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9章:地窟惊魂、人盂奇谈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49章:地窟惊魂、人盂奇谈

站在洞口一脸紧张!秦大,顿时呆若木鸡,他伸手指着老唐,一张黑脸憋得滴油,怎么也说不出一个字…… 刘十八古怪的看着秦大,低喝一声道: “秦大咋了?傻站着干啥,有东西上来了,赶紧躲远,那玩意有剧毒。” 曹雄也同时猛挥手,叫道: “秦大,赶紧过来,咱们三个站一起,背靠背挨着墙……” 任凭刘十八和曹雄两人如何吆喝,秦大和老唐两人却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一脸呆痴摸样。 刘十八将手一紧,金属棒迎风涨到一米五,小心谨慎的靠过去,疑惑道: “咋回事?” 曹雄此时也一脸迷惑走了过来…… 良久,秦大才黑着脸,怒道: “那些小娘子,刚爬到大半距离,眼看就要上来…… 就被他,被他一句,挨个爆了你们的喉管……给,给!” 刘十八嘴角一抽,摸着下巴,无言以对! 曹雄却还没听明白,很执着的打破砂锅问到底道: “挨个爆喉管?什么意思,给啥子?你说完行不行……” “爆喉管几个字一出,那些东西浑身一震,都松了手,吓得又掉了下去。” 这下,老曹终于明白了什么,暗暗看了看老唐裤裆的位置,鼓起好大一坨…… 难怪会掉下去,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人盂,从五岁开始被豪门主人爆喉,长达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他们已经将对爆喉的恐惧,深入到了骨髓中…… 那些可怜的人盂,猛的重见天日,兴高采烈的要爬上来,岂知又听见“爆喉”两字,换谁也吓死了。 有这凶器,人盂听着爆喉就害怕,老头子看了也怕…… “卤水点豆腐……” 曹雄眼中闪过一丝喜意。 刘十八黑着脸,和秦大一般,说不出话来…… 因为光线好,老唐到如今,还没认出来,下面白花花的身子,到底是神马东西! “现在管理涵道的工人,真的很敬业,为了百姓能安居乐业,竟然牺牲衣服,大胆的果体作业,值得我们敬佩…… 她们这种无畏精神,很值得唐唐我学习,我建议,既然偶然碰见,即是有缘,一定要下去慰问一下……” 老唐口吐莲花,越说越离谱,竟然将人盂这邪门物体,上升到了为人民服务的崇高档次。 刘十八扭曲着脸,回头看着曹雄问道: “这就是爷爷五十年前,锦囊里面的那个人?你确定没搞错! 万一,他是无意的叫了一声爸爸呢……” 曹雄摇摇头道: “不会错,你见过吐出来的白沫,能将地面烧个洞出来?” 刘十八摇摇头道: “你和老唐解释一下,这个人盂到底是什么东西,有剧毒,不能轻易触碰……” 曹雄凝重的点点头,苦笑一声! 接着,刘十八和曹雄同时扭头看去,却再次发现老唐,又消失了…… “老唐呢?” 刘十八奔到秦大身边问道。 秦大无言,指着黑漆漆的坑底,良久才呆痴道: “他开着矿灯,拿着桃木剑就蹦下去了,结果落地的时候,脑袋先着地,估计又摔晕了……” “好大的胆子!他不知道这人盂,是什么玩意嘛,胡闹!” 曹雄大怒,面上焦急。 “这坑有多深?” 刘十八目光迷惑,看着黑漆漆的洞口,古怪的问道。 秦大摇摇头道: “掉下去有半个呼吸才听见闷响,估摸着有十几米吧?” 刘十八闻言嘴一咧,从次元空间拿出一卷登山绳,对秦大说: “捆在小钟乳石上,我们赶紧下去瞧瞧,万一摔死,老曹就没得女婿了……” 曹雄闻言,这才满意的笑道: “还是十八懂事,这话说得老汉心里舒坦!” 刘十八眯着眼道: “别慌老曹!我还没说完,我可惜的是那把桃木剑。 老唐要是真摔死,我回去刘家屯,要买鞭炮好好的喜庆一下……” 说完了,刘十八还估计挤挤眼珠子,补充道: “买两挂,今儿个高兴……” 曹雄脸一****: “算起来,我老头子也是你长辈,算上敏儿的关系,你也得叫我一声外公……” 刘十八扭头一笑道: “知道为啥叫外公么?” “为啥?” 曹雄有不好的预感。 “前面多了一个外字,那就代表是外人嘛,傻!” 刘十八说完,拿着金属棒,跐溜一下顺着登山绳滑了进去。 随后是秦大,翻身跳了下去,最后是曹雄,他迷惑的看着地面上的那个大洞边缘,自言自语道: “蛆虫消化掉,能腐蚀岩石?真稀奇,高蛋白和硝镪水怎么能划等号?” 随后,曹雄也拉着绳索溜了下去…… 刘十八三人,前前后后在地面上站稳,拿着矿灯在四周照射了一圈,寻找老唐! 仅仅看了一眼,就将三人吓得汗毛倒竖! 老唐就在三米外,以倒插桩的形状栽倒在地面上! 头部和上身齐腰,几乎全部埋了进去。 好在地底深处的地面,没那么坚硬,仿佛是松软的河床一般。 但,令三人汗毛倒竖的,不是老唐此时的肢体语言,而是他周的那些邪门的东西……人盂! 几十个? 不!数百个白花花,颤巍巍,长发齐腰的果体人盂,就那么静静站在老唐两米外,诡异的围成一圈。 “咋回事?这墓内,竟然有踊么多人盂?好邪门。 这得多少人盂?又或者说,这墓主人的身份,在三国时代,要多显赫,才能有如此规模的陪葬人盂?” 曹雄边说,从额头边滴下几滴冷汗。 幽静地穴中,泛着一股诡异的气息,三个人从上面下来,动静很大,那些人盂齐刷刷转过身来…… 刘十八咬着牙,看着眼前一排绿油油,泛着凶光的眸子。 这些人盂乍一看十分白净,白花花一片白肉,敲光牙齿的嘴中,却倒置着一个恐怖的青铜巨型喇叭。 几年前,刘十八就知道这些倒置的喇叭是咋回事! 这喇叭其实就是一个青铜打造的漏斗! 漏斗前后加起来,大约有三尺左右长短,细小的一头,强行放置在人盂的胃部。 大的斗那一头,镶嵌在人盂的喉咙和下巴上,用青铜倒扣穿过下颌骨,然后固定焊死! 除非你把脑袋拧下来,否则到死都是这个摸样! 唯一的安慰就是:不管你吃什么屎尿,都没有什么味蕾上的触觉。 嗅觉当然有,闭气也能熬过去…… 人盂吃饭最爽利,专门有仆人端着一个木桶,人盂挨个跪一排,专饲仆人拿着大勺子,在人盂朝天大漏斗内,一人给一瓢完事! 吃进去的也不知道是啥,连咀嚼的那一步都省去了! 三人心底,同时直冒寒气…… 而此时,刘十八在其中几个人盂脚边,看见了几个目光凶狠的小孩。 这些孩子极为诡异,浑身泛着绿光,眼眸是血红色! “老曹,那条鲶鱼,吃的是不是这个?” 刘十八轻声道。 “八成是,估计那鲶鱼。还有其他的地下水眼可以钻到这里,所以!” 曹雄应了一句。 秦大凝重的抽出短剑和军刺,厉声道: “八爷,这里交给我,你和曹老头,顺着绳子返回上面!” “上去也没路了,咱们并肩战一把试试,这些人盂看起来没什么气势,不像变异人!” 刘十八拿着金属棍,在脚下狠狠一顿! “轰!” 沉重的一击,将倒插门的老唐给震醒了过来…… 四肢缓缓摆动几下,往下一撑,老唐将自己给拔了出来…… 但!接下来发生的离奇一幕,却将刘十八,秦大,曹雄三人的七窍,震得魂飞天外,久久归不了位…… ……………… ps:今天的更新完毕,我们明天再见! 更新时间会尽快固定下来,请大家关注v信参与互动:yw54618,注意最新活动动态, 绝版实体书,数量有限,请关注了微信的读者,参加右侧的小活动,试试你的手气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