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4:气运凝身、血祭阎王旗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604:气运凝身、血祭阎王旗

“嘭!” 茅一挣脱的刹那,七枚麒麟眼同时爆开…… “桀桀桀桀桀!死去吧……” 茅一体内病毒突然爆发,拼着左脚脚掌撕裂,挣脱了刘二苦心布置的七鬼丧门钉。 七鬼丧门钉中布阵的七眼麒麟,乃是刘一送给他二十岁的成年礼物。 刘二经过多年苦心盘玩,且细细在每一颗麒麟上,微雕布置了诸多的风水阵。 十八的娘在世的时候,曾为麒麟穿起红绳,乃是他最为心爱之物,也是妻子留下的唯一一件东西…… 他曾在妻子失踪,且判为死亡之时,就发下誓言:珠在人在,珠毁人亡…… 看着七枚麒麟爆为一团黑粉飘散虚空,化为齑粉,刘二竟然诡异的笑了起来…… 他知道,十八他娘生还的几率很小,可能这一次,就是自己的归宿了…… 刘二冒充伊藤盛景,在曰本生活,就是靠这串七眼麒麟打发时间。 ……………… 神情有些恍惚的刘二,根本没有意识到,茅一在挣脱丧门钉的同时,将背部十几根长达数尺的锋锐骨刺,一股脑射了出来。 刘一面容严肃,用摸金一脉中的命格法门,缓缓为手中的第十七杆大旗,灌注着某种未知的力量。 刘十八本身武道境界不高,仅仅普通的六七品。 和茅一突破九品变异的力量比较,就是一只大大的蝼蚁,两者完全没可比性。 “啸!” 所以,十几支骨刺,呼啸着射来,刘十八几乎没有防备。 等到他听见骨刺划破空气的音爆传来,一切都晚了…… 关键时候,却有三个站得最近的人影,悍然挡在刘一祖孙三人面前。 “嘭!” “嘭!” “嘭!” “轰轰轰轰!” 连续的闷响和音爆h将刘十八和刘二惊得不知所措! 刘十八呆痴间,暴风三号,将臣老九和秦大三人,从他身边冲过去,迎面联手拦阻茅一的攻击…… 看着眼前惨烈的一幕,刘十八额上冷汗哗哗淌下,目中尽是震怒,颤声道: “不!老村长?祝英台,梁山伯……” 十几根骨刺,连番击中李来富,祝英台和梁山伯三人。 这三人,是照顾刘十八最久的人,其中李来富恨不得从小就洗刷刘十八的尿布长大的。 感染病毒的祝英台,则是黑狱中的患难之交。 更加令人惋惜的是木杉正雄,梁山伯! 祝英台和梁山伯这一对怪异的欢喜冤家,最终还是如他们的名字一般,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曰死…… 李来富,仅仅只有六品武道的实力,精通的是索命门暗杀之法。 但,这位傲视国际杀手界一辈子的豪杰,在茅一这个怪物面前,却没有丝毫招架之力。 十几根骨刺中,起码有五根,直接插进李来富的身躯。 “吼!” 李来富受到致命重创后怒吼一声,就算被击退四五米,也强泊自己停在了刘一的身前,没有打断刘一。 接着,李来富嘴角含笑,看着冲来的刘十八,涌出大块血污,艰难道: “十八,李爷爷也要去了,答应爷爷,照顾好俺儿子…… 二狗和翠花,他们是你叔和婶子,你是吃翠花的奶长大的……” 说完,李来富面上笑意更甚,眼中满是慈祥,伸出手缓缓向刘十八肩头扶来…… 扶到一半,那只枯瘦的手,永远停下,定格不动了…… 李来富,五脏被骨矛击穿,傲然站立,含笑而逝…… 刘十八悲愤的面容,却十分诡异,特别诡异…… 他面上的表情,十分突然的由愤怒和悲伤,转化为微笑…… 接着,刘十八不吭一声,看着远处哭红双眼的翠花含笑点点头,挥手将李来富的身躯收进次元空间。 祝英台和梁山伯,两人的样子极为惨烈,而又特别温馨。 两人,其中一个丑到极点的女人,和一个老掉牙的白发老头。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珠瞪得老大,嘴角含着微笑对视着…… 梁山伯吐口气,艰难的看着呆住的陈颢文道: “过来!” 陈颢文战战兢兢的走上前,目中满是悲伤,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而悲伤。 “帮我翻译吧!死了死了,遗言要用曰本话说!” 木杉正雄,微微一笑,吐出一口鲜血。 接着木杉正雄叽里咕噜,艰难的说了两句,谁也没听懂的话。 在场的,唯有两人听明白了,一个是陈颢文,一个是山本柳义! 接着,陈颢文沉默着走开…… 祝英台凄惨一笑,脉脉含情的看着木杉,苦笑道: “到底!俺还是没能变回原本的女儿相貌,给你这老东西看一回,真是遗憾啊……” 祝英台又扭头看着刘十八,含笑道: “兰花门,不能绝后,我怀中的传承,交给……交给!” 最终,祝英台的目光环视一周,无奈的落在和茅一血战不休的暴风三号身上。 “兰花一门掌舵,必须是女人!在场的,唯有三号能接受。 那就给传她吧,好歹她也是个母的……” 刘十八听到这,终于再也忍不住,凄然泪下…… 这是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不早一些将太岁给祝英台一些? 为什么会这样? 自己在怕什么? 怕太岁的秘密和次元空间暴露么? 但这样一来,这些忠心跟随自己的人,图什么? 到死了,还留下了遗憾! 更别说,他们还是为自己祖孙三人,挡刀而死! 刘十八面上带着微笑,静静的看着两人同时咽气,死死抱着对方…… 他的眼泪,却最终还是没忍住…… 合上两人眼幕,刘十八将两人的尸身,也收进次了元空间, “梁山伯的遗言是什么?” 刘十八看着陈颢文问道。 陈颢文阴着脸,伸手从怀中拿出一个地图交给刘十八,低声道: “他想和祝英台葬一块,这地图是华夏西脏一个叫沙姆巴拉山洞的地方。 他说,这里有一个神秘的东西,叫做地球的轴心,他是地理学家,让你找地方……” 刘十八闻言一愣,暗道:沙姆巴拉山洞? 希特勒得到白色手环的地方? 难道不是上杉玉漱他们,弄的古怪? 难道其中,还有什么其他东西?和手环没关系? “嘭嘭嘭!” 三声爆响再次传来! 联手对敌的三号,老九和秦大,也被茅一之手击退…… 与此同时,在场众人,却猛的感受到一股莫名的颤栗! 众人同时看去,颤栗的源头竟然是微微闭目的刘一。 此时的刘一面色安详,没有一丝血色,唯有他手中那杆漆黑大旗的旗面,在缓缓飘扬…… 石窟中此时有些微热,却没有一丝的风! 飘扬的旗面,是怎么飘荡起来的呢? 众人不寒而栗,静静的看着面色肃然的刘一! 身后,茅一狞笑着大步冲来…… “唰!” 白发飘扬的刘一,双目猛的爆出两股耀眼精光…… “聚!刘家十八代气运武道于一身,置死地而后生。 刘一祭拜列祖列宗,血祭阎王旗……” 说道这,刘一竟然挥挥手,从他自己的白色手环中,掏出一个硕大的玩意杵在地面上! 刘十八仅仅看了一眼,便瞬间崩溃! 这是刘一,第一次刘家屯诈尸之时,特嘱咐自己镇压三尺坟头的那一枚“镇气钉”! 一根又粗又高的电线杆…… …………………… ps:这个是今早第一更!算是0点加更,延迟一些。第二更,早上7点更新! 今儿个礼拜一,照常还是求订阅,月票,推荐吧!感谢诸位好友力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