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2章:航天飞机、蛤蟆曰比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502章:航天飞机、蛤蟆曰比

曹雄背着一个破麻袋,鬼哭狼嚎的跳上三轮车。 大咬着牙,奋力踩着三轮车,向前,再向前…… 三轮车小小的车斗上,挤了三个人,接近四百斤。 “嘣!” 一声脆响,三轮车的链条竟然断了? 最终,刘十八四人,还是没能跑赢那一群挥舞锄头的乌克兰大妈,还有老爹! 最后,刘十八在次元空间内,找到一个黄金铸造的尿壶,交换了四个人的“自由”,另外加上曹雄背后的破麻袋…… 破麻袋里面,有八只被拗断了脖子的洋鸡。 吃饱喝足之后,刘十八还拉着一个胡子打着卷的乌克兰老头,窃窃私语了一番…… 一位热情过头的乌克兰大妈,自告奋勇修好三轮车,欢天喜地的将刘十八一行四人,送出了村…… 往后几天,通往华夏的路上,一路上偷鸡摸狗,鸡飞狗跳。 刘十八一行人,终于进入了哈萨克斯坦境内。 …………… 白哈巴村,被称为华夏国的西北第一村和西北第一哨,位于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铁热克提乡境内。 这里位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边境线上,距哈萨克斯坦东锡勒克仅数公里。 而白哈巴村,被誉为华夏最美的八个小村之一。 这天,从喀纳斯湖到白哈巴村弯弯曲曲的公路上,转场的牛羊成群结队。 公路旁的天然草原上,搭建了一排毡房或者蒙古包,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集市! 集市上热闹非凡,有卖抓饭的,还有拉条子的,也有卖烟酒杂货的,更多的则是卖一些廉价化妆品和山寨服装的。 而在遥远的公路尽头,此时却出现了四个衣衫佝偻,灰头土脸的乞丐。 四个人步履蹒跚,渐渐的走近小小的集市。 四人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几乎无法分辨上衣和裤子有什么区别! 其中,有三人满脸漆黑,胡子拉碴,另有一人勉强能分清眼睛和鼻子。 但,毫无例外!四个乞丐的眼中,都泛着狼一般的凶残,鹰一般的锐利,熊一般的贪婪…… 特别是这四人的眼珠,隐隐冒着绿油油的光芒,乍一看十分吓人。 “老曹,这次该你了。” 四人中,块头最大的那个开口说道。 “咋又是我?” 一个胡子都黑了的老头,眨巴着眼珠。 这时,四人中那个比较俊俏的,幽幽叹道: “快些吧,这一路上,每天吃鸡都吃腻歪了,换点别的东西吃吃!” 过了几分钟,这个华夏的边陲小村白哈巴村,小小集市的热闹地段,突然多了一个魁梧的乞丐,和一个躺在地上盖着草席,露出十个漆黑脚趾的活尸…… 这四个看起来极为凄惨的人,正是千里迢迢,步行回到华夏的刘十八一行! “锵锵锵!” 秦大拿着一面,不知在哪捡到的铝合金锅盖,卖力敲了起来: “来来来!看一看了啊!瞧一瞧了啊!各位老爷们,父老乡亲,大嫂小媳妇。 今日我父子初来宝地,上天不公,老父偶得风寒过世,无片瓦遮身。 还请各位高抬贵手,赏俺个饭钱,最好还能赏一块破烂棺材板子钱,让我葬了老父!” 小小的集市上,喧闹嬉闹的氛围,瞬间被破坏,寂静得诡异…… 丝丝阴风吹过…… 白哈巴村的村民,同时呆痴,愣愣的看着这个站在中间敲锣打鼓的大个子乞丐! 咋这么安静呢? 秦大鼓眼皱眉,仔细回想曹雄一路上教给自己的那些江湖卖艺切口! 是不是自己哪里说错了? “咕!” 吞了口唾沫,秦大瞪了一眼不远处冒着葱花油香的烙饼,接着面容一整,接着高声道: “看稀楸看古怪,上有航天飞机,下有蛤蟆曰比。 天上飞过的蚊子俺晓得雌雄,地上爬过的蚂蚁俺晓得公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八百年,后知一千年…… 今天,俺给大家表演一个本事,叫做活人倒地,死人翻身…… 各位父老乡亲,看得爽的……” 看着秦大站在那敲着锅盖滔滔不绝,口吐莲花,刘芊芊古怪道: “咋没人响应一下?” 站在刘芊芊身边,一脸漆黑的刘十八苦闷道: “不会吧?我们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吆喝一下,还有人给几个馒头吃呢。 咋回到自己国家了,反而被无视了?连馒头也哄不到了。” 敲锣打鼓十余分钟,围观的人确实不少,却一分钱赏钱也没看见。 饿得前胸贴后背的秦大,终于将敲成渔网的锅盖一扔,走到刘十八身边叹气道: “主人,俺是不是说错了?今儿个咋没效果捏?俺都快饿死了!” 刘十八的神色十分凝重,严肃的点点头道: “难为你了,和曹雄学得这么快。” 秦大黑着脸道: “主人,咱们还是去抢吧?这些人不是咱们的敌手。 咱们先抢那个卖葱油饼的,实在饿得受不了了……” “没错,先抢了吃一顿!” 这时,躺在地上诈死装爹的曹雄,也一咕噜爬起来。 曹雄擦了把额上的汗珠,沉重道: “你看,咱们华夏的人,冷漠到了何种程度? 老汉死人翻身炸了尸,都没人理会,估计也是被人骗多了!” 刘芊芊捂着嘴,不可置信道: “这地方景色优美,但却很偏僻,真不敢相信,这里的人,曾经经过了什么样的骗局。” “哈哈哈!” 这时,四人背后传来一阵大笑。 扭头一看,竟是一个面孔黝黑的年轻男人。 秦大不满的瞪眼道: “你笑啥?” 年轻男人实在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这次好像笑岔了气! 过了几分钟,男人才用显得有些夹生的普通话解释道: “其实,并不是这里淳朴的人们冷漠!而是因为,白哈巴村的人古老相传,都说的蒙古话。 至于你们说的什么,他们根本就听不懂。” 刘十八四人闻言一愣,茫然对视一眼! 这叫什么事啊?在国外这么显摆一下,还有几个外国人,勉强听懂华夏语过来搭讪,甚至给一些小钱。 回到了国内,华夏语竟然不好使了? 怎么会有这么令人崩溃的事? “主人,咋办?饿死了!” 秦大眼中凶光必露! 刘十八牙一咬道: “先把买饼子的,卖奶茶的,对,还有那个卖烤全羊的,抢了吃饱再说。” 刘十八现在的脑子也一团糟,想什么东西都没边际! “叮铃铃!” 口袋中,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刘十八拿起电话一看,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国际号码,瞬间就想到那天的乌克兰老爹。 秦大见刘十八脸色难看,忙问道: “主人,你不做声,俺就去抢了?” 刘十八冲秦大做了个禁声手势,按下接听键。 电话接通,果然是那个好心的乌克兰老爹,在电话急匆匆道: “老板,这个峡谷外面真的有动静了!” 刘十八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接着道: “据说,来的是什么三国考库队。” 刘十八擦擦额头冷汗,清清嗓子问道:“来了多少人?” “很多人,看架势,要把那个坍塌的峡谷发掘出来……” 刘十八神色一整,严肃道: “最好想法混进去看看,随时告诉我,你的发现。 你别忘记了,金色的尿壶,价格可不低……” ……………… ps:这几张过渡章节,大家别急,今天3更完毕,我们明天早上7点再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