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鸠占鹊巢司马懿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49章 :鸠占鹊巢司马懿

四人手上的手摇发电手电筒,也就能照着前方约五六米的距离。 模模糊糊看去有一个巨大的空间,到底有多大也说不清楚。 进到石门后,门的左边离开地面一米高的地方,有一个像马槽一样的东西。 但是,要比一般的马槽要窄很多,里面有一层薄薄的灯油,和甬道里面的墙灯应该是同一种。 这种灯油有一种古怪的味道,看起来泛着琥珀一样的金黄,有些粘稠。 刘十八悠然用手指沾了一点,发现很是沾手,这时却不是研究灯油的时候,刘十八点燃打火机凑了过去。 “嘭!” 火焰升腾的声音,将刘十八几人吓了一跳,接着四人看见一个叹为观止的火龙,顺着火槽沿着整个空间的外围蔓延过去。 火苗泛着诡异的青色,高度约有半米,要不是刘十八退得快,说不定都能将他的眉毛给烧着。 随着火槽点燃,整个空间瞬间明亮起来。转过身来的刘十八,顿时被眼前出现的一暮,惊得目瞪口呆。 整个空间其实就是一个极高的大厅,四面都是山石。 刘十八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无数的青铜玉器堆在大厅中间,仿佛小山一样。 整个大厅的全貌展现在四人眼前,给他们的感觉就只有一种,那就是震撼。 大厅的面积约在一千平米左右,靠着外围墙体,围着一圈火槽,泛着青色火苗,将整个大厅照得非常明亮。 大厅中间堆着的,其中有一部分青铜礼器,还有极少的一部分黄金制品。 有大小不一的银块,包括各种古玉,还有几个青铜铸造的小鼎,甚至还有一些古代的兵器铠甲。 绕过小山一样的一堆青铜玉器,刘十八四人膛目结舌,久久合不拢嘴巴…… 在大厅的最深处,刘十八竟然看到了十几个人? 没错,一共有十八个人! 端坐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黑色全身铠甲的人,严格的来说,是一个死去不知道有多久的尸体。 尸身面前有一张长约两米的长案,长案后面就是那盘腿坐在地上的尸身。 这具尸身所穿的铠甲是全身甲,这个人死前并没有带头盔,头盔就放在长案上,靠近左手边的地方。 按照铠甲的样式来看,是属于秦汉时期的物件。 尸身枯萎的脑袋上留着一头白发,古时的男人老得比较快,一般五十多岁就已显老态龙钟。 所以年纪,光凭眼看这具尸身,是说不准的,但肯定是一个年级很大的老者。 老者的尸身,虽然已不知死去多久岁月,但胸膛却挺得笔直笔直,一种凛然严肃的气势扑面而来,让刘十八隐隐升起一丝敬畏之心,不敢直视。 此时的曹雄面色狰狞,满面复杂瞪着这具尸身,拿着开山刀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处在兴奋中的刘十八并没有发现曹雄的异样,唯有李二狗夫妇暗暗的将曹雄夹在中间,警惕的盯着他。 金银珠宝,古玩玉器这些,仿佛对李二狗夫妇没有一点的吸引力,他们在乎的就是祖训和自己老头的嘱咐,刘十八的安危时刻放在第一位。 老黑则没心没肺,绕着大厅东闻闻西嗅嗅,不停的转着圈…… 刘十八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不动的三人,稍稍往前走了几步。 长案上,靠近头盔的地方,还放着一把带鞘长刀。 刀身约有四尺,古朴苍凉的刀鞘让刘十八暗暗心喜。 真是好东西啊,如此完美的古物件,价值连城! 除此之外,长案上还摆放着一卷漆黑的书简,刘十八随意将表面的漆黑擦拭几下,注目一看,却不是竹简,竟然是用玉石条串在一起的玉简。 长案右边放着一方印信,四四方方,上面雕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老虎。 虎尊大印,这种大印在古代,一般的人可不能用,只有那些皇族,或者是君侯一个级别才有。 怀着一种敬畏的心态,刘十八缓缓走到长案侧边蹲下,带上手套,轻轻将那方大印端在手中。 大印拿在手上很沉,使用玉石雕刻而成,重量约有三斤上下,翻转来一看,大印上刻的是隶书。 关于秦汉三国时期的历史,刘十八十分精通,据他所知,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前,各个国家使用的都是小篆,汉朝后期以及三国时期演变成隶书。 在小篆前是大篆和甲骨文,秦朝统一后的官方文字就是隶书。 此时,刘十八瞪着手中这方大印,手微微抖了起来,经过仔细辨认,大印上有七个金色大字: “宣皇帝,司马仲达!” 司马仲达是谁? 一般没有熟读历史的人知晓不多,但是换一个名字,知晓的人就多了。 司马仲达就是曹魏时期的司马懿! 司马懿,军事奇才,在五丈原拖死诸葛亮! 同时,司马懿也是东晋王朝的奠基人,可以说没有司马懿,就没有三国一统,没有司马家的崛起。 刘十八目光复杂的放下大印,回头看了面目扭曲的曹雄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老家伙,你已经知道他是谁了?没错,他就是毁灭曹家的罪魁祸首司马懿。 这个地底墓室,其实就是曹操七十二疑冢中正真的墓葬。 司马懿死后,吩咐其子司马昭鸠占鹊巢毁曹操尸身,用自己的肉身掠夺曹家气运,然后才有了司马炎取曹魏代之,建立东晋王朝。” 听到这里,曹雄双手抖得更加厉害,眼中泛起一丝凶光…… 刘十八见状再次叹了口气…… 在司马懿尸体后面,还站着十七个身穿铠甲的尸体。 走到近前,刘十八和曹雄才惊惧的对视一眼…… 令人惊惧的,是站在后面的十七具身穿铠甲,站在不同方位的尸体。 这些尸体看起来栩栩如生,连面上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 尸身的表情充满恐惧,愤怒,惧怕,有的张大嘴巴,有的瞪着眼睛,面容扭曲…… “这些尸体真有趣,咋个都没眼珠和牙齿呢?” 这时,李二狗站在刘十八身后咕哝了一句。 没眼珠和牙齿? 诡异的尸体! 想到这里,刘十八看向长案上的玉简,也许一切谜团,就在这个玉简里。 轻轻转身,刘十八转到长案另外一边,轻轻将其中一卷玉简拿在手中。 串联玉简的是上好蚕丝,历经千年竟然还没有腐烂。 玉简入手有一种温润的感觉,白里透出一丝青色,但具体是什么玉,刘十八就不知道了。 怀着激动的心情,刘十八缓缓展开手上的玉简,入目是一排排隶书小字…… “历时三载,司马昭寻曹操疑冢,移父司马懿尸骨占曹氏十八龙脉之一,夺其气运,成就霸业! 疑冢中,发现殉葬之十七名摸金校尉,属发丘中郎将,用以守护曹操之阴魂。 司马昭发现,十七具尸身排列成罕见风水大阵,于是继续用来镇守司马懿的尸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