抖一抖,呆痴道: “后生,你给老夫说道说道,熟到啥程度?” 老唐眼神一眯,阴笑道: “烂熟……” ………… 十几秒后,许昌市书记,英勇无畏的好书记张光烈同志,带着第二突击队四十名不畏生死的安全员,顺利冲上了刘家屯山道的尽头。 一时间,山道下方欢声雷同,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无数的人都在为今晚剿匪的壮举而兴高采烈。 只要过了今晚,这一篇惊动全国的大劫案,大杀人案的告破,就会传遍全国,估计全国的安全系统,鼓舞千千万万的华夏文官。 文官也是敢拿着枪,和悍匪做殊死搏斗的,也是有血性的好汉纸…… ………… 踏上山道尽头的张光烈,意气风发,满面愤怒,看着土凹里面两个白生生,抖索索的老男人,一声怒吼道: “双手抱头不许动!” 随后跟上来的一众安全员,同时虎视眈眈,举枪对准了两个悍匪…… 但是,眼前的景象,令众人瞠目结舌…… 两个白花花的身子,抱着头直接趴在冰冷的土地上,两双白腚翘得老高,光腚之下,还挂着两个黑色的臊子晃啊晃…… 令人眼晕…… 真晕…… 这还不算,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汉,双手抱着头咕哝道: “****今始为君开,翘腚相迎待君来!” “咕咕!” 一众五大三粗的安全员中,很有几个文化层次比较高的,闻言直接将宵夜,吐到前面一人的领脖子里面……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污蔑本官?快说,还有几个悍匪跑哪去了?你,给我抬起头来……” 张光烈气急败坏,走上前,用小手枪指着右边一个头发半白的男人问道。 老唐无辜的扭过头来,艰难的看着张光烈道: “张书记啊,俺前几天还去了你家的,你忘记了? 俺为了打开许昌的销路,还给你家周彩霞留下了二百万现钞,她放在你家大床下了,您回家点点数目咋样? 对了,后来,俺还和您家周彩霞,在那大床上照了几张光腚的自拍合影。 合影的手机就留在山道上,那土屋的柜子里面,赶紧派人去取来……” 张光烈瞬间呆痴,指着老唐的脑袋,讶然道: “怎么是你?老唐,你不是……” 接着,张光烈猛的转身,挥舞着双手,对着摄像机狂吼道: “不许拍,他说的不是真哒,他在污蔑,我没有收钱,我家彩霞没有收钱……” 与此同时,一个腿脚勤快的安全员真的从十米外的柜子里面,老唐的破烂西服口袋之内,找到了一个手机…… 那安全员回到众人身边的时候,手机中同时放出了一段视频: 一个光腚男人,和一个光腚女人,在一张大床上翻滚…… 那光腚女人谁不认识,张光烈的夫人周彩霞呗…… “老唐啊!真给力,没想到你这小身板这么有力道,啧啧啧!比俺家的那个死鬼老张有用多了! 俺家的那个死鬼真不中,每次都是秒射,老娘干渴死了。 好人,赶紧爬上来狠狠的造俺,俺们趁着他还没回,咱们再热乎造几次……” 寂静的清晨,周彩霞的声音传得老远…… “噗通!” 张光烈吐出一口逆血,仰面晕倒在地。 一众围住老唐和黄忠的安全员,见老唐和黄忠猛白花花的身子猛的跳起来,吓得呼啦啦的再次朝山下夺路狂奔…… 这一次的攻击,比第一次退却得更加迅猛,果真来去如风,令人惊叹不已! 站在山下的驻军连长,满脸凝重道: “一枪未发,竟然击退了两次进攻?上面的悍匪不简单啊。” 话没说完,那连长便呆痴道: “喂喂?你们都去哪里,咋都走了?不是来剿匪呢么?” 入眼处,聚集的安全部队和城管部队,如潮水一般,驾驶着各自的车辆,朝许昌城狂奔而去。 其中一辆车上,那位幸运拿到老唐手机的安全员仰天狂笑: “劳资也有祖坟冒青烟的时候,三十年时来运转,爷们今天立了大功,俺马上进京面见纪委领导……” 说完,这家伙死死捂着手机,对同车虎视眈眈的几个安全员承诺道: “放心,爷们吃米,你们能喝粥!” 过了几分钟,这辆安全车突然左右扭摆起来,在清晨浓雾中,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头扎进路边一个深不见底的水库中…… ……………… 刘十八带着秦大,回到暴风战舰的发动机室,看着暴风三号,拿着一把军刺,对着同样光腚的老司机吆喝道: “老娘给你十秒钟,你要是不能让这发动机哼哼起来,老娘就用这把刀,煽了你……” 老司机翘着腚,埋头钻进发动机的核心之内,满脸不爽的应道: “十秒?劳资十秒都不能你这女人哼唧一声,凭啥让这看起来,有几万年历史,锈到一坨的铁疙瘩哼哼?你阉了劳资算了……” 三号柳眉倒竖,娇声怒道: “你过来,老娘先剁掉一半试试……” 老司机头也不回道: “你敢不敢再给劳资半个小时?有没有强硫酸,或者硝镪水,给劳资来一桶,否则神仙来了这玩意也哼不动,你信不?” 站在发动机舱门口的秦大,咬牙扭头,看着一脸呆痴的刘十八道: “这家伙,果真能三个小时修好暴风?俺不信……” 刘******摸下巴,瞪着三号浑圆的坐墩肉,呐呐道: “其实,我也不信!” ……………… 大章节,今儿的更新到此为止,我们明儿见,这几张污了点,主要调节下紧张的气氛…… 后面的精彩更新时间,关注微信和部落吧,感谢诸位力挺刘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