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5章:忠肝义胆、何须斯文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75章:忠肝义胆、何须斯文

ps.奉上今天的更楸,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仅仅三个月,许昌城就再也见不到炊烟寥寥的美丽景象,商店的铝锅子堆积如山,卖不出去。 为啥?整个许昌城的人都被偷怕了,都换了更古老的陶罐煨汤。 这一家伙,把城外几乎破产,卖陶瓷痰盂的那老板,给硬生生的救活…… 最后,流浪的张光烈果断换目标,改偷人家楼栋里面,每个楼梯转弯处的消防箱。 为啥?因为那消防枪的枪头,也是铝合金铸造,并且更容易得手,价格更贵…… 这事本来没人发觉,直到有一天,老城区火灾蔓延到新城区…… 人们打开消防箱才发现,没了铝合金枪头的帆布消防管,喷出救火的水,还没尿喷得远…… 那一日,天灾人祸,天降黑雨,连苍天都闻之落泪…… 许昌刚建成不到一年的新式小区楼盘,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而这一切,都是站在陈宏志面前,这位当前许昌的一把手,张光烈同志,十三岁的时候干下的好事…… 陈宏志眸带复杂之色,看着傲然挺立在夜色中,风度翩翩的张光烈! 果然,这做一把手的人,脑子就是好使。 睡会想到呢,他就是那个当年祸害许昌三年之久,令许昌经济倒退十年的那个少年? 偷东西灵光,当官起来也不赖…… 但是,在陈宏志的心里,暗地里却只有三个字的评价:扫把星…… 每一次,跟着张光烈出门都流年不利,倒霉透顶。 张光烈意气风发,雄心勃勃,爬到如今的位置,要前进一步太难…… 但是今儿个,却有了机会…… 没错,张光烈是个投机者,在他看来刘十八升任海军大将的事情八九不离十? 但,那又?样呢? 你不就是我张光烈成名的踏脚石? 张光烈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媒体,军队,全部请来,观看现场版的剿匪直播。 华夏的当代悍匪,手持八一杠打劫了古玩店,还枪杀,不,刀杀了二十个无辜的人。 暂且定义为无辜吧,或者是哪个旅游团的人呢,反正都死了就是你的错…… 闹大,把事情闹大了,就算你是海军大将,谁也保不了你。 华夏有极为美好的传统美德,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至于安全局人员的死活,则自动被他忽略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该到你们卖命的时候了…… 张光烈转过身,对着陈宏志,和一众围上来的镁光灯啪啪乱响,将手一挥,极为霸气的大吼道: “今天,这场对刘家屯悍匪的围歼战,由我亲自指挥。” 张光烈的眼神看向面色漆黑的陈宏志,严肃道: “现在,由我们许昌特警大队的队长陈宏志,率领我们英勇的安全局队员们,围剿悍匪。 不要怕,安全员死光了,还有驻军部队,驻军部队死光了,还有我们许昌的城管部队。 要是你们都死了,还有我张光烈做最后一击……” ………… 陈宏志额上浮起三道黑线,无奈转身,拔出腰间手枪,大声道: “许昌城东分局,城西分局,城南分局,城西分局,年龄在二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的干员全部拿起武器,登山围捕刘家屯……围捕嫌疑人……” 陈宏志这一声吆喝,呼啦啦围过来四五百人,每一个都眼冒青光…… 升官发财金腰带,光宗耀祖就在今朝…… 据说,逃到刘家屯中的悍匪,仅仅只有一把八一杠。 经过专家细致分析,在半路,悍匪还打爆了一辆无保险的奔驰轿车,所以很可能早已没有子弹了…… 缸子里头逮乌龟,手到擒来…… 此时不冲,更待何时? 当然,这些安全员也不全是傻子,有脑子清醒的,看着陈宏志问道: “队长,万一悍匪还有子弹咋办?” “对啊,咱们只有小手枪和小微冲,对上八一杠凶多吉少。 这老虎皮吓唬老百姓还中,和半自动硬钢,俺估计一枪两洞,好歹弄几件防弹衣吧……” “别不懂装懂,那种纤维防弹衣,只能防小口径子弹。 碰上八一杠,小洞进去,大洞出来,和没穿防弹衣一个样。” 陈宏志面色泛黑,默然不语! 而此时张光烈却走上来,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把手枪一挥,狞笑道: “要是上面的悍匪,还有子弹,那就老鼠曰猫比,拿命拼…… 咱们不是有四五百人吗?怕啥?顶多一梭子打死三十个,换弹夹的功夫咱们就冲上去了。” 四五百安全员,闻言不由一愣,同时小心肝突突一颤。 三十个? 问题是那三十个,到底是哪三十个呢? 陈宏志额上浮起三条黑线,冷着脸道: “四个分局,每个分局出十个精干的探员,组成四十人的第一突击队。 然后再挑选十个人,组成第二个突击队预备,以此类推,谁也不会落下。” 推推桑桑半个小时,在巨额人身保险和意外伤残死亡保险的双重保障下,另外还每人发了一千块加班费。 第一突击队四十个安全员,在陈宏志的率领下,象刘家屯山道,迅猛无畏的冲去。 第二突击队的安全员,在张光烈的组织下,随即也投入了战斗,然后第三突击队也组织起来…… 必须得连贯突击,张光烈的想法简单而有效,万一真有子弹啥的,也不能给悍匪换弹夹的时间,一鼓作气,一战而下…… ……………… 而此时,漆黑的刘家屯山道上方,一个土包后面,静静的坐着两人。 一个是老唐,一个是绰号牛比的黄忠。 老唐摆弄着地上三把八一杠,和十几个满弹的弹夹,咕哝着: “他么的,这地方真冷!牛比,你说他们在干啥捏?折腾了一个小时,还没上来。” 黄忠好奇的看着老唐摆弄八一杠,古怪道: “老夫不知,按照常理,应该是在排兵布阵吧。对了你这暗器倒也别致,一下能射三十枚,令人防不胜防。” 老唐瘪瘪嘴,咬牙切齿道: “你以为每一个子弹都打着人?三十颗子弹一梭子,你能放倒五个,就算你牛比了。” 黄忠摸着胡须,奇怪道: “照你这么说,这十几个弹夹加起来,顶多放倒五十个人,那么剩下的咋办? 站在山道中间硬顶也可,就凭老夫的眼光来看,那些都是普通人,拦住几个时辰还是可行的。” 老唐不屑道: “你别忘记了,这玩意他们也有,你站在山道中间就是活靶子。 你自个摸摸,坐墩肉上那个被我打出的大窟窿,还疼不? 所以你牛比,也不是刀枪不入,懂了呗?只要你牛比站中间,绝对十秒钟被打成猪臊子。” 黄忠摇头一叹道: “老夫还指望,为主公断后勇冠三军,超过那长坂坡吓退虎豹骑的猛张飞,没想到这世间还有如此利器……” 老唐闻言一愣,讶然道: “牛比,你刚才说啥长坂坡虎豹骑?你给我说说,啥典故?” 黄忠一番唇舌,将当年张飞一声怒吼,吓退三万虎豹骑的事迹道出…… 老唐听着听着,眼眸一闪道: “牛比,俺有个阴损办法,敢不敢试试?或许比拿张飞更猛……” 黄忠眼珠一瞪道: “甚好,道来听听。” 老唐轻声在黄忠耳边低语几句…… 黄忠面色铁青,吐出一口黑色浓痰,呐呐道: “此举,有辱斯文……” 老唐手一摊道: “那等死好了!” 黄忠牙一咬道: “我牛比忠肝义胆,区区斯文扫地算得甚么?就这么干!等等,你别忽悠老夫,这么干真有效?” 老唐点头道: “肯定有效!赶紧的牛比,他们上来了,把你那白袍扒下来……” ………………………… 懂我的读者,始终懂我,刘十八的每一个人物塑造,自有他不凡的境地和传奇,无须质疑…… 下一章的更新时间,静等微信公众号:yw54618,或者兴趣部落公告:刘十八……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