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4章:解释下、为啥要站着尿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484章:解释下、为啥要站着尿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更真? 听见刘十八这话,秦大和曹雄,都有些莫名其妙! 贝加尔,刘谦? 不是已经确认了,这家伙就是来自英联邦的魔术师贝加尔么? 怎么一转眼,又成了皇子辩、刘谦? 相反,贝加尔听见刘十八的话,神色间却没有多大的波动,坦然的注视着刘十八。 秦大反应不慢,伸手拿出短剑,猛的架到了贝加尔或者刘谦的脖子上。 刘十八笑着挥挥手道: “秦大,不要紧张!这家伙虽然变化多端,真真假假,但是近身战斗力基本等于零。” 说完,刘十八看着贝加尔微微一笑,用充满调侃的口吻,看着贝加尔再次问道: “你说呢?” 良久,贝加尔才吐了口气,疑惑道: “你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刘十八哈哈一笑,指着贝加尔,看着曹雄大笑道: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死不认账,我预计了一下。 历代五山八门的红手绢中,你刘谦就是那个将幻术和骗术,修炼到登峰造极的那个人!” 说道这,刘十八自嘲的一笑道: “其实,我也是刚刚想到的,你特么连皇子辩都能冒充,还有什么你不敢的?冒充个贝加尔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吧?” 说完,刘十八仍旧马不停歇,指着贝加尔道: “有本事,竟然能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故意让我看见你的腿毛? 有意思啊,刚才我就在想,既然能把头发变成金黄,为什么就不能把腿毛也变成金黄呢?” 曹雄听到这,仿佛也明白了什么,古怪的看向贝加尔的裤腿。 贝加尔的裤腿处,此时竟然紧紧的扎了一个缩口! “过去了接近两天,这腿毛多少也要长一些出来,你要是不介意,能否把裤腿撸起来,给老汉鉴赏一下,到底是黄还是黑?” 曹雄摸着下巴,瞪着贝加尔。 此时的贝加尔,面色一阵白里转黑,接着黑里转白。 良久,贝加尔终究叹息了一声,苦笑道: “原本我就不服,凭什么五山八门的人,要听你摸金校尉的调遣。 如今看来,还真骗不了你,真实和虚妄,在摸金校尉的面前,果然很难糊弄过去!” 刘十八凝视着贝加尔或者刘谦,淡淡说道: “现出你的本来面目!” 贝加尔无奈摇摇头,将双手放到颈后拨弄了一下,往上一掀,竟摘下了一个头套,头套上还飘着金色的头发! 呈现在刘十八面前的人,果然是那个在莫斯科音乐大厅中的刘谦。 这时,刘十八却不为所动,挥手对秦大下令道: “割一刀试试,我感觉还有一层!” 秦大咧嘴,提着短剑上前! “别别!我自己来。” 刘谦苦笑一声。 紧接着,这家伙头皮晃动间,又揭开了一层面皮! 下面,竟然是那个在拍卖会上,和刘十八套近乎的常天! 常天,现任华夏,驻俄罗斯大使,体态微胖! “还有,再揭!” 刘十八不为所动! 刘谦看着秦大手中短剑,无奈又揭开了一层惟妙惟俏的伪装。 从常天,瞬间又变成张雄…… 这下,连刘十八也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 怪胎,这家伙绝对的怪胎! 难怪这家伙对自己的动静了如指掌? 连死去的特工张雄,都是这家伙伪装的? “我瞧着,怎么有点象华夏的那个川剧,变脸?” 在华夏的川剧中,变脸手法大体上分为三种: 抹脸、吹脸和扯脸,此外就要靠?气! 而眼前这一位,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家伙,竟然真的将变脸这门艺术,练到了无可匹敌的地步。 变个脸不算难,难的是还要伪装成不同的人。 秦大此时,同样瞪着一双牛眼,呆痴道: “主人,把他的脑袋切下来算了吧?” 贝加尔或者是刘谦,也不知道叫啥的家伙浑身一抖,无奈道: “别,我一下都拿下来。” 接着,仿佛蝴蝶脱皮一般,一张又一张面皮从他的头上落下……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华夏的,欧美的,从少女到老妇,从少年到老翁,零零碎碎不知凡几…… 最终,呈现在目瞪口呆的刘十八,曹雄和秦大三人面前的,竟然是一个看起来极为年轻,高挑俊俏的小娘…… 刘十八和曹雄对视一眼…… “咳咳!继续,还有……” 刘十八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 “真没了。” 站在三人面前的这位眉如柳,眸如星辰面若桃花,绝美无比的少女,娇滴滴应了一声,恢复了本来的声音。 “我不信,让我摸摸!” 刘十八坚持的摇摇头。 “真没了……” 美貌的小娘,面色羞红,转身从衣内扯出了一根长长的白色布条。 刘十八呆痴的看着四五米的白布,扭头看着曹雄问道: “这是啥?” 曹雄嘴唇颤抖,咧嘴扭曲了半响,才吞了一口唾沫,古怪道: “十八,老汉看确实没了,这就是她的本来面目了。” 刘十八鼓着眼珠,看看曹雄,又看看转过身来,面色羞红的美貌小娘。 接着,刘十八僵硬眼神,瞪着地上长长的布条,艰难的吐出三个字: “缠脚布?” 秦大此时浑身一震,忙纠正其中一个错别字道: “胸……” 面目娇媚的小娘,恶狠狠瞪了秦大一眼! “咳咳咳!” 刘十八捂着嘴,咳了几声,眼神瞬间落到小娘的上身,胸…… 好大的两坨…… 这,真不是一般的大! 真难为她了,这么大一对小白兔,竟然能隐藏得这么严实? 刘十八又看了看地上四五米的一条白布! “小姑娘,老汉这辈子就佩服过一个人,那就是俺的师傅,刘十八的爷爷! 这下,老汉佩服的人里面,又多了一个,那就是你,五山八门中的绝顶天才……” 曹雄由衷的赞叹了一声。 而此时,秦大却没说话,呆痴的盯着小娘胸前,一对大得惊人的玩意…… 最终,秦大问出了一个连刘十八和曹雄都崩溃的问题: “小娘子,昨个你和我一起宫殿大门后面撒尿……” 顿了一顿,秦大又道: “俺记得清楚,你和俺是站在一起尿的,这是怎么回事?俺脑子不好,你给俺解释一下……” 刘十八和曹雄对视一眼,瞠目结舌,貌美如花的小娘,终于咬牙切齿的蹦出三字: “臭流芒……” ………………………… ps:今天第2更完毕,第三更下午五点至六点之间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