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51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与此同时,在刘十八四人发现古墓的同时,刘家屯山下的山道小路上驶来三辆警车。 通往刘家屯的山道并不能行车,于是那几辆车就停在了山口。 从警车上走下九个警~察,顺着山道,径直往刘家屯走来。 山道上,此时早已清理干净,那些被杀死的黑衣曰本人的尸体,早就被屯中的村民藏到野葬岗中草草掩埋隐藏。 走在前面的中年警官,是襄城县紫云镇,镇派出~所的所长张光烈。 李来富表情冷漠,看着趾高气扬,满面春风的张光烈,抬手捋一下胡须,颤巍巍道: “刘家屯今天要祭祖,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请回吧。” 张光烈楞了一下,他当了那么多年警~察,还头一次听见山野农夫不把警~察当回事的,不由从鼻孔里面喷出一声冷哼。 “哼!我今儿个来这里抓人,希望刘家屯配合,否则就犯了包庇罪,要吃牢饭。” 看见所长发火,站在张光烈身后的几个镇上的警~察立马上前,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连忙上前一步,暗中打着眼色,接着满面正义呵斥道: “李老头,你别不识好歹,张所今天亲自来刘家屯视察,顺便追捕逃犯。” 说话的胖警~察看起来有些滑稽,挺着一个大肚子,长着一张菩萨脸。 让人看着难受的是,那么胖的身子,竟然塞在一套略小一号的警服里,连肚子上的两颗纽扣都扣不上。 一看就是脑油肠肥,混吃等死的那种人…… 这胖子李来富倒认识,恰巧就是管理这一片村落的辖警。 胖子的名字比较喜气,也不知道他爹妈哪根筋弄错,竟然叫:赵狗蛋。 乡下人,起名就是简单,贱名好养活就是理由! 赵狗蛋也确实好养,养到二百斤体重。 赵狗蛋因为体型的缘故,做了五六年门警。 后来,不知道怎么走了大运,镇派出所的一个辖警因病死了。 后来,新来的领导张光烈矮子里面找长子,竟然把他这个有点份量和资历的老门警,提拔做了辖警。 赵狗蛋也算一步登天,最起码工资多了不少! 不过赵狗蛋此人的确有点歪门道,数年下来在他的辖区楞是没出一件案子,辖警的位置稳如泰山。 这赵胖子,做人也四面圆滑,各个区的辖警都因为各种问题换了一波又一波,唯独赵狗蛋像个不倒翁。 赵狗蛋虽然看起来面目滑稽可恶,却从来不横行乡里,鱼肉百姓。 不光如此,这家伙竟然还是破案好手,有一副独到眼光。 接连数年,将辖区内的几件陈年积案给破获了,在镇上也混了个好官的名声。 老村长李来富看见赵狗蛋说话,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接着面色一板,转头冷眼对张光烈冷笑道: “赵狗蛋我认识,那是我们镇的父母官,你是哪根葱?我们刘家屯不欢迎,请回!” 听见李来富这么一说,张光烈不由恼羞成怒,心想:自己堂堂所长的面子,难道还比不得赵狗蛋这个辖警? 张光烈露出轻蔑一笑,抬手慎重的整理一番警服,正正警帽,双手背在臀后,慎重道: “我是张光烈,是紫云镇派出所的……” “好了,好了,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哪里来回哪里去,走好不送。” 张光烈的自我介绍还没发挥,就被李来富打断,不由一口气憋在喉头,面色血红,羞怒交加。 这下他的面子上有些不好看了,手一挥对身后的几个年轻干警下令道: “拉开这死老头,进刘家屯给我搜,将刘十八这个杀人犯抓出来!” “你们敢!” “轰!” 李来富手上拐杖一顿,伸手拦住几个小警~察。 李来富阴着脸,看着张光烈冷笑道: “老头子也活了一把年纪,你们就这么冲进刘家屯,我看不妥当吧? 你们是警~察,不会不懂法,老汉问你们一句,搜查证有吗?” 听见这糟老头当属下的面,再次落自己面子,张光烈面色铁青,咬牙切齿,傲然挺挺胸,嚣张道: “进去抓逃犯,要什么搜查证?在紫云镇这一块,老子就是王法,咋地?” 张光烈这样狂妄的语气,连站在他身边的赵狗蛋都有些听不下去,不由劝道: “张所,按照规矩只能询问,要是进屯子大肆搜查,我看不妥吧?” “赵狗蛋你给我闭嘴,什么时候你说了算数?给我进屯,搜。” 张光烈大手一挥,对着赵狗蛋吼道。 见所长这样说,几个有些犹豫的警~察相互看看,快步往村口走去,准备越过李来富和他身后的几个村民进到村里。 见张光烈这样的做派,赵狗蛋不由有些愤怒,正准备开口说什么…… 哪知张光烈突然转头冷笑,用只有两个人才听见的声音,悄悄在赵狗蛋耳边道: “我看你是不是心里有鬼啊?我这里可有线报的,据说刘十八一早就潜逃回了刘家屯,并且这里还发生了械斗。 另外你不要忘记了我的提拔之恩,据说刘家屯有很多老物件,很值钱的。 你要是乘机给刘家屯扣个罪名,私藏文物古玩什么的,说不定得了好处我还赏你几件。 我也好巴结一下上面的人,我的位置往上提提你的也能提提,现在这年头,老物件有价无市,你懂的……” 赵狗蛋闻言面色铁青,瞠目结舌…… 这年头,到底是怎么了? 不管是人是鬼都想着捞一票? 难道老百姓,山里人就不是人?由得你胡来? 自己确实是胖,但那是吃的自家肉,从没剥削过辖区里的山民! 当然了,偶尔的接受一些野味也是有的,咱不是好这一口嘛? 但是你这堂堂所长,这吃相也太难看了,竟然要借着抓人的机会,进人家屯里巧取豪夺? ……………… 正在这里,异变突起,几个小警~察走过李来富和他身后村民身边的时候,李来富冷哼一声,举起拐杖,往两米宽的山道上一横,嘶哑冷笑道: “没有老汉同意,我看谁敢硬闯刘家屯?老汉反正八十多岁,也不介意拉人跳崖找个垫背,断气之前也开开杀人的荤……” 张光烈闻言脚下一个踉跄,胸口一阵气堵,气得哆嗦道: “穷山恶水出刁民,你这老头想暴力抗~法吗?劳资枪毙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