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老牛吃嫩草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63章 :老牛吃嫩草

刘家屯山道口,许昌市警局局长司马垂云正,和特警队队长陈宏志在激烈争论着什么。 特警队的二十个队员,也按照陈宏志的安排,暂时围在刘家屯山道周围,只等队长一声令下,随时可以攻进去拿人。 只不过,特警队队员们诧异的,却是从山道外,往刘家屯内看去,能看见的人是有不少。 不过,都是衣着朴素的泥腿子山里人,这种人能抢枪?或者说造反么? 很明显,有些不科学! 那许昌市局的司马垂云,谁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破玩意? 司马垂云不就是个二世祖么? 和前几年那个狂妄叫嚣:我爸是李刚的家伙有什么区别? 特警队的一些队员,也是从农村或者大山里出来的孩子,对这样真枪实弹进攻一个小山村,多少有些抵触。 站在陆虎边的宁敏儿,此刻有些愤怒,她实在没有想到司马垂云胆大包天,还真的安排特警队准备强攻。 要知道特警队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都是拿的真枪实弹! “司马局长,我虽然不是体制内的人,但是我还是严肃的提醒你。 你要是真下令特警队强攻刘家屯,那是违法行为。 要是出了事,你可要自己担待,就连你爸也担待不起。” 宁敏儿脸颊微红,淡淡的看着司马垂云质问着。 其实,宁敏儿的心中,还是担心进去许久的刘十八。 宁敏儿可是三品命师,冥冥中她感应到,自己和那个满脸奸猾的刘十八之间,肯定会发生一点什么…… 或许,自己真的对刘十八那坏小子一见钟情? 这么多年波澜不惊,心如止水,就要坏在那臭小子身上了…… 司马垂云若有所思的看看宁敏儿,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汤文灿,阴笑一声,故意说道: “哪里违法?刘家屯的村民难道没有包庇刘十八那个杀人嫌疑犯? 难道,那老头没有抢手枪?你难道没有看见,他们不让特警队进去搜查?” 宁敏儿将头一偏看向别处,板着脸道: “我没看见张所长的枪被谁抢,至于刘十八,他不可能杀害周世达一家。 我也没有看见他进刘家屯,你要抓人就拿点真凭实据出来。” 特警队的队长陈宏志,纳闷的看看司马垂云,又看看宁敏儿。 他搞不懂这司马垂云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 这宁敏儿,是你能惹的?连你爸爸司马俊杰也惹不起啊,别看你爸是省内一把手…… 不过,对事陈宏志绝对不会多嘴,最好你出事嗝屁,那样市局的位置不又空了一个出来? 自己努努力,说不定还真的靠着宁敏儿再进一步? 不说局长,弄个副局也比特警队的油水强啊。 其实说实话,陈宏志对司马垂云的安排也有意见。 刘家屯里面的村民很明显,一看都是山户庄稼人,你非得给人扣一个袭警夺枪,包庇通缉犯的罪名? 那不是扯淡么? 你一没有证据能证明,刘十八杀人,二没有证据支持刘家屯的村民造反。 就凭不知道哪里来的线报,就大肆准备进攻刘家屯? 要是出了伤亡怎么办? 难道要自己去顶黑锅? 要是真的冲进刘家屯,里面的村民反抗,然后某个队员枪走火,打死几个人,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要知道,特警队的手中可都是进口的全自动武器,扳机一扣就是一梭子铁花生米。 司马垂云好像看出陈宏志的疑虑,也看到了宁敏儿的不满个愤怒,不由故意微微一笑道: “宁小姐,我的线人说,就是你把刘十八送回来的。 你说那刘十八是不是你的小情人呐?或者你是他杀人的共犯,这么护着那小子? 难怪我或者陈队长在小青山吃饭,也没见你对我们笑一个。” 其实司马垂云就是在瞎说,但却歪打正着,说中宁敏儿的小心思。 没错,自从那天在小青山看见刘十八,宁敏儿就陷进去了。 哪怕自己比刘十八大几岁,那又怎么样? 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嘛…… 宁敏儿听见王光烈这么胡扯,眼中闪过一丝恼怒,白皙的脸庞唰的一下红了。 宁敏儿的保镖大军,紧紧捏着拳头,面色阴沉的看着司马垂云。 要不是宁敏儿拦着,自己马上掏枪出来崩了这纨绔子弟,保管自己啥事都不会有…… 站在司马垂云身后的陈宏志闻言,面上铁青一片。 他知道,司马垂云只怕也是故意说给自己听。 司马垂云知道自己也在追求这宁敏儿,但没有任何结果。 虽然司马垂云有挑拨离间的用意,但陈宏志看着宁敏儿嫣红的面颊,觉得一股子邪气直冲脑门。 自己苦苦的追求宁敏儿一年时间,要不是因为一个偶然,才知道宁敏儿家世显赫。 自己一个未婚男人,怎么会看上一个小寡妇? 陈宏志知道,这宁敏儿今年三十了,五年前丧偶,才从京都到许昌隐居散心。 但是话说转来,这朵花自己没有采到手,司马垂云也马失前蹄。 竟然让刘十八这土鳖捷足先登? 这口闷气可就大了! 不管这事是真是假,自己被张光烈那土所长和赵狗蛋看笑话是肯定的。 万一这两小子到处给自个唱一唱,那自己堂堂特警队队长的脸可就丢大了。 这时,宁敏儿半晌没说话,此刻却忽然恢复了优雅高贵的神态,淡淡的说道: “司马垂云,你很希望我和刘十八有一腿是么? 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就是看上刘十八了,怎么样?” 宁敏儿不说还好,这一说相反越描越黑,加上那严肃正经的表情…… 让人遐想出一幅老牛吃嫩草的场景…… “一个成熟的美艳女人,坐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土鳖怀中撒娇亲吻……” 陈宏志闻言气得不轻,当即黑着脸,掉头和张光烈往山道走去,扔下赵二狗在那一脸窃喜。 好啊,你们几个都嗝屁了才好,我赵二狗也有时来运转的那一天。 你们谁都不知道吧? 我这个小小的山区辖警,当年在京都读书,和宁敏儿这真正的京都女纨绔是同学。 她的家世之显赫,哪里是你司马垂云能比较呢 司马垂云只能在你爸这一亩三分地横着走,人家宁敏儿可以在全国或者全世界横着走,这不能比…… 君臣地产的老总汤文灿,此时仿佛成了局外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戏剧般的一幕。 宁敏儿竟然看上刘十八了? 汤文灿眼眸一转,笑眯眯的看着宁敏儿奸笑道: “宁大小姐威武,我看这事吧,是不是打个电话给你大哥比较好? 我听说,他正在许昌附近的一个军事基地训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