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3章:貂蝉之秘、永恒回忆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63章:貂蝉之秘、永恒回忆

“让我,来会会小白脸的深浅?” 刘十八这句大言不惭的话,激得吕布哈哈大笑: “好!很多年没听过,有人说某家是小白脸了,当年刘皇叔,座下军师诸葛亮,也曾经说某家是小白脸。 刘皇叔座下的张飞和关羽,真乃猛将,可惜跟随了刘大耳这个废物,还美其名曰三英战吕布,呸!” 说道这,吕布好奇的看着刘十八,古怪道: “奇怪,你和那诸葛亮的面相,倒有七八分相似,莫不是本家。” 刘十八淡淡一笑,厉声道: “吕布!我敬你一世英雄,但仍不惜和你殊死一搏,只因为你杀了不该杀的人……” 吕布闻言一呆,“轰!”抬起方天画戟,指向曹雄尸身,问道: “你说的,可是这位死战不退的老将?他是曹家人。” “没错!” 刘十八眸中腾起一股悲愤。 “某家没想杀他,但是他和那个小崽子,非要从某家这里穿行过去,所以只能下辣手,送他走! 但,这位老将的战斗意志,仍旧让某家心生敬意。 为了保护小崽子,竟能拖着必死之躯和某家大战三十回合,真乃当世英雄…… 但!在某家的眼里,仅仅是敬英雄,你和某家殊死一搏各安天命,某家若不杀他,即是对他不敬……” 吕布边解说,边放下方天画戟,慎重往前走了几步,对着曹雄僵冷的尸身,微微弯腰抱拳行礼,口中喃喃自语: “老将,一路走好!” 看到吕布如此做派,刘十八和黄忠不由暗暗称道: “果真难得一见的英雄豪杰。” 吕布缓缓转身,走到方天画戟边,探手拿起,扭身随意看了刘十八一眼,轻笑道: “要试试棍子打人疼不疼,那么就来试试。” 吕布这平常一眼,却让刘十八感觉头皮发麻,好强的煞气 心中虽胆战心惊,但刘十八的手中拿着金属棍,静待大战将起,面上却仍旧波澜不惊。 “嗡!” 刘十八手中金属棍一抖,发出一声颤动长鸣,脚步往前跨了一步。 吕布面色渐渐严肃,右手持着方天画戟,踏步缓缓朝刘十八走来。 扑面而来的强悍威压,撼动刘十八的神魂,实力上的悬殊,太大了。 这吕布,到底是什么品级? 不过刘十八心里却有答案,黄忠刚才吐的黑血,已经证明的他的身份,变异人。 能够从棺材中活着出现,并且熬过最初的基因变异,唯有感染病毒,变异成功的变异人。 这种变异人,不同于一般变异人,他们前生都是绝世武将,对武道的领悟更胜旁人。 刘十八的摸金令,有一个诡异功能,那就是窥测天下十修中人的品级修为。 虽然不见得每次有效,但是十之八九,武道中人,都能显现。 刘十八身侧的黄忠,武道八品,变异品级不明! 对面七八米开外的吕布,单修武道九品巅峰,变异品级不明。 而刘十八自个,单修武道六品巅峰,全修摸金五品。 刘十八右手上扬,包着橡胶内胎的金属棍缓缓指着吕布,朗声道: “摸金校尉,刘十八!” 吕布眼神一动,唇齿倾吐,自嘲一声应道: “温侯,三姓家奴吕奉先。” 刘十八闻言心中一颤,忍不住强压胸中沸腾战意,凝神问道: “温侯为什么这样说?时势造英雄,温侯就是天下数一数二的英雄。” “哈哈哈!天下人只知我吕布为三姓家奴,却不知这就是乱世。 乱世之中,个人武勇终究难以成事,我之三姓只为艰难求存。 某家委屈求全,只为一个女人,若不妥协,她将落得如何悲惨境地……”/p> 说着说着,吕布眼中,竟然露出一丝罕见的温柔,微微扭头,朝身后的黑暗处看了一眼…… 回过头,吕布微微一笑道: “那老将要从我此处强行冲过,扰我姬妾安宁,我必杀之。 这,乃是我吕布一人之过,将军马上死乃是本份。 不管你我一战,结果如何,若我落败,还请善待布之家人姬妾,若你战死,我放黄忠和曹雄冲小儿离开。” 刘十八闻言一愕,讶然道: “貂蝉?任昌红?她竟然在这里?” 吕布闻言一愣,讶然道: “貂蝉本名却不叫任昌红,你从何处得知?” 听吕布这么一说,刘十八心中莫名一跳,小心翼翼道: “你当年兵败身死,貂蝉被擒,送给曹操……” 吕布眸中射出一丝冷芒,淡淡道: “没错!某家回阳之后才得知,貂蝉最后被曹阿瞒纳妾并且生下两个孩子。 最后,得知某家尸骨下落后,她才离开曹操,带着某家尸骨来到此处……” 刘十八听到此处,心中大骇: 貂蝉就是环夫人? 难怪历史上,对曹操姬妾,曹冲的生母环夫人来历成谜,最后连下落都无法得知,成为千古谜团。 原来,历史的真相竟然如此简单? 环夫人,即是貂蝉这个祸国殃民的女人。 但是如今…… 那貂蝉,却在棺木林外,被老唐那个家伙在…… 刘十八紧了紧手中金属棒,咬牙道: “貂蝉本名,是否叫做甄环儿?” 吕布微微叩首,古怪道: “你怎知,她的本家姓甄?” 刘十八抿着嘴不说话,良久才猛的暴喝一声: “吕布,废话少说,今日你我生死一战,各安天命!” 吕布叩首应道 “理当如此!” 说完,吕布手持方天画戟脚下加速,朝刘十八缓缓迫来…… …………………… 【最近章节更新时间,请关注v信:yw54618扣扣2千人群:204-389-243;334-795-42;532-035-765】 实体签名绝版精装书,抽奖馈赠火热进行中,持续到五月十号。 …………………… 高大的身影和方天画戟越来越近! 方天画戟上散出丝丝光泽,好似吞噬生命的怪兽,随时要将刘十八杀死。 刘十八心中微凛,暗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嘿!” 刘十八浑身气势聚而不散,觅气诀暗灌金属棍中,爆出璀璨光芒。 一棍击出…… “啸!” 刘十八气贯长虹的一棍,爆出凄厉的音爆声,朝吕布侧面横扫而去。 吕布嘴角一笑,身形微转,躲过那一棍的正面攻击,身形迅速运转,接着往前一步踏出,恰好和刘十八插肩而过…… 擦肩而过的刹那之间,吕布的方天画戟毫不留情,如同破开虚空的神兵往刘十八后背挑去! 一刹那,时间仿佛凝固,两个插肩而过的人,同样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刘十八和吕布,跨越两千年的一眼对视! 留下的,唯有永恒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