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5章:兽医老唐、棺林祖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55章:兽医老唐、棺林祖地

前面章节名错了一章,本章回归正确的0655章!【大章节】</> …………………… “蛔虫?” 老唐嘴巴张得老大,额上渗出滴滴汗水,紧紧捂着自己的小兄弟,心中则暗道运气: “幸亏短裤上的绳子没解开,没脱掉了。” 白色的蛔虫狠狠缠着猪坚强,小臂粗细的身躯泛着诡异光泽,一紧一松之间将猪坚强的脑袋憋得泛紫。 曹雄咬着牙,感觉浑身都在颤抖,这不是害怕,而是一种内在的恐惧。 不管谁,要是联想到自己体内,有这么一个超级大的蛔虫,估计都会神经。 刘十八强忍着恶心和不适,看了看右手的金属棍,最后目光落到秦大手上的银色短剑。 “秦大,用脚踩住一端,斩断它!” 秦大点点头,一步跨过来,抬起脚猛的踢在猪坚强背部侧边,那个位置正好是白色蛔虫缠绕的另外一个着力点。 秦大面色也有些不自然,他自然知道了这是什么玩意。 就是那种肚子里面的,恶心到死的白色小长虫。 “嘭!” 蛔虫被秦大一脚,踢得一缩,接着软软倒在地面。 秦大的一脚,何等的有力,接近七级变异人的脚力,不光将蛔虫踢得发软。 连猪坚强都被踢得横移数米,口中喷出一缕金色的血液。 接着秦大一脚踏上去,踩住那软下来的蛔虫一头,举起手中短剑,作势下劈之前,扭头看着刘十八…… 刘十八心神一动,和次元空间内的轮回简单交流了两句,神情一震道: “杀!” “刷!” 秦大闻言不再犹豫,狠厉一剑斩下,飙起一蓬血雨。 “嘶嘶!” 受到一刀两段重创,白色蛔虫上半部的吸盘,猛的嘶叫一声,更加疯狂的缠绕在猪坚强的长嘴上。 “嘭!” 巨大的力道,竟然将猪坚强嘴中的一颗稍小的牙齿给绞断,发出一声脆响。 好强的生命力! 被斩断的下半部还在顽强蠕动,上半部还在疯狂的绞杀猪坚强。 刘十八一愣,讶然道: “这是什么鬼玩意?这么强的生命力,连猪坚强都奈何不了她。” 曹雄苦笑道: “猪坚强连强大到逆天的茅一都能干掉,何况这么一个弱小的变异蛔虫。 只不过术业有专攻,猪坚强擅长的并不是外界的攻击,而是从内部破坏抽取病毒源体。” 秦大扭头道: “八爷,咋办?要不要再来一下,连这老鼠的脑袋一块砍下来?” 和蛔虫厮打在一块的猪坚强,仿佛听懂了秦大的话,浑身剧烈挣扎颤抖起来。 “嘶!” 一股吸气的声响传来,刘十八再次看去,制止了秦大动手。 他竟然发现吸气的是猪坚强,这家伙在干啥? “呼!” 在接着,一股更猛的吐气声响起,猪坚强呲着牙,疯狂向外喷气…… “呼呼!” “呼呼呼!” 随着猪坚强往外界吐气,身躯竟诡异的渐渐缩小紧促起来。 “十八,猪坚强是不是变瘦了?” 曹雄好奇的瞪着猪坚强的身躯。 刘十八闻言一愣,细细一看还真是的,被白色蛔虫缠住的猪坚强,庞大的身躯竟真的缩小四分之一,并且没有停下的意思。 “好聪明的老鼠。” 曹雄眸中一闪,明白了猪坚强在干什么。 在三个人的目瞪口呆中,此时的猪坚强,仿佛一只被饿得皮包骨头的大老鼠。 刘十八眼眸一闪,心神一动间探手从次元空间中摸出了两枚大个的绿色病毒晶体。 变异的人类和动物,好像都喜欢这玩意, p>“张嘴!” 病毒源体凝聚的绿色病毒晶体,进入猪坚强大嘴,给它迅速补充消耗的力量。 “轰!” 几分钟后,猪坚强浑身一震,接着浑身一颤,猛的张开大嘴开始疯狂吸气。 刚才是在吐气! 而现在则是在吸气…… “嘶嘶!” 猪坚强吸气的动作很快,没一会身躯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但猪坚强并未停下,而是继续吸气…… 猪坚强的身躯越来也大,吸气的声音渐渐缓缓了下来。 几分钟后,猪坚强竟然涨大到水桶粗细,将缠绕他上半部身躯的那半截蛔虫绷得紧紧的。 蛔虫身躯被绷紧,能清晰的看到内部累累的青色内脏和一环一环的金色纹路。 “嘶嘶!” 白色蛔虫前端的巨大器口吸盘,痛苦的嘶吼起来,露出内里的一圈锯齿般的牙齿,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轰!!” 终于,猪坚强的身躯膨胀到一个极限,再也没法更进一步。 但!那巨大的蛔虫上半截,竟还没有被崩断…… “好强的韧劲!难怪,这蛔虫不比蛇类,它没有脊椎骨,所以不至死!” 曹雄轻声叹息。 刘十八咧嘴一笑道: “秦大,在金色纹路上,轻轻的划几剑试试!” 秦大闻言点点头,翻手拿起短剑,在蛔虫被崩开,清晰的金色纹路上划出一道道口子。 划到第五条,蛔虫剧烈扭动…… “嘭!” 紧接着一声巨响,蛔虫的整个身躯被猪坚强用身躯硬崩开,断成了几截。 猪坚强吐了一口气,直接瘫软在地上! 刘十八含笑拍了拍猪坚强的脑袋,直接将它送回了次元空间,对轮回道: “把你的血?点几滴给猪坚强补补!” 黑着小脸的轮回,依言将手腕划开,往猪坚强嘴中灌了几滴! 随后,轮回再次被刘十八带出了次元空间! ……………… 看着地面上上洒落一地的蛔虫躯干和鲜血,轮回差点晕了过去! 但是扭头间,轮回却一眼看见那老唐,正趴在环夫人晕厥的躯干面前,扒开两腿将手伸进去正在鼓捣着啥…… “老唐?” 轮回愤怒的站起来,怒喝一声。 刘十八和曹雄闻声回头,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由一呆…… 连秦大也捂着脸,看向了别处…… 这老唐,实在太污了,啥事他都做…… “叫个锤子?” 老唐被吓了一跳,忙把手拿出来,扭头骂道: “先前你娘不是说了?她给我当老婆,你得给劳资当儿子,有你这么对爹说话的嘛?” 轮回眼前一黑,语无伦次道: “那不是我娘!” “你麻痹的,不是你娘你咋呼个啥,吓了爸爸我一跳,滚开……” 老唐咧咧嘴,继续回身扒裙子,撸袖子,拿起桃木剑…… “我……我!” 轮回的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张嘴颤抖着不知道说啥才好,一瞬间愣在当地! “轮回!” 此时,刘十八轻轻将手放在他肩膀上,轻轻摇了摇头! “八爷?他是个畜生,那是我娘……” 轮回眸中闪烁着泪花。 “你就闭上眼不看,老唐现在做的,兴许不是坏事……” 刘十八凝眸一闪道。 轮回气得扭身,眼泪止不住哗哗的流! “轮回小子,来!是不是很心疼?很痛苦,很悲伤? 没事,大声的哭,哭吧,把心里的痛苦和委屈都哭出来,爷爷支持你哭,快……” 站在一边的曹雄,屁颠屁颠跑过来,一把搂住轮回的小肩膀。 接着,曹雄顺手拿出一个小玻璃瓶子,放在轮回面颊上,笑眯眯的补充道: “来!眼泪别浪费了,流小瓶里……” 刘十八闻言脑袋一炸,咧嘴道: “老曹,你在干啥?开玩笑……” “没开玩笑,老汉就是试试罢了,你看轮回的躯干,鲜血,心头血都有妙用。 那么同为无根水的太岁之泪呢?是不是也有某种奇妙的功效?” 曹雄此时却难得的严肃起来。 刘十八一愣,看着曹雄递过来的小瓶子,内里有七八颗滚动着的晶莹小珠。 这是轮回的眼泪? 聚而不散,凝而不固? 好神奇的泪水…… 刘十八顺手将小瓶扔进了次元空间,向老唐看去! 这一眼,令刘十八也暴怒起来,暴喝一声: “老唐,你要干啥子?” 此时的老唐,不比刚才仅仅脱了外裤! 这次的老唐,连大裤衩子都脱了,抛出两枚光溜溜的坐墩蛋蛋,正准备将环夫人的躯体,背到某个阴暗角落! “别尼玛大呼小叫,劳资不是你这样的小青年,用下面考虑问题! 俺看了,这身体还活着没死,等于植物人一般,不管咋弄就是醒不过来。 但是在医学上还有一种说法,可以刺激女植物人的某个神经g点,兴许能有意料不到的结果,别忘了,俺可是留学生……” 老唐义正言辞的解释着! 但是,他那光溜溜,硬邦邦的下‘摆’,却让人怎么也无法和神圣两字联系起来! “你?留学生,你不是学的兽医吗?” 曹雄努努嘴,呆痴道。 老唐点点头,笑眯眯道: “没错!其实美利?,得植物病的牛马猪羊比华夏更多,俺很有经验……” 刘十八无语,扭头看着轮回问道: “咋整?” 轮回嘴巴一歪,扭身就走,气苦道: “随他整!我去找小妻甄嬛,我感觉到了,她就在不远的地方,她在喊救命……” “喊救命?” 刘十八心中一动,扭头看着秦大道: “看住这些人盂,还有老唐!” 接着,刘十八拉着曹雄道: “我们跟上去看看,快!” 前方一片黑暗之地,被两个矿灯照亮,轮回和刘十八,曹雄三人快步走了过来!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庞大的树林,由棺木排列而成。 每一口棺木,便是林中一颗小树。 “在哪?” 刘十八看着堆积如山的棺木林,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就是三国豪强之家,甄家古时的祖坟之地? 轮回凝重的盯着棺木林中间,抬手一指道: “正中!” ………………………… ps:今天的更新完毕了,我们明早7点见!没错,刘十八又要开始预告时间了,因为五一到了,一定要让大家过个好节! 大家过节,我过关! 另外,书评区的置顶帖上有五一活动的内容,各位请详细解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