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剥人皮的艺术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50章 :剥人皮的艺术

越往下看,刘十八越胆战心惊,千百年的谜团今曰终于揭晓…… 原来,这十七具尸骨,就是和自己的祖先刘一同时代的十七个摸金校尉。 刘十八心中也有一些不解,既然自己的祖先刘一已经知晓这个极为隐秘的墓穴,本身又精通寻龙点穴术和风水术,为什么不将自己的尸骨移到这里? 想到这里,刘十八回头看看曹雄,疑惑道: “老曹,你说刘家祖先,为什么不将自家尸骨移到这?至少可以缓解一下倒霉十八代的诅咒吧?” 曹雄此时的神情,渐渐平静下来,古怪的看了刘十八一眼,又看看站在那里对十七具尸骨指指点点的李二狗夫妇。 “十八,你不妨仔细看看,那十七具尸骨有什么古怪?” 曹雄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惧色。 “有什么?不同?” 刘十八嘀咕一声,走进一些,转头看去。 “啊!” 这一看,刘十八顿时吓了一跳,惊叫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激起一阵阴风。 李二狗也被吓得倒退三步,惊惧的瞪着刘十八问道: “咋了?小主人?” “没什么,我就是奇怪,这些尸体什么看起来和活人一样?除了没眼珠和牙齿。” 刘十八凝视着十七具尸骨,轻声解释道。 “是咋,看这些尸体的皮肤和头发,和现在的大活人没啥两样,就是眼眶那里两个大黑洞,怪吓人的。” 翠花吧唧一下嘴唇,补充了一句。 以前,刘十八曾经在许昌蜡像馆里见过一些名人蜡像,栩栩如生,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真人。 眼前的十七具站立尸骨,就和那蜡像一样,看起来极为吓人。 听说在欧美国家,曾经有一个残忍的杀人狂,用活人做成蜡像,后来被人发现死于非命。 “呼……” 一阵诡异的阴风在大厅中刮了起来,将靠墙火槽中的青色火苗,吹得左右摇晃。 “当……当家的,有鬼?” 翠花畏惧的往李二狗身边靠了靠。 “鬼个锤子?俺从小活到老就没见过鬼,世界上哪有这玩意? 嘘……你个败家娘们说啥呢?你不说老子还不怕,你一说老子怎么浑身发毛?” 李二狗额头的白毛冷汗,唰的流了下来。 “嘿嘿嘿……” 一声阴笑传来,将刘十八和李二狗夫妇再次吓得左顾右盼。 “老曹?你鬼笑个啥?吓死我了……” 刘十八瞪着冷笑的曹雄怒道。 曹雄闻言一愣,抬手指着自己道: “我哪里鬼笑了?没啊!” “啊?” 刘十八闻言,面色大变。 不是你在笑? 难道是我在笑? 难道这墓穴中还有第五个人? 见刘十八惊惧的到处张望,曹雄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讪讪道: “我的意思是,刚才笑的人确实是老汉,但是我就随便笑笑,没有你说的那么渗人,什么鬼笑?” “你吓老娘?信不信老娘一箭射死你?” 受到惊吓的翠花,愤怒的拿起弓弩,搭箭指着曹雄。 “啊?别……我就随便,随便笑笑!” 曹雄右手握紧开山刀微微一颤,眼中泛起一丝凝重。 他有些看不透这装傻充愣的老太婆,也没有把握闪过那一箭。 “算了,翠花大婶!其实曹老头不是故意的,是我们在自己吓自己罢了。” 刘十八无奈打了个圆场。 接着,刘十八不露声色的看了曹雄一眼,问道: “老曹,你知道些什么?” 曹雄踌躇一下,抬头仔细的看了一眼十七具尸骨,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师傅,也就是你爷爷曾经和我说过,以前曾经有一种十分邪门的风水阵。 说这个风水阵邪门,是因为摆阵用的是人,并且一定要满怀极大怨念死去的人。” 刘十八闻言,脸刷的一下白了,疑惑道: “什么叫,怨念极深?” 曹雄闻言呆了一下,同样面如死灰…… “这个风水阵,叫十八连环阴阳夺魂阵,根据传说,需要十八个有极大气运之人来布阵。” 曹雄继续解释。 刘十八闻言身形一震,低声咕哝道: “十八个?曹操属下的十八个摸金校尉,不光是用来盗墓的?” 曹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接着道: “没错,他是用来在自己死后摆连环阴阳夺魂阵。这种阵法据说可以保存阵中之人魂魄永世不死,留待转生。” “那你说的邪门怎么解释?” 刘十八疑惑的看着曹雄问道。 曹雄枯树般的面容抽搐了一下,嘴角微动,最终长叹了口气,苦笑道: “其实,这也是我曹家的先祖曹操做下的孽。” 说到这里,曹雄往前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和刘十八并排站定。 接着曹雄抬起左手,指着不远处阴森的十七具尸体,恐惧道: “十八,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么?” “不知道,你说!” 刘十八脊背发凉。 “这些人,都是被活活剥皮而死,死状极为残忍。” 曹雄轻声解释道。 这时,李二狗摇头晃脑插嘴道: “曹雄,你别以为老子傻,俺看仔细了,那尸体完整得很,哪里有剥皮的样子?” “是的是的,当家的最聪明了。” 翠花皱着老脸,适时对李二狗媚笑恭维一句。 “那是!刘家屯除了俺爹,就数俺最聪明……” 李二狗得意洋洋,挺挺干瘪的排骨胸,竟然回头美滋滋的在老翠花的菊花脸上亲了一口。 “吧唧!” “呕!” 刘十八看着翠花那张比老黑还丑的脸,忍不住干呕一声…… 这,真应验了一句老话:丑人多作怪…… 曹雄铁青着脸,看着这一对平均六十岁的活宝秀恩爱,阴森的笑了一声,古怪道: “普通剥皮肯定不行,十八,不知道你听说过一种四个字的典故没有剥皮冲草……” “剥皮冲草?什么意思?” 刘十八浑身泛起鸡皮疙瘩。 “这种布阵人偶的做法,极为讲究,首先在红土地上挖一个一人深的土坑,然后在坑里放一个火盆,将土坑里面烧得滚烫。 接着将准备好的殉葬祭品打昏,浑身扒光,直直的放到烧得火热滚烫的土坑里,将四周的缝隙用红土夯实。 等祭品被烫醒的一刹那,用一把银造小刀,在祭品天灵盖的位置,从后往前在头皮上割开长约一尺的口子。 最后,将数量不等的水银,从割开的头皮那里灌进去,水银的重量把祭品的皮和身体分开。 这时,祭品开始挣扎惨嚎,但是坑中的土夯实了,祭品血淋漓的肉身,直接从割开的头皮处钻了出来,独留下一副完整的人皮在坑中。 再接着,有专人往留下的人皮中充填药草,保持人皮不腐,充满后恢复祭品生前摸样,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十七具尸身。” 刘十八,李二狗,翠花三人,听着曹雄不紧不慢的解释,不由同时打了个冷战,感觉四周阴风秫然…… “爹啊,吓死翠花了!” 翠花两眼一翻,差点晕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