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8章:白花花的小娘子、惊悚人盂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48章:白花花的小娘子、惊悚人盂

“老曹,你先别嘀咕,听我说完,你再发表意见也不迟,是不是?” ps:本章是大章,几乎一章顶两章的字数,大家别嫌贵,因为字数多,实际上一回事…… ……………… 刘十八鼓着眼珠子,眸中不怀好意。 刘十八点点头,再道: “她原本活得挺滋润的,但是很不幸,最近当了寡妇?” “这你都知道?” 曹雄咧着嘴。 “我还知道,你曹雄真是奥斯卡影帝级别的老戏骨,呵呵呵…… 你能当面看着自己女儿装不认识,面不改色心不跳,几个月都不看她一眼。 女婿死了,你脸上也没有半点悲伤表情,不容易啊……” 刘十八不紧不慢的调侃着。 老唐却一蹦三尺高,一声惊叹道: “还真有闺女?标志不?美不,多大了?” 刘十八咬牙切齿的看着老唐,怒哼道: “很标致!美得冒泡,也不是很大,比你大十四岁。” 老唐闻言顿时泄了气,憋憋嘴道: “滚你妈比的老东西!害老子空欢喜一场,大四岁,劳资还将就委屈一下! 大十四岁?我这是找老婆,还是找妈呢?你给我解释一下……” 曹雄面色铁青,右手伸进怀里往外掏什么东西,作势要打老唐! 掏手枪? 老唐眼珠子鼓起,连忙倒退两步端着手中的八一杠,吼道: “老东西,劳资警告你,不许动!否则劳资一紧张就走火了……” 刘十八也想起,曹雄那里还有一把手炮,笑眯眯道: “老曹,算了算了,别动气!这种女婿你要了干啥子?乘早让他滚远一点。 老曹,你在掏啥?是不是要掏枪,别急,来,我这还有几把,先借你用用……” 刘十八不知道存的什么心理,竟然从次元空间真拿出一把手炮,不由分说的塞在曹雄的手里…… “我?劳资……” 右手拿着手炮,曹雄瞬间愣住。 “你给枪我干啥?” 曹雄扭头看着刘十八。 “你不是要打死老唐嘛?你看,咱两啥关系,我先匀一把手炮你先用着,不够我这还有……” 刘十八极为慎重的承若道。 曹雄苦笑,咧嘴道: “我哪里掏枪?我在掏你爷爷,给我留下的锦囊……” 刘十八一愣,焦急道: “什么?他又给你留下锦囊?那我,为啥不给我也留下一个?” “哦!你爷爷说你已经有了三个锦囊,四不过三就不给你了……” 曹雄气鼓鼓的瞪着老唐,左手死人也不肯从口袋里面拿出来。 听见曹雄不是要和自己玩真的,老唐松了口气,接着恶狠狠的瞪着刘******怒道: “你啥意思?贱人上吊,你还帮着拉脚往下扯,落井下石嘛?额造你家大爷的。” 刘十八闻言一怒,随意说了一句: “拍晕他!” 老唐一愣,暗道: “拍晕?咋拍,用隔空掌?笑话……” 老唐念头还没转弯,迎面便飞来一个黑乎乎的影子…… “我曰你刘……” “嘭!” 老唐话没说完,便被秦大旋风般闪到面前,挥着工兵铲一下拍晕了过去! 秦大满意看看手中的铲子,微笑道: “拍正面,倒是一拍一个准。” 曹雄正面对着老唐,见到老唐面门上满是鲜血,不由得吓了一跳,大急道: “十八,别把他打坏了,那是我女婿……” “哟呵?叫得这么亲热了,刚才还要拿铲子拍死那丫的,一会就变脸了? 我告诉你老曹,要是?了别个,随便哪个我都不管,但是你的亲闺女,肯定不中,劳资不答应!” 刘十八扬扬眉毛。 “唉!” 曹雄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我也不想,找这么个看起来不靠谱的女婿……” “那就换一个,你看秦大咋样?身体倍棒,管饱,把你家姑娘伺候得舒舒坦坦……” 刘十八挤着眼珠子。 “你敢?” 曹雄老眼一瞪,大怒道: “那是你丈母娘啊,你敢想?” “去你麻痹的,我和敏儿还没拿结婚证呢,我倒是没想到啊。 逝世的宁卫国,他的寡妻李美佳,竟然是你老曹五十多年没见面的闺女?宁敏儿竟然是你的外甥女? 真让我大开眼界,你是咋办到的,你教教我,赶明儿,我也去找一条粗大腿抱抱……” 刘十八终于说了出来,心里却喘了口气。 他刚才为什么下辣手,要秦大把老唐拍晕了,理由其实是为了这个名字,李美佳! 假如自己今后和宁敏儿在一起,而李美佳又被老唐忽悠,那样一来自己两面不是人,并且还多出来两亲戚…… 一个老唐,今后说不定还得叫他一声其他的嘛玩意! 还有老曹,瞬间比格暴涨,成了宁敏儿的外公了…… 这就意味着,在刘十八的小团队中,曹雄的身份将比自己只高不低。 其实曹雄还好说一些,难办就是这老唐,万一让他看见了风韵犹存的李美佳,这牛皮糖说不定真能混到那小洋楼内里去。 想到不爽的地方,刘十八却疑惑道: “你先前说的那啥贵人,我咋感觉象你家里的人,是你女儿李美佳?” “不许叫名字,那是你未来的丈母娘!” 曹雄严肃的解释道。 “哼!” 刘十八怒哼一声,把脸一扭。 这时,老唐却从怀中,拿出一只破拖鞋,颤巍巍的走到一边,也不管地面有啥,一下坐下! 刘十八好奇的看着那拖鞋,古怪道: “这不是一挖一条沟,一拉一条槽的那只拖鞋?你还留着没扔掉?” “没法扔掉,因为你爷爷给老汉的锦囊,就藏在里面咧!” 曹雄苦笑一声。 末了,见曹雄拿出一个黑不拉几的小信封,从里面掏出一张纸…… 曹雄随意看了几眼,就将那锦囊扔给了刘十八! “看这么快?” 刘十八好奇的接过锦囊,随意问了一句。 “我看过无数回,也没明白里面是啥意思,今儿个才明白啊…… 这锦囊所指,竟然在这老唐身上……” 曹雄咕哝了一句,便颤巍巍的超老唐走去! 刘十八拿出锦囊中的那张遗嘱一看,上面就几行小字,看笔记真是爷爷刘一所留,上书: “五十年后,第一个叫你爸爸的人,就是你的婿。 你若是能忍半柱香不看他,此遗嘱立破……若是看到了他。 那么恭喜你徒儿,你又得到了一个好帮手,此人气运滔天,平日里看不出来。 按照师傅估计,你加上小十八,若是五十年后,想脱离某种危险,不妨就接纳了此人吧!” 一目十行看完,刘十八凝重的将遗嘱放进拖鞋,随手扔给曹雄道: “老爷子五十年前,就知道我们在这出不去?这太玄乎了。 不敢相信,要是我今后和宁敏儿在一起,难道让我叫他啥啥啥的?还不如现在就弄死他算了!” “哈哈哈哈哈!” 刘十八和曹雄两人嘀咕的时候,老唐竟然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哈哈大笑道: “原来如此,不枉劳资装晕一场才偷听到你们谈啥,原来咱们都是亲家! 啧啧?!亲上加亲啊! 嘿嘿,刘十八,你今后得叫我啥来着?” 说完,老唐笑眯眯瞅着曹雄,极为亲热,媚笑道: “爹!你放心,你闺女哪怕长得像三寸丁枯树皮,我也笑纳了……” 刘十八和曹雄对视一眼,竟无言以对…… 良久,曹雄才咬牙道: “那你说说,我们怎么出去?” 老唐闻言一愣道: “我哪知道咋出去?这里没出口,一个竖井,你说咋出去?” 秦大则低头,古怪的拿着铲子看来看去……、 这铲子有啥用?一个普通人都拍不死了? “嘿嘿!鳖看铲子了,俺忘了告诉你,俺的正面额头这,其实也装的钛合金……” 老唐得意洋洋的大笑。 秦大大怒,旋风般再次冲过去,挥出一拳打在老唐的肚子上,大吼一声道: “你也忘记了,俺秦大是没亲家的……” “呕!” 这一拳,差点将老唐打憋气,这还是秦大留手的结果! 但是老唐还是喷出了一肚子白色泡沫…… 几乎消化完毕的蛆虫! 刘十八和曹雄瞠目结舌道: “这家伙,到底吃了多少蛆虫?说五斤都保守了……” 随即,刘十八的面色古怪起来,瞪着老唐吐出的一堆,臭不可闻的污秽泡沫发愣! 曹雄也扭头看去,一看竟吓了一跳,不可思议道: “这?这地下不是砂岩吗?工兵铲都干不动……” 老唐吐出的那一堆泡沫,极快渗透地面岩石中…… “呲呲!” 伴随着浓烈的腐蚀味道,地面坚固得仿佛花岗岩般的岩石,生生被腐蚀出一个数米的大洞出来! 秦大小心翼翼的看着同样翻白眼的老唐,纠结道: “这是咋回事咧?” 刘十八直直的看着老唐,百思不得其解! “非下去看看不可,没路走了……” 曹雄懒得去想,为什么胃酸和蠕虫的溶液,有这么大的威力,直接看着大洞建议道。 “八爷!这洞里面好像有啥声音,传上来了?” 秦大感知力较强,皱眉说道。 同时,刘十八也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惊惧! 抽出金属棒,刘十八拿着矿灯,小心翼翼走进一米五左右的地洞,往下一照,顿时吓得倒退三步,大叫道: “老曹,秦大,赶紧的抄家伙……” 曹雄一愣: “啥邪门玩意,把你吓那样?” 说完,曹雄也跑大洞往里看了一眼! 接着,曹雄二话不说,掉头跑得老远,跌跌撞撞道: “秦大,秦大,前面交给你了……” 秦大往下一看,呆痴道: “这些小娘,好白净的身子?白净得不像变异人…… 奇怪,为啥她们嘴里面,都含着一个大喇叭?” 三五米外,刘十八和曹雄则站在一起,惊惧的对视一眼! 曹雄则咬牙道: “阴邪至极的人盂!这锁龙井中,竟然有活着的人盂,无价之宝……” 刘十八吐一口气,扭曲嘴角,颤声道: “不敢相信,这些人盂,为啥是活的?” 老唐胆子这时最大,他就不明白人盂是啥…… 听见有白净脱光的小娘子! 老唐竟鬼使神差,笑眯眯扑去,看也不看的大声吼道: “白花花的花姑娘在哪?看爷爷我大发神威,挨个爆了你们的喉管……” “轰!” 几个呼吸后,地洞中传来连续的诡异闷响…… ………………………… 晚一些,还有一章,也是大章节更新,一章顶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