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6章:污人污计、相公戏水、退敌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76章:污人污计、相公戏水、退敌

ps.奉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陈宏志组织的第一突击队四十名精锐安全员,趁着夜色,被一千块加班费强势鼓动,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顺利攻到了山道中间。 在此期间,未遇到任何的狙击,传说中的八一杠,完全子虚乌有。 跟随在突击队后面的陈宏志也暗暗的纳闷,换做自己的话,这个山道就是最佳的狙击地点。 假如,没有坦克或者低空轰炸机配合的话,这个山道可说是一段必死之路。 就算山下配备有狙击手,加装了夜视镜,也不见得能精准的命中目标,伤亡在所难免。 按照陈宏志的预计,伤亡十人以上,才算正常,这么坑爹的距离,八一杠一枪穿两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但,四十多人前进这么远,山道上却整个透着诡异。 “嘎……嘎!” 四周静悄悄,没一点儿动静,两边的树叶哗哗作响,偶尔传来一两声凄惨到极点的老鸦嘶嚎。 “慢,有些不对!让前面的人放缓脚步,前后配合,三联波循序递进。” 警觉的陈宏志,经验非常丰富。 寂静的山岭中,老鸦嘶嚎本身就不正常,在夜晚,鸟类只有受到走兽惊吓,才会突然发出声音。 ………… 而与此同时,隐蔽藏在山道最尽头的,还有一人,秦大。 秦大静静的蹲在阴暗中,手上提着银色短剑,双眼圆瞪犹如一对牛卵,惊恐的注视着下方山道尽头,小山凹处。 山道的尽头,正在上演一幕人间惨剧,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 第一突击队,走在最前列的几名安全员,突然停下脚步,端着**********,遥遥指着山道中间。 这几人同时瞪大眼珠,视线凝固,呆痴的看着山道中间一具白花花的身子…… 没错,一具白花花,无一处不白的身子! 不光肉白,头发白,腋毛白,胡须白,连丁字裤缝隙中,顽强钻出的几缕毛毛也是白的。 没错,这是一个满脸枯瘦,须发皆白的老汉,很难描述在荒山野岭,深更半夜,看见一个浑身赤果,肉白须白的老头,有怎样的诡异? 站在前方,严阵以待的几名安全员,禁不住同时浑身发冷,额上渗出冷汗,脊背发凉…… “队……队长。” 前面一人,忍不住扭头低声呼唤一声。 陈宏志闻言,慢慢从突击队的缝隙中钻了过去,一眼看去,不禁一呆,这是啥米? 没等众人回过神来,就看见山道中的白肉老汉,那白得刺眼的身躯,仿佛煮熟的虾米一般扭曲起来。 紧接着,老汉口中发出一声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 “苍天开眼呐,白日落泪呐,救命……呐!” 陈宏志眼眸一缩,脑子一黑,这是啥? 此时,安全员中的一个老队员厉声道: “果然和张书记说的一样,山上的悍匪果然凶残。 不说女人和俊俏的小哥,竟连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也不放过。” 顿了一顿,又补充道: “这老汉,不就是长得白净了一些……” 身后的几十人,此时都看见山道上的白肉老汉,也听见了那一声凄惨到极点的求救声。 “老头,山上咋了?” 陈宏志清醒过来,叫了一声。 “惨啊……” 白肉老头鼓着眼珠,翘首可怜巴巴瞅着十几米外,山道上几十个瞠目结舌的安全员。 “我是特警队副队长陈宏志,老伯你喘口气,慢慢说,到底怎么个惨法?” <>陈宏志左右前后看了看,慎重的问了一句。 话音未落,哪知道那白肉老汉身后的土凹中,冷不丁又窜出一条同样浑身白花花的光腚人影…… 那人影仿佛恶狼扑食一般,猛的扑在那白肉老汉身上…… 紧接着,传来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靡靡之音: “唐唐,你怎地舍得丢下老汉去了?你扔下老汉一人,让我如此凄惨?” “牛比,劳资也舍不得你,你看劳资已经忍不住了……” 没错! 躺在底下扭动如虾米的白肉正是黄忠,而后来扑出来的那个光腚的家伙,则是老唐。 此时的老唐,面色扭曲,咬牙切齿,狞笑着吐出一句: “……你看老子已经忍不住了……” 其实后面,还有半句,被老唐硬生生咽回了肚子之内: “忍不住要吐了……” 两个大男人,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另一个看起来更老,最少都有八十多岁。 就是这样两个年岁看起来如此巨大差距的老男人,在山道上演了一出“相公戏水!” 污…… 好污…… 污秽到了极致…… 山道上的一众安全员,别看他们做的是逮人的活计,实际上在踏进许昌安全局之前,他们也是普通的学生。 这些人在安全学校中,也是污到极点的人物! 但如今,他们却有一个共识:那污不叫污,这污才叫污…… 什么费鱼清的荤段子,和眼前纠缠翻滚的两条精瘦白肉来说,简直纯得不能再纯洁。 “上去,给我把这两个人摁住,问问咋回事。” 陈宏志面色扭曲,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叫什么事? “队长,我看不需要问了吧?直接绕过去就行了。” “是啊!这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 “太恶心了……” 作为男人,都有一种天生的本能,看见一男一女纠缠在一块,你若要说上去抓奸啥的,绝对义不容辞,好歹也饱个眼福。 但是碰见两男人在菊门穿花,特别其中还有一个八十岁的老大爷,在做那相公穿水的活计。 一众充满大男子主义的安全员,绝比不能忍,不能看,更别说近身扯开询问。 只要拢了身,仿佛就有沾染不完的污秽! “你,还有你,跟我来!” 陈宏志当下便傻了眼,无奈咬着钢牙,挥舞着小手枪,硬逼着两队员配合自个一道,上前细细询问。 而此时,山道上一幕污秽至极,令人不能忍的双簧大戏,一来一去竟然给拖了一个小时之久! ……………… 离开老唐和黄忠二十多米外,山道上方的阴暗处,此时除了秦大之外,还多了一个人影。 这人,正是安排好屯中撤退休整事宜后,因为不放心而赶来看看的刘十八。 秦大此时的姿态极为不雅,跌坐在地面,愣愣的张大嘴,右手短剑跌落在满是尘土的地面上,而不自知。 他的左手抬起,死死捂着腮帮子,眼神涣散,嘴角滴下一连串的涎水。 刘十八古怪的看着秦大,然后抬头凝神向前看去。 仅仅看了一眼,刘十八的喉咙里面便发出了干呕声,仿佛吃了剩了半个月馊饭一般。 “老唐和黄忠,他们在做什么?” 刘十八艰难的吐出一句。 “相公戏水……” 秦大捂着嘴咕哝道。 “额造你八代祖宗!这老唐真有鬼门道,这么污的点子,把那些男人给吓住了。 他自己也知道,仅凭借武力不见得守住那山道,但是,真看不下去……” 刘十八额上青筋乱抖,轻声赞叹道。 此时的刘十八,终于明白了曹雄临死之前的说法是什么意思! 这个家伙,是个妖孽,你千万不要用人类的常理,来判断他的所作所为。 与此同时,山道中的陈宏志带着两人,捂着一只眼,缓缓走进两条纠缠的白肉,一阵靡靡之音传来: “你这罗卜咋这么小咧,不经拾掇,才吮了几下就蔫了……” 老唐的声音充满邪气。 “老夫都快九十了,一天得吸七八次,你说能不蔫么?” 黄忠得意洋洋的轻笑着。 “你看,那边山道来了一帮俊俏后生,咱们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咋样?” 老唐的声音响起。 “我看中,那个前面高高大大摸样俊俏的,留给老夫,祖传呐阳之法,正好施展!” 黄忠补充了一句。 “不要用强啊,得文明!” “对,要用俺们男人的魅力,去征服那帮俊俏的小伙子……上吧!” 话语声戛然而止,紧接着,纠缠在一起的两条白肉,呼啦啦站起来。 老唐和牛比黄忠,精赤着老排骨,就朝僵持在山道上的陈宏志,主动迎了上去…… “这位后生,老夫看你天庭饱满,今日定有桃花运……” 老唐教黄忠的一句话,刚说了一半。 便听见山道上,传来陈宏志惊恐的尖叫: “退,快退下去,快啊额造……” 第一突击队四十人,迅捷如风一般攻上山道,,却如潮水一般急速退了下来。 山道上的刘十八,呆痴道: “真特么是个人才,秦大,你说是不是?” 良久没听见秦大吱声,刘十八讶然回头,竟发现秦大口吐白沫,躺在黑呼呼的地面上人事不省,口中还咕哝着晕话: “老唐,劳资见你一次就砍你一次,不!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我就真晕了……”</p 山道下,张光烈不可置信的看着潮水一般退下的第一突击队,四散奔逃到处呕吐。 于是他瞪着陈宏志讶然道: “咋?一枪未发就下来了?” 陈宏志面色扭曲,捂着嘴,额上都长满了鸡皮疙瘩,干呕道: “有鬼!那山道上有鬼……” 张光烈一愣道: “啥鬼?” 陈宏志吐了口气,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厉芒,咬牙切齿道: “两个污秽到极致的老鬼,白条鬼!张书记,我看过了,只有你能带人攻上去。” ……………………………… 本章节是母亲节加更的一章,大章节!今晚0点冲销售榜,没睡的小伙伴就帮着冲击一下吧,拜托! 明天更新时间,在微信和部落上公告!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