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3章:你方唱罢我登场、谁是局中人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573章:你方唱罢我登场、谁是局中人

“曰本海军将,山本柳义!” 茅一,也就是劳子一句话,吸引了那些从未见过山本柳义的人关注。 关注的人中,当然也包括刘十八。 见到山本柳义出现,上杉玉漱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原本的上杉玉漱虽然经过病毒改造,但毕竟不属于战斗类的变异人,在末世仅仅是个棋手罢了。 她最擅长的是动脑,而不是动手,她相信在自己几乎完美的布局下,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此时见到山本带着军队出现,让上杉玉漱最后一丝担忧也悄然隐去。 山本柳义迈着军人的步伐异常稳健,他的身后,跟着副官伊藤盛景…… 他缓缓走到众人面前,微微点点花白的头颅,嘴角翘翘,诡异一笑…… 接着,山本柳义转身,带着伊藤,走到上杉玉漱身边站定,双目平视,默然不语。 上杉玉漱看了看山本柳义,含笑道: “山本君,伊藤君,辛苦了。” 山本柳义微微弯腰点头,目光却死死的盯着老逗比,刘十六和刘十八。 伊藤盛景,此时也目不斜视,凝立不动…… 刘十八却记起,在莫斯科拍卖场中的一幕,这个伊藤,是华夏间谍? 假如,乌克兰的峡谷是个局的话,伊藤的属性,却也不好妄断了…… 这时,刘十六没看一眼山本,而是转头看着茅一身边的茅十三,嘴角一咧道: “乖儿子,你都喊了老子二十四年爸爸,还没腻歪?还不把你那身皮给蜕下来? 你能骗过上杉玉漱,却骗不了我,自己的儿子,我这个做爹的怎么会不知道。” “哼!” 茅十三冷哼一声,浑身一震,一层皮从头部落到地面,看起来仿佛是一种高级的硅胶制品。 褪去伪装的茅十三,竟也是一个面相俊俏的中年男子,表面年纪大约有四十多岁,看起来颇为英武。 刘十八冷冷的看着茅十三,就是他在忽必烈古墓中,差一点点将自己一行四人击杀,身手不凡,接近九品实力。 看了几眼,刘十八才疑惑的扭头,瞪着刘十六怒道: “老家伙,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是谁的儿子?” 刘十六暗暗一叹,眉头微皱看了对面的上杉玉漱,伊藤和山本一眼,轻声道: “二十多年前,你爹和唐季礼那家伙,最后一次前往秦岭秘地,后来却诡异失踪。 一年后,这个茅十三,化妆成你爹的摸样,去找到了唐季礼,一同来到刘家屯中,将你送了回来。 茅十三将你送回,便向我告知,说要去秦岭见你娘上杉玉漱。 茅十三做梦都没想到我是谁,也并不知我早就识破了他的谎言。 接着,爷爷用命数推断之后,肯定了你就是刘家的血脉,于是我就困守在刘家屯,寸步不能离去,下定决心,一定要将你养大。” 刘十八静静听着,接着问道: “说了半天,你等于没说,我娘到底是谁?” 刘十六苦笑道: “说实话!你娘是谁爷爷真不知,只有你爹才知道。” “那好,你说你到底是刘十六还是刘八?我到底是刘家第几代传人?” 刘十八瞪大了眼珠,直直的看着自个爷爷。 花白头颅抖了几下,最终刘十六才苦笑道: “其实,你就是第三代传人,严格来说,你叫刘三,而你爸叫刘二,而我就是刘一。” 刘十八闻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呆痴道: “你就是刘一,刘八也是你?八品巅峰的摸金校尉?或者说九品? 那我呢,我感觉就活了二十多年,没剩下的,你别告诉我,我也是变异人。” 刘十六苦笑道: “你不是什么变异?,年纪也不大,其实你爸也才五十五岁你则二十四岁。”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你多大岁数的时候,生下我爸的?” 刘十八迷惑不解,心中却暗暗焦虑。 “多大年纪生了你爸?这个我倒还真记不清,好像就是五十多年前吧……” 刘十六艰难的回忆着。 “好了好了!我也懒得问你,你看现在俺们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 刘十八有些不耐烦。 “容易啊!咱们静观察其变就好,狗咬狗一嘴毛罢了! 你瞧好了,这就是人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到最后,你永远也看不透。” 刘十六摇头晃脑大笑一声,敞开的棉袄下,两块精瘦的排骨一起一伏。 “你们爷孙讨论完了?那么咱们就来解决一下眼前的事,到底要两败俱伤,还是和平解决?” 上杉玉漱凝视着大笑的刘十六,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老家伙有古怪。 不等刘十六表态,本名劳子的茅一笑道: “你现在人多势众,除非我脑子坏了,才跟你斗,啧啧啧,斗了上千年了,今儿个你才算露面了。 一帮普通士兵,每一个都拿着星空战舰上的标准武器手炮,一千人来个齐射,恐怕我就跪了吧?” 说道这,茅一竟也大笑起来! 上杉玉漱看着大笑的茅一,不知道为啥,也掩着小嘴,娇声笑起来。 刘十八扭头看着自己身后的十几个人,个个面色严峻,未见一丝笑容,他不由纳闷,笑啥子? “哈哈哈哈哈!” 突然,刘十八身边的老逗比刘十六,也跟着大笑起来。 “嗡!” 刘十八心中猛的一颤,警兆? 警兆来得非常的突然,这是一种命师特性! 其中最最主要的,是“运”和“功德”两种,加上命数,阿修罗三杀证道中,对隐匿杀气的感应? “运”“命”“德”“杀”四气合一! 一股眼力难见的诡异气息,从刘十八经脉中磅礴爆发,环绕周身。 就在这一刻,刘十八感受到了这股杀气来自何处? 竟然来自,爷爷身后的六耳猕猴? 此时的六耳猕猴,双眼微闭,唯有异常的,是满头金毛在微微颤动…… 刘十八面色大变,额上冷汗渗出,偷偷捏住随身军刺,往刘十六身边靠靠。 站定后,刘十八暗暗心神一震,用那只路小林用命换来的本命金蝉蛊,对秦大发出一道隐晦的指令! 秦大一愣,接着不动声色,轻轻拉着将臣老九,悄悄站到六耳猕猴的身后…… 电光火石时间,平地响起三声炸喝: “动手!” “动手!” “动手!” 三声大喝,分别来自于三人口中! 白发怒张的刘十六! 娇艳如花的上杉玉漱! 面色阴沉的茅一! 三声余音未散,从这三人身边或者身后,诡异的爆出三声巨响! 三位强者,竟各自受到来自于身后的偷袭重击…… 刘十八睚呲欲裂,看着拳速逆天的六耳猕猴,一击打在爷爷刘十六的心口。 而六耳身后的老九和秦大,却赶不上这快若闪电的一击,触手不及…… …………………… ps:今日第2更完毕,下一更下午的3点30分更新!我把更新时间延迟一小时试试。 坑爹,竟又延迟!据说网站今日在分频改建,因为月票榜分开,刘十八的月票多少,就看各位力挺了!先给诸位鞠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