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4章:菊门倒插翎羽箭、笑而不语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64章:菊门倒插翎羽箭、笑而不语

刘十八和吕布两人交手,擦肩而过的刹那,强大迅捷的方天画戟,狠狠朝刘十八后背挑刺而去。 方天画戟透出的锋锐和寒意,那一刻如同潮水般涌到后背,刘******惊失色。 后背光溜溜,啥也没有,没有任何的防护,只要击中,必死无疑! 吕布的一击,绝对每一下都势大力沉,不会和你开玩笑。 电石火光之间,刘十八心中千转百折,竟然心念一动,金属棒瞬间缩小到两尺,右手握住,头也不回,往后背一撩…… 其实,这是极为冒险的做法,一般人碰见这种后背突刺,最稳妥的方法,就是往前急速突进赖驴打滚,只要跨出方天画戟的攻击范围就无碍。 因为此时吕布和刘十八一样,也是擦肩而过,后背对后背。 但刘十八不是一般人,虽然临阵对敌的经验不多,但是逻辑思维却不少。 在他的判断中,吕布是一个征战几十年的老将,这种擦肩错身的动作不在少数,肯定没那么便宜。 所以,刘十八宁愿放弃最稳妥的懒驴打滚,也要冒险一试,虽然仅仅只有十分之一的机会。 金属棍的宽度仅仅三寸,而自己的后背肩部宽度却超过两尺。 方天画戟一击袭来,可能击中背部的任何一个点,但最可能击中,就是稍微偏左的心脏部位,脊椎正中。 刘十八反手持金属棍防御的,就是这个地方,虽然只有三寸宽,只要判断准确,顶住方天画戟的枪尖一击,足够! “嘭!” 两兵相撞,爆出一声沉闷脆响。 吕布惊愕的看着刘十八,被方天画戟一击震飞,在地面蹒跚着往前冲了三四步伐,卸掉了方天画戟上庞大的力道。 接着,吕布看着刘十八刚才拦住自己的那根金属棍,两尺不到,泛着诡异光芒的棍子迎风暴涨,又变成了两米长短。 “好胆!” 吕布喝了一个好彩,接着又补充了一句道: “武器也好,天下少见。” 刘十八单手杵着金属棍,背对着吕布站着面色苍白。 他的口中溢出大片鲜血,将身前胸口全部浸透,好在迷彩服是黑色,看不清楚罢了。 吕布好强,方天画戟的一击,虽没有如愿击中自己后心,但是却击中金属棍,然后贴着震到了后心。 刘十八往前冲击卸力,都没起多大的作用,毫无意外的受了伤,震伤。 仅仅是震伤,便几乎让刘十八失去了战斗力,受到了重创…… 站在七八米外的黄忠,见状焦急道: “还请主公稍事歇息,还是老将来会会温侯吧。” 吕布微微一笑道: “当年刘关张号称三英战吕布,借我吕布之手扬名天下,莫非……” 刘十八暗暗擦干嘴角鲜血,面上憋出一道浅浅的酡红,悠悠转过身,凝视着吕布眸中闪过一丝愤怒…… 非常人,当行非常事…… 普通的办法,打不败这人形战斗机器…… “你在做梦么?我需要你吕布扬什么名?当年你自大,白白放弃一统三国的机会。 如今的你,还是一样自大,认为别人借你扬名,你错了! 我刘十八要亲手宰了你,不为扬名,只为一个承若……” 刘十八回应吕布厥词,抬手指着曹雄尸身,轻声道: “这个老人,从小到大,看着我长大,从我踏进祖传大门,又为我保驾护航三年之久。 但是如今,却不明不白,不问青红皂白的死于你吕布之手,所以在他断气之前,我说过,必杀你…… 你不问他为何进来,又为何非要过去,就痛下杀手,视为无理。 欺辱一个孩子和老头,不管他是谁的孩子,也视为不仁。 口口声声,为了心爱的貂蝉如何如何,但是你却要杀了甄环颾的儿子,视为不义。 你自问一下,你对甄环儿的感情,是否仅仅迷恋她的床笫之技? 又或者,是她身上某处紧致,让你欲罢不能?还好意思说为了一个女人,你才如何如何? 再说!不管她如何迷人,那丁原始终是你义父,将你养大传你武道,你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亲手宰了自己父亲,视为不忠。 你这不仁不忠不义之徒,枉为我刘十八道你一声英雄,我瞎了眼……” 吕布瞠目结舌,看着刘十八娓娓道来,口吐莲花! 虽然有些事,表面上是那么回事,但是其中却有其他曲折,完全不是刘十八说的那么卑劣。 接着,吕布扭头看向人形太岁曹冲,讶然道: “他是甄环儿的儿子?” 看着看着,吕布眸中闪过一丝震撼,忍不住惊呼一声道: “竟是,传说中额先天灵体?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东西……” 说着说着,吕布眸中竟射出一丝贪婪之色,和那环夫人一模一样。 接着,吕布挺直腰身,扭头看着刘十八诡狰狞道: “自刎受死吧!在我吕布面前嚣张,你只有死路一条,没有其他的路。” …………………… 【章节更新时间,请关注v信:yw54618扣扣千人群:204-389-243;334-795-42;532-035-765】 …………………… 吕布嘴角处,再次露出一丝诡异笑容! 暗暗看了轮回一眼,一抖方天画戟,吕布跨步朝刘十八缓缓压来…… 方天画戟,被吕布横在肋下,缓慢的踏步之间,震起烟尘闷响,令观战的黄忠和轮回骇然变色…… 刘十八淡然望着压来的吕布,没有感到有多吃震撼。 他就那么平静等着,好似一个波澜不惊的武道强者,看淡世间万物。 这一刻的刘十八,武道境界奇迹般的有所突破,踏进武道七品,只是时间问题。 刘十八突然动了,动的不是手脚,而是嘴皮: “黄忠!搭箭蓄势以待,等我号令急射便可。” 黄忠闻言,忙拉弓聚力,凝视吕布…… 刘十八扭头看着黄忠,心神微动之间…… 接着,黄忠眼前一黑一亮,忍不住怒骂一声: “何方宵小,竟使妖术?” 但!一黑一白,瞪眼之间,黄忠却发现自己竟然鬼魅般,出现吕布背后…… “杀!” 刘十八一声暴喝,黄忠条件反射一般,松手一箭射出,竟然忘了瞄准…… “啊!” 吕布满脸骇然,扭头怒视黄忠,左手捂着坐墩肉,咬牙切齿道: “你……你,无耻之徒!” 黄忠呆痴看着,菊门倒插一枚翎羽箭,面容扭曲,带着无尽痛楚的吕布,说不出话来…… 想我黄忠,英雄一世,虽不是名震四海,却也光明磊落,射人先射马那是战术! 但……从未射过那菊门…… 黄忠捂着脸,一脸惭愧之色! 不远处,刘十八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