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十七大旗、抉择【0点加更】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604章 :十七大旗、抉择【0点加更】

木渔舟死,而茅一却还在猖獗大笑,叫刘家祖孙三人跪下? 刘十八凝眸怒视,暗中却轻声对身后静立的暴风三号低语道: “你上吧,能宰了就宰了他,宰不了就拖住他……” 良久,刘十八身后没有声音传来,而茅一的大笑声,更加猖狂。 静极而动…… 刘十八身后,一条纤细的黑色人影一闪,速度惊人的向茅一冲去。 是暴风三号…… 其实,刘十八就是试试,看看暴风取得人身之后,是否还听自己的命令。 如今看来,情况良好! 三号极为敏捷,面对比自己高大得多的巨大茅一突然出手,向他几乎和梁柱一般粗的腿弯一脚扫去。 “轰!” 突然出现袭击的三号,将茅一惊得一愣,接着便一声怒吼,伸出右手挡住三号一腿,另一根镰刀般的骨刃急速剌来。 “嘭!” 茅一的右手和三号的左腿对撞一击,发出一声震天巨响。 三号被这一击震得倒退七八米,而茅一竟被三号一腿,再次踢倒坐在地上…… 这时,观战的刘一和刘二父子对视一眼,同时怒吼一声: “并肩子上,今日他不死,咱们就得死。” 刘十八一行人闻言,除了几个确实没任何能力的人之外,其余人也各自掏出各种武器一拥而上…… 有三号牵制茅一,众人轻松许多,但力量大得令人绝望的茅一,仍旧没受到多大的伤害。 三号的力量也极为惊人,并且速度极为迅捷,可她的每次进攻,却依旧无功而返。 皮厚肉糙的茅一,防御力太过惊人,更别说他的背部,有一排随时能杀人的骨刺,肋下还有多出来两只比镰刀更加锋利的义肢。 三号的每次进攻,都会被那两只灵活的义肢阻拦,明显造不成多大的伤害。 刘十八一直没出手,眼眸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死死盯着茅一的每一个动作。 “秦大,把你的短剑扔给三号!” 刘十八突然大叫一声,他看出来了,身无寸铁的三号,也破不开茅一体表的那一层皮。 秦大闻言二话不说,凌空将自己的短剑朝三号扔去。 三号接住短剑,反而却不急着进攻了,而死努力防守,绕着茅一快速盘旋起来,时不时抽刀在茅一身上,用短剑刺一下! 而此时,面色苍白,准备半天的九级变异强者刘一,突然甩出十六杆黑色大旗,朝跌坐在地面的茅一,迎头罩去,口中爆出一声怒吼道: “一字二字双阵眼,三字四字逆阴阳,五行六门悔生死,七道八相火连天…… 九十二字悟前世,十一十二坠轮回,十三十四耗寿元,十五十六镇乾坤!” 两句唱诺完毕,刘一竟一口逆血,喷在手中仅剩的第十七杆大旗上,面色霎时惨白如雪。 这最后一杆旗,是李来富手上的,刘一这辈子,都从未用过这最后的一杆旗,这是送给徒弟李来富的护身大旗。 而在此时,刘一却将这最后的第十七面旗拿了过来! “爹?不要啊,你刚刚施展一十六字奇门遁甲术,和上杉玉漱大战一场,现在还未恢复,若是强行……” 刘二急忙拉了父亲刘一一把。 刘二扭头看着同样苍老的儿子,微微一笑道: “今儿若输,你以为咱们还能活?” 刘二闻言不再言语,面色阴沉道: “刘家三人,能活下一个足矣,爹你要是去了,我也随你来……” 这时,站在刘一身后的李来富,却突然插嘴道: “十八的娘,生死不知,师弟你真舍得走?” 刘二面色惨白,羞怒道: “上阵父子兵,你这老头气血两亏,根本没法催动十七杆大旗。 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最后的一杆旗,是阎王旗。 别说你催动不了,就算大阵能发动,你也必死……” “吼!好大的胆子!刘一你真的不想活?想当年我等两人,还在曹操营内相交莫逆。 你就不能考虑一下,和我茅一共享荣华富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茅一突然扭头,凄厉的瞪着刘一和刘二父子。 这时,一直默默催动体内金蝉蛊的刘十八,终于缓了口气,一步赶了过来,焦急道: “老东西,你准备干啥?” “干啥?劳资准备拼命了,还能干啥?你真以为这黑衣小娘们能拦住他多久? 你看不出来,这身体不是她的,都不熟悉,十成实力发挥不出来三成,顶多一两分钟,茅一就会反击……” “嘭!” 说话间,茅一身边却巨响连连,除开三号,其余刘十八的一行人也没闲着,奋力的往茅一身上杀去。 就算没多大伤害,总能延迟他恢复吧? 这时候,相对清闲的,竟是一开始就带着剩余四五千兵,微微后退的蒙天放。 蒙天放此时没法,只能默然看着前方大战,他也没法带兵过去,这里的地势太狭窄了,五千大军也施展不开。 “嘭!” 刘一的十六杆大旗轰然飞来,均匀插进茅一周围,方圆十米的地域。 茅一感知力极强,刚看到十六杆大旗落下,便突然扭头,扭曲着眼眸,瞪着刘一狂笑道: “你刚和上杉玉漱大战,哪里能驱使第十七杆旗?” 这可是阎王棋,我茅一说不定,也能顶一旗段时间咧?我就不信你还能施展出来!” 刘十八闻言大惊失色,忙问道: “阎王旗是什么东西。” 刘二默不作声,他无法说服这老头,干脆想其他的办法。 看着儿子充满求知欲的眼睛。刘二想装也装不过去,直接道: “你爷爷,打算去找茅一麻烦,你看他身体虚能啥样?能战才出鬼了,去了也是送死! 说道这最后一口阎王旗,就有一些来历了天地阴阳遁术中,只有十六一门旗子。 其他人都不知道,这老头最厉害的就是这最后一杆旗……” “有什么特别?” 刘十八讶然,轻轻捂住自己的喉咙,内里的一只金蝉蛊也要准备好了 “前面的大旗,都仅仅只有十六字,为啥?因为前面的,都是摸金一门的风水法门罢了。 但是着最后一个大旗加上去,十六门就要多一门出来。 那一门旗子,据说极为诡异,使出后,据说能吞噬虚空,连掌旗的人,也无法幸免。” 刘十八呆痴道: “风水十六字,分别为天、地、人、鬼、神、佛、魔、畜、慑、镇、遁、物、化、阴、阳、空…… 竟然还能多了一门,是哪一门?” 刘二凝重道: “死门!” 刘十八一愣,大怒道: “胡扯,死门是乾坤风水罗盘上的三十六门之一,和这十六门没半毛钱关系!” 刘一不管他们父子争执,犹自又吐出一口鲜血喷在大旗上。 “呼!” 大旗受了血,仿佛活过来一般,嘭的一下旗面紧绷,一股阴风平地而起! 刘一面色严肃,口中念念有词,挥手画出一个玄奥的符号…… “天地无极,大道同归,置死地而后生……” “爷爷,不要。” 刘十八父子扭头惊叫。 “轰!” 三人争执之时,身后却突然发出一声震天巨响,黑衣三号被挣脱左脚丧门钉的茅一,挺起左脚,一脚踹飞…… “哼!想死就成全你们。” 茅一巨大的头颅狞笑,突然转身,背部一挺一绷,接着一松…… “嘭!” 数十声音爆响起,十几枚锋锐的骨刺急速射来,肉眼难级…… “小心!” 李来富惊叫一声。 来不及了…… 刘十八祖孙三人中,两人措手不及,刘一则在施法催动大旗,无法应对。 此时竟然有三个人,毫不犹豫的抢上前几步,悍不畏死的拦在刘一,刘十八,刘二祖孙三人前面…… …………………… ps:第三更总算出来了,今天延迟不少时间!晚上0点就到明天,加更一章补偿,然后明天白天照常3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