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7章:机智的老唐、手辣高胜蓝、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37章:机智的老唐、手辣高胜蓝、

“呜呜呜…e” 凄厉的警报声在魏东路上响起,环绕着整条街道,冲破云霄…… “谁要你开枪的?” 刘十八气急败坏的骂道。 老唐咧着嘴道: “不是你要我入伙的嘛?梁山泊入伙还要斩鸡~头喝拜把子酒咧? 我看过电影,投名状不就是杀人?我不杀几个人,你就要杀我,左右是个死,不如让我先过过枪瘾, 俺以前在打靶场,打的不是靶子就是鸡鸭鹅,这会逮着机会了,不突突几个都对不起自己……” 刘十八闻言呆痴道: “我就要你吓吓他们。” “不!你没吓着他们,你把我吓着了……” 老唐严肃说了一句,接着腰一猫,穿着笔挺的西服,竟然还在地上打了两个滚。 再接着,老唐还弯腰小跑几步,装腔作势的左闪右闪,伸脖子扭腰在大门口探头探脑朝外看了看,紧张道: “同志们,接下来就靠你们了,这里交给我顶着,我肯定会战斗到只剩最后一个子弹……” 刘十八三人满头黑线,看着老唐默然不语…… 古玩店内,被吓住的七八个男女,此时虽然仅仅穿着内衣矗立在寒风中,却一个面色涨得通红,笑而不语…… “老曹,俺没文化,你告诉劳资,这瘦猴在干啥?” 曹雄干嚎一声,古怪道: “刚才两个滚,加上后面扭来扭去,要仔细看,倒有点象罗战教授的战术动作。 至于后面那一句,好像台词变了,应该是从哪一部电影里面套来的,好像是胡汉三的台词…… 原话,应该是兄弟们,顶住,我胡汉三先走一步……” 听到这里,秦大面色僵硬,扭头看着刘十八道: “八爷,请授命给俺,让俺宰了这家伙……” 刘十八摇摇头,古怪看着蹲在大门侧边的老?,眯眼问道: “老唐,你读书的时候,学的什么?” 老唐此时很紧张,头也不回应道: “历史,我读的北大历史系。” 接着,老唐扭头睚呲欲裂道: “同志们,你们再不行动,我子弹就要打光了…… 对了,忘记告诉同志们,高胜蓝躲在碉堡里面,快去!” “碉堡?” 刘十八迷惑的看看四周,这间大楼什么地方象碉堡? “不!我说错了,高胜蓝躲在地下室里面!” 接着,老唐又补充了一句。 秦大终于忍不住了,端着军刺就准备过去给他一下。 “秦大!” 刘十八厉声吼了一句,秦大才悻悻的收了手,咕哝道: “别让劳资看见你喘气,爷爷的心脏都要被你气得跳起来。” 古玩店外,响起警车凄厉的啸声…… “老曹打头到后面去,找到地下室,秦大走,我们去找高胜蓝。” 刘十八暗暗看了老唐的一眼。 “嘭!” 挥手之间,老唐脚下多出三个塞得满满的步枪弹夹。 “我成全你,守住这里,不要放任何一个人离开或者进来。” 刘十八说完,带着秦大和曹雄向古玩店的后面冲去。 老唐闻言点点头,则扭头回忆了一下,补充道: “投降不杀。” ……………… 且不问老唐如何,刘十八三人快速的冲到古玩店后面,找寻许久才在杂物间找到一个通往地底的楼梯。 往下走了还没三四米,就看到前面出现了一扇银白的大门。 整个大门几乎无懈可击,根本找不到破解的地方。 站在外面,甚至能听见金属大门之内有人慌张的走来走去。 “秦大,你我合力撞开它。” 刘十八果断向秦大吼道。 “好!” 秦大眼露凶光,咧嘴一笑。 “准备!” 曾经服用和太岁心头血的刘十八和秦大,此时的力量,早就强大到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撞!” 退后了三四米的刘十八和秦大,同时在地面一蹬腿。 “嘭!” 两人仿佛离开炮膛的的炮弹,对着金属大门冲去。 “轰!” 刘十八和秦大的肩膀,同时撞击造银色大门的正面。 大门狠狠的抖了一下,接下来却没了动静…… “还要来一下?” 秦大鼓着眼珠。 “不!” 刘十八拉住秦大,伸出右手的食指,轻轻点在那面金属锻成整体的大门上…… “轰!” 整扇大门,连同门四周,约五十公分的墙体一起,缓缓朝内面坍塌倒下。 “砰砰砰!” 门倒下,扑起一阵烟雾的刹那,门内响起三声枪响。 刘十八果然不是正经科班出身,菜比就是菜比,比不得身经百战的秦大。 刘十八愣神的刹那,秦大上前一步,用自己的胸膛,硬抗下了三颗子弹。 “嘿!” 紧接着,电石火光间,秦大扬手甩出军刺…… “唰!” 身侧的曹雄也将腰间的军刺抛了出去。 “啊!” “啊!” 门内传出两声惨嚎,便再也没了声息。 “秦大,你咋样?” 刘十八面色泛红,不安的看着魁梧的秦大。 “八爷,没事!你知道的,俺们这些人没有心跳,只要脑袋不被拔了,就死不了,区区子弹,算得甚么?” 秦大呵呵一笑,伸手从胸前紧绷绷的肌肉中拔出了三枚小口径子弹,渗出三道黑血。 刘十八感激的看看秦大,又看看曹雄,暗暗在心里自个念叨: “现在你们保护我,总有一天,也会轮到我刘十八,来保护你们……” “进去!” 刘十八冷笑一声。 一个小小的古玩店,竟然还有一个堪比金库的地下金库,里面竟然还有武器。 难道还真弄了点了不得的东西? 三人冲进地下室,出现在眼前的一幕,让刘十八三人睚呲欲裂,眼眶充血…… 金库内面积不大,只有二十多平米,在正中放着一个手术台,上面躺着一个女子。 女子相貌看不清楚,但是在四周却布满鲜血,还有四五个瓶瓶罐罐。 那些瓶子里面装的,竟是心肝脾肺肾,人体的五脏六腑。 手术台边,有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艰难捂着喉咙上一把军刺,瞪着惊恐的双眸看着刘十八三人,显然还未断气。 另外一边,有一个年轻一些的男人,同样穿着白大褂,却被军刺击穿额头头盖骨,当场毙命…… 刘十八眸中一闪,轻声道: “开枪的人呢?找出来!” “别别别!道上的兄弟有话好说,不要伤了和气。 我高胜蓝做的器官买卖,和诸位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要砸我场子?” 地下室大铁柜子后面,走出来一个面色红晕,气度不凡,风度翩翩,穿着西服的白发老头。 …………………… ps:三更完毕,我们明天早上再见!感谢大家阅读刘十八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