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4章:老唐出马一个顶俩、鲶鱼肚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44章:老唐出马一个顶俩、鲶鱼肚

刘十八,秦大,曹雄三人咧着嘴,喘着气,或蹲或坐,目光复杂看着面前不着调的神经病…… “你看你们多没用,我老唐出马,一个顶三! 看我一剑一条沟,一划一道槽,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唐某人口吐莲花,唾沫横飞,夸夸其谈。 由不得他不嘚瑟啊,这一辈子就这个时候最得瑟。 想他老唐,做生意的时候,哪次不是舔着脸,眼巴巴的求人? 别看这家伙钱多,过的却是孙子一般的生活。 这两天,啧啧! 吐气扬眉,端着八一杠打劫了古玩店不说,又打劫了一个劳保商店。 没想到,跑到地下河的涵洞内里探宝,本来是垫底的渣渣,最后却不知咋地,激活了这把桃木剑中的几个攻击阵法。 捡了漏! 没错,就是捡漏了!谁不服气? 老唐高高的仰着下巴,做出一副高人摸样,面带神秘微笑,静静看着黑咕隆咚的涵洞上方…… “八爷,让俺宰了他吧?这地方好,鬼都不来,宰了后一年半载就找不着了!” 秦大黑着脸,擦了一把嘴角沁出的黑血。 老唐斜着眼看着秦大,突然愣了一下,心中一突,暗道: “这家伙的血,怎么是黑的?难道光线太暗了,视线也变得不好了?” 刘十八摇摇头,看着喘喘不安的老唐,好奇道: “这把剑是一个故人的,你是怎么激活它的?” 老唐闷着头,偷偷看了秦大一眼,胆气突然壮实起来,扭头瞪着秦大道: “你瞪着俺干啥?信不信我再来一招脚踢燕子窝,踢死你丫的?” “八爷,俺好想宰了他……” 秦大的面色瞬间漆黑。 刘十八强忍着笑意,暗道:这话好熟悉啊,这不是曹雄的台词么? 扭头看去,十八果然看见曹雄老头在那摇头叹气。 老唐连忙跑到刘十八身边,指着手上的桃木剑道: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刚才桃木剑掉在水里,剑身上就出现了这么几句咒语,你们就是这……” 老唐指指点点,最后指着剑柄的方位诡异的补充道: “最神奇的是,剑柄的地方,果真有太上老君四个字。” 刘十八苦笑摇头,这家伙还真是走了****运,上面激活阵法的口令,都能给他蒙出来。 茅十三的这把剑,说起来还真的是第一代的变异人遗留的那一把。 这把剑的真正主人,自称太上老君,死于唐朝罗布泊大战。 但,这把剑肯定是不祥之物! 不过,老唐此人,既然能破解上面的几个阵法,瞎猫碰死耗子,解开了其中一句。 那么就证明,他和这把剑有缘分。 “这把剑,老唐你暂时保管着吧!若是为非作胆,我再收回来也不迟。” 刘十八边说边站起来,深深的看了老唐一眼。 这人心不坏,只要他不变成另外一个茅一,一切都好说。 “老曹,起来干活了!” 刘十八叫唤了一声。 曹雄颤巍巍站起来,路过那条躺尸的巨型鲶鱼身边,猛的突发奇想,则头看着刘十八道: “老头子想把这条鲶鱼的肚子剖开来看一看。” 刘十八和秦大闻言,同时一愣,看向曹雄,面带疑惑。 你说这鲶鱼都死了,你还要破开看什么? 曹雄摇摇头,诡异道: “你们见过这么大的鲶鱼没有?” 刘十八和老唐同时摇头,老唐补充道: “这种鲶鱼,世界上最大的就是三百多斤的,这一条起码成吨,并且块头如此巨大的鲶鱼,还真没瞧过。” “你怀疑?”</p 刘十八心中一动,嘴上没出声,蠕动了几下。 “我怀疑,这条涵洞,应该还有一条岔路,通向这条涵洞的更深处。 而这条巨大得令人震惊的鲶鱼,则是吃陪葬的死尸长大的……” 曹雄摸着山羊胡,不紧不慢的解说了一句。 “按照老曹你的说法,仍旧没有什么依据依据,我们还是赶紧找着,那甄嬛到底埋在哪里?” 刘十八轻轻点了点头,挥手将金属棍放回了次元空间。 这棍子真重啊…… 棍子刚消失没一会,老唐就发现了,死死瞅着刘十八,诡异道: “你拿的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金箍棒?” 刘十八摇摇头,看着老唐补充道: “你今天看到的,听到的,最好全部忘记掉,回去过平静的富家翁生活。” 老唐的脸上却浮起一丝凝重,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桃木剑,无视了刘十八的警告,慎重道: “这一把?真的是传说中,太上老君的那把剑?” “你想多了,老唐!” 刘十八面无表情,平静的回答了一句,接着扭头不再理睬他了。 此时,曹雄又将那罗盘拿了出来,在漆黑的涵洞中走来走去。 老唐则一会看看刘十八,一会看看曹雄,恍然大悟道: “他吗的,原来你们还真的是盗墓贼?我说着,这老头自称是看相的,却拿着罗盘神神叨叨。” 说完,老唐又看了曹雄的背影一眼,啧啧赞到: “以前,劳资也就听人瞎哔哔,说什么盗墓贼中的顶级高手,熟练掌握风水秘术。 可靠观山定穴,顺水寻龙,观星辰而晓四方,今儿个我唐唐也算长了见识,啧啧啧…… 就是这老头,估计水平还差点,不咋地! 俺听说,有的牛笔风水师,连罗盘都不要,你拿着个罗盘,明显就是水货嘛,不会盗墓就别学人家装比,遭雷劈……” 老唐独自一人在那里神神叨叨,曹雄则仔细的对应地面上的方位。 秦大闲着无事,想到曹雄说要剖了这鲶鱼,于是拿出银色的短剑,一剑刺下去。 数分钟,秦大便将四五米长的整条鲶鱼,从中间劈成了两半! 刘十八站在一边,掏出怀中黑绒布袋,从为数不多的喇叭里,挑出来细小一根,放在唇边点燃…… “给俺来一根呗?” 老唐仿佛牛皮糖一般,又黏了过来。 刘十八满头黑线,嘴角却浮起了一丝笑意,从老唐身上,他仿佛看到一个人的影子,路小林…… 老唐死乞白赖的哄到一根喇叭,还没抽两口,就被秦大的叫声打断了。 “八爷!这鱼肚子里面的东西……” 秦大面色惊恐,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老曹也从五六米外走了回来,顺手将罗盘放回贴身口袋。 “咋了?老汉来瞅瞅?” 曹雄顺路走到鲶鱼尸体边看了一眼! “额造你妈……’ 仅仅一眼,曹雄和秦大两人,同时面色大变,往后退了五六米,同时捂着喉咙大吐特吐…… 刘十八和老唐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下! “我等下听老曹说就行了,懒得看!” 刘十八吸了口烟,强忍着好奇心说道。 老唐不信邪,看稀奇看古怪的心思占据上风。 谁知道这货,凑过去就看了一眼,便扭过身来,眼白一翻,直接往后一栽,扑到污水中冒着黑泡泡…… …………………… ps:第一更完毕!下一更早1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