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1章:公路漂移、牛比的老司机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71章:公路漂移、牛比的老司机

刘十八一行人七人,沿着长街快步狂奔,引得长街上的路人男女一路尖叫。 “那个,跑路不是个办法,是不是抢一辆车?” 老唐跑在最后气喘吁吁,肩上扛着一把八一杠,他恨不得扔了去。 “没错,抢车的任务交给你了老唐!” 刘十八点点头,回头道。 老唐闻言一呆,三步并作两步,竟然扛着八一杠瞬间跑到了众人最前方。 黄忠呆痴道: “真看不出来,这家伙是个普通人。” 老唐跑到最前面,挥舞着八一杠,拦下了一辆中型的夜班公交车。 开车的老司机一看,一家伙挥舞着半自动步枪,直接吓尿了,趴在驾驶台上哆嗦了半天才将门打开。 “现在这辆车被征用了,其余的人都下车。” 老唐站在驾驶座边,得意洋洋的大笑。 车上的十几个乘客早就惊呆了,他们那里见过如此情景? “砰砰砰!” 老唐见车上的人没动静,顿时怒了,朝天就是一梭子。 枪响了,便有了效果,车上男女老幼,屁滚尿流一窝蜂拥下公交车,掉头四散奔逃。 看着车外四散奔逃的人群,老唐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真过瘾,真过瘾!” “我!我……” 老唐身后,老司机抖抖索索的嘀咕了一声。 老唐眉毛一竖,大怒道: “劳资说所有人都下车,你没听见,爷爷一枪打死你……” “慢着,那啥你先别走,继续开车!” 老唐看了驾驶室的座位一眼,伸手将那老司机扯住。 “不是你叫俺走的么。” 老司机苦着脸。 “你走了谁来开车,驾驶座上满是屎尿?你自己拉的,还是你自己坐上去,赶紧的……” 老唐大声咋呼了一声。 老司机无奈,只有捏着鼻,返回到驾驶座,闭着眼坐在自己拉出来的黄白之物上。 这时,刘十八一行人也上了车,老唐一看人齐活了,扭头道: “往前开,出城,目标紫云镇,快!” 公交车在大街上飞速掉头,撞飞了四五辆躲闪不及的高档小车,引来众司机的围堵怒骂。 老唐怒级,将半个身子探出窗外,大声问道: “车撞坏了?我赔一辆新车,谁要?” 公交车边上,一个开大奔的壮汉连忙站出来,大吼道: “孙子,把我车头撞成这样,你必须陪我一新的。” “砰砰砰!” “砰砰砰……” 老唐一声狞笑,二话不说抬起八一杠,对着那大奔直接将一梭子子弹打光。 “轰!” 大奔油箱被击中炸开一声巨响,腾起一片火苗瞬间蔓延开来。 看着远去的公交车,听着老唐那嚣张到极点的狂笑,大奔车的主人瞠目结舌,良久才痛哭一声: “劳资还没来得及买保险啊,杀千刀的……” ……………… 公交车上,老司机神色异常严肃,坐姿端正展现出自己最好的车技。 一辆笨重的公交车,漂移在许昌城的大街小巷动若狡兔,快若游龙。 刹车加速之间,根本看不出一丝凝滞和不稳。 老司机伸手换挡之间,手速快若旋风,几乎爆出残影,公交车老旧的发动机低沉怒吼,直接开出了舒马赫一般的车技。 街道转弯处,根本不带刹车,直接横路漂移,红灯绿灯,笑话…… 此刻老司机的眼中,只有绿灯,红灯就是他自个的双眼…… 刘十八一行人坐在后面的座椅上,伸手紧紧的捏住把手,面现惊讶之色。 这司机不简单,看相貌其实也就三十多岁,但是仔细一看却显得异常苍老。 能把臃肿的公交车,开出车神的漂移技术,何等卧槽两个字能形容? 几分钟后,公交车一路狂奔冲出许昌城,向夜幕中冲去。 “呕!” 车身稳定下来,速度愈加迅捷! 站在老司机身后,面色扭曲的老唐,终于忍不住,捂着嘴跑到门边大声呕吐起来。 紧接着,秦大也将身体探出窗外,大吐特吐…… 刘十八面色苍白,唇角颤抖…… 黄忠半躺在座椅上,面色呈现纸金色,嘴角有一丝泡沫。 没事的竟然是老九和貂蝉! 将臣老九将貂蝉抱在怀里左右欣赏,那姿态怎么看怎么下作…… 刘十八面色扭曲,看着罗钢问道: “补给呢?” “已经叫另外的车,送到刘家屯了!” 罗钢不紧不慢的应道。 刘十八将视线转移到面色铁青的老唐身上,咬牙切齿道: “这是你干的好事?” 老唐面色一僵,呐呐道: “咱们来的时候用了一小时,回去只用了五分钟,你看这就到了刘家屯了……” 刘十八一愣,往窗外一看不禁一呆,真快到刘家屯了…… 扭头,刘十八疑惑的看向驾驶座上的那位温如泰山的老司机,眼珠差点爆出来。 臃肿的铁皮壳公交,此时的速度是一百六十码…… 一百六十码,那是小轿车才能开出来的速度,华夏国产的小车都不中,必须得合资b级轿车才能达到这个速度。 “不可思议!” 刘十八呐呐说了一句,摇晃着站起来,走到老司机身后,掏出军刺抵在老司机后背,凝重道: “你是什么人?” 老司机面色一僵,苦笑道: “俺就是一个普通公交车司机,大王行行好,不要伤害我,我保证不说你们到哪去了。” “告诉我,公交车为啥能开出漂移来?” 刘十八眼眸一闪。 “俺也不知道,反正眼珠一闭,就那么漂移了,这不都是被逼得么? 他老用枪管指着我脑袋,我能不爆发潜力么?” 老司机苦着脸,实话实说。 刘十八咧咧嘴,扭头看着呆痴的老唐,再次回头问道: “速度呢?公交车能达道一百六十码?你逗我?” 老司机一脸悲苦状态,无奈道: “这车的发动机我平时爱鼓捣,改装了一下,所以有一些小小爆发力。 你看,如今这发动机不是报废了么?等下车一停下来,马上就成了废铁一堆……” 刘十八眼中一亮,想到了死去的科学怪人木渔舟…… “嘎吱!” 公交车差不堪重负,终于停在离刘家屯不远的大道上。 “下车,快些返回刘家屯!老九你得去找别离,这个女人……” 刘十八看着老九说道。 将臣老九,将一脸迷糊的貂蝉往身后一背,应道: “朕带着她。” 刘十八无语,扭头看着老唐道: “带着那司机,一起走!” 老司机一脸恐惧,大声道: “大王,放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哇!我真的是开公交的。” 刘十八狞笑一声道: “我知道,你要是不开公交,我现在就把你活埋了。” 老司机闻言一愣,马上严肃道: “难道要我入伙?三餐管够,不知道工资多少?俺上有八十高堂,下有嗷嗷待乳的妻儿……” 刘十八眼前一黑,看着秦大道: “拍晕了这家伙……” 这个老司机,咋和老唐一个德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