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坐地分赃和就地挖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67章 :坐地分赃和就地挖坑

司马垂云和陈宏志闻言目瞪口呆,宁敏儿和赵胖子也捂着嘴巴惊叹不已。 紫云镇派出所的张光烈,小眼睛瞪得溜圆,赶紧跑过去,眉开眼笑道: “陈队,你看是不是再谈谈?那些东西打坏了就不值钱了?” 陈宏志鄙视的看看张光烈,嗤笑道: “早先,你不是这样说的吧?” 张光烈还没从那种视觉上的冲击中回过神,闻言随意敷衍道: “哦,刚才不是没看到钱嘛!现在看到这么多值钱的东西,咱得捞一票啊。” 陈宏志眼中炯炯有神,瞪着张光烈附和道: “这刘家屯的人是什么来历?我估计这是文物贩子的造假窝点,你看呢?” 张光烈一双小眼转了一下,笑眯眯的说道: “没错,还是陈队有眼光,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文物造假窝点,佩服……” 司马垂云站在不远处,不由自主点下头,狞笑道: “恩!我看也是这么回事,肯定是文物造假的窝点,你们冲进去将这些假货全部收缴。 然后运送到市局封存起来当做证物!嗯……造假的证物。” 说完这话,司马垂云不由有些脸红! 说实话,这话司马垂云自己都不信! 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的老爹可是省内的一把手,要自己一定要抓到刘十八,难道就是为了刘家屯里面的这些文物? 想到这里,司马垂云的贪~欲又升腾起来,现在这年头想尽办法,绞尽脑汁升官,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捞钱吗? 此乃天赐良机,此时不捞啥时候捞? 至于刘家屯的老百姓,则直接被司马垂云无视了,找个由头关到号子里面饿你个一年半载,等你放出来皮包骨头,上天无门,哭地无路,啥东西都卖到国外去了,没证据…… 这时代,要说什么来钱快? 肯定就是当官啊! 不怕你不给,不给就安个罪名,关你个十年八年! 看你给不给,古时候就有这么一句话: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按照司马垂云的眼光看,要是把刘家屯里面这几十号人的铠甲武器全撸了,运送到国外肯定大发一笔。 到时候自己的老爹司马俊杰也有充足的资金上下活动,说不定还能更近一步,混到京都去当个委员啥的。 赵狗蛋站在司马垂云身后,冷冷的看着那副嘴脸,撇了撇嘴,心中骂道: “装你吗的个xx,你个狗曰的不知黑白,蠢货!” 陈宏志也不是傻瓜,他知道司马垂云想拿自己当枪使,出事了自己顶缸,有好处都是他司马垂云的? 想到这里,陈宏志存心搞事,于是笑吟吟的下令道: “特警队准备进攻,催泪弹瓦斯开道,进村之后将那些文物贩子身上的铠甲和武器,都给我敲碎了。” 张光烈一听就急了,红着眼睛捶胸顿足道: “不能敲,不能敲,当心点,那都是证物……证物懂吗?” 陈宏志疾言厉色道: “敲碎了一样可以当证物……” 这下张光烈顿时傻眼,眼珠一转,立刻大义凛然的跑到司马垂云身边媚笑道: “司马局长,这批假货我建议都放到市局保存比较好,我们紫云镇有一两件拍拍照就行了……” 司马垂云不等张光烈说完,连忙接过话道: “对对对……说得对,证物要好好的保护!” 司马垂云老脸一红,目不转睛的瞪了张光烈一眼,恶狠狠的说道: “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紫云镇吧,至于别的,等市局鉴定真伪,组织上再做决定。” ……………… 宁敏儿在不远处,将一切尽收眼底,听着几个无耻之人在坐地分赃,指着几人大怒道: “你们真是华夏的败类!不是来抓嫌疑犯吗?怎么扯到文物上去了? 就算是文物又怎么了?你们有什么证据说刘家屯的东西是假的?是人家是祖上传下来的不可以?一群垃圾!” 司马垂云转过头,贪婪的在宁敏儿玲珑有致的躯体上狠狠瞅了几眼,脸不红心不跳,洋洋自得的解释道: “是不是文物造假贩子,是要调查清楚才知道。抓刘十八虽然重要,但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嫌疑犯而已,不束手就擒就当场击毙。 但是,这刘家屯的文物都是国家财产,对于这种人,我们要大力打击,不,收缴!” 宁敏儿冷笑一声道: “打击?怎么打击调查?是不是把刘家屯的人全部安个罪名,扔到号子里去关个一年半载?” 正陶醉在发财美梦中的司马垂云,怡然自得的回答道: “对!就是这样,你怎么知道?呃……” 一句话出口,司马垂云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满面恼怒的瞪着宁敏儿道: “宁敏儿,别看你有几分姿色,有几个小钱!我告诉你,在华夏人民重拳的打击下,再有钱的人也要成为渣渣,懂吗?” 宁敏儿哭笑不得,这人无耻到一个程度,那也是一种境界! 真是不明白,司马垂云贪财好色的草包,怎么当上局长的? 光凭一个好爹,估计还不够吧? 宁敏儿若有所思…… ……………… 刘家屯村口,李来富吹胡子瞪眼,不耐烦的说道: “你们商量好了没?要没事就请回,要是有事,你们赶紧的打进来,打完了我们村还要去种田打猎。” 挤在山道上的特警队闻言,顿时目瞪口呆! 众人看着这个头发胡子花白的山里老头,同时心道: “这老头神经了?还他吗的打完了去种地?” 李来富背着双手,气定神闲,一派世外高人的形象…… 站在李来富身后的一帮大老爷们不由在心中暗赞道: “还是老村长镇定,顶着机关枪都面不改色!” “马柱子,刘十六坟头上的那个电线杆子咋样?放下来木有?” 李来富瞪着身后拎着一把青铜剑的马柱子,兴致勃勃的问道。 “放倒了!那玩意有什么用?” 马柱子兴高采烈的答道。 李来富神秘的一笑,轻抚了一把下巴上的山羊胡子,屏息凝神的解释道: “那是刘十六那滚刀肉留下的阵法,阴阳九宫八卦阵,他们是华夏人,不是曰本人,咱不能斩尽杀绝啊。 我估摸着,把这帮孙子放到村子里面打吧,都活捉了。” 说完,李来富仰起头,看看石鼎峰方向,笑眯眯的掏出一个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