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鸠占鹊巢、绝代骄雄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482章 :鸠占鹊巢、绝代骄雄

刘十八心头,泛起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一幕一幕进墓之后发生的事,在刘十八脑中轮番放映了! 最终,脑中的画面,停在画着壁画的那个甬道中…… 那个眼神深邃,气势无边的男人,那个能让忽必烈俯首的男人。 最终跨越千年,遥遥一指点向刘十八的额头! 刘十八瞬间惊醒,几秒之内,后背就被冰凉的冷汗浸透。 这个高台上的男人,就是刘秉忠,刘侃,也叫子聪和尚。 最重要的,在刘十八的猜测中,刘侃就是刘八…… 他的尸骨,为什么会在这里? 刘十八没有脑残,他清楚记得,爷爷曾经说过,紫云十八峰内隐蔽角落,埋葬着刘家历代祖先尸骸…… 那么,假如眼前的干尸是刘八,他为什么会单独死在这里?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爷爷刘十六的叮嘱,一定要凝聚刘家十八代霉运,才能逆转乾坤…… 刘十八身上背负着,为刘家奋力一搏,逆天改命的使命。 他要累计十八代人的全部霉运,将十七代先人所有的大气运,全部凝聚己身。 要么一飞冲天,要么万劫不复…… 但,刘八的尸身,却出现在一个不该出现的地方,这是为什么? 刘十八眼眸一闪,暗道:不行,这具尸身,一定要带走…… 此时,刘十八转念立时想到了昨天,来到宫殿大门前看到的一幕。 诡异的宫殿门匾上,有一个多大的“镇”字。 难道,先辈刘八,将尸身坐化,端坐于此,是为了镇压什么邪物? ………… 这时候,走在最后的贝加尔,嘴中却嘟囔道: “会不会又是活尸?被咬一口就没法活了。” 听了贝加尔的话,虽没人表态,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因果。 一定要当心,万一真被咬一口,肯定不好过。 刘十八静静的凝视着这具干尸,他对这具干尸有一种莫名的敬畏和恐惧。 秦大转头看了看刘十八。 在刘十八的点头示意下,秦大拿着短剑,将手电咬在嘴里,缓缓走过去,轻巧的爬上了高台! 谨慎的来到干尸身边,秦大举起短剑,顺势准备劈砍。 刘十八见状吓了一跳,赶紧喝止道: “不要毁尸,他,是这座宫殿的主人……” 贝加尔奇怪的看了刘十八一眼。 “你们没有发现么,这座诡异的宫殿格局,有些眼熟。” 曹雄仿佛想到了什么,适时的将话题岔开。 经过一晚休整摸索,曹雄和秦大早就将一楼大殿摸了个清清楚楚。 整个大殿的布局,从表面看,应该属皇宫一类的标准建筑。 如果非要再描述得细致一些,有些象临朝殿。 也就是说,整个格局有些和古代皇帝上朝的那个大殿类似。 中间有一个一米多高的高台,前方有一个腐朽长案,可惜昨晚被秦大当做柴火烧了…… 高台上端坐的人,按照位置来看,应该是九五之尊,也就是皇帝一类…… 想到这,刘十八身上抖了一下,刘八怎么可能是皇帝呢? 在史书的记载中,刘秉忠在蒙古帝国中,最高职位就是位列三公。 三公和帝王,完全不搭边! 但是,在这墓地中,却不能以常理来推断,连忽必烈的活尸都能看门,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宫殿的主人,不是帝王,就是刘八这个风水宗师本人。 鸠占鹊巢,绝代骄雄…… 听了刘十八劝阻,秦大好奇的看了干尸一眼,又回头疑惑的看着刘十八。 刘十八点点头,一把推开贝加尔和曹雄,轻轻的跨过帷幕,来到高台上。 刘十八用矿灯照在干尸上,仔细端详,难道这就是刘八? 干尸头部低垂,从外面的皮肤来看,本身没有腐烂,只不过风干成皮包骨罢了。 干尸的背部有些佝偻,但是形态却有些诡异,一个人的腰,不可能弯到如此程度吧? 看不清干尸的相貌,刘十八又将矿灯朝干尸的身后照去! 刹那间,刘十八眼神僵硬,心中却暗暗的一震:不对! 给自己带来熟悉感觉的,不是这具干尸,而是干尸身边的某个东西?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给自己这么强烈的感应? 接下来,曹雄也翻身来到高台,左右看了看,才凝重的解释道: “这个干尸,也不是这座宫殿的主人。” “不是这里的主人?” 站在台下的贝加尔翻翻白眼! 那这高台上的干尸会是谁呢? 曹雄冲刘十八和秦大招手。 刘十八见状和秦大一起翻到了曹雄所在的侧面,这时刘十八才清楚看到干尸的服饰和摸样。 干尸身上的衣袍,和先前在壁画上看到的蒙古白色长袍差不多,几乎腐烂。 唯一保存还算完好的,却是脚上的那双鞋! 你若细看那双蒙古人特有的马靴,不难发现,在马靴的脚背和侧面,用金线描绘着一些图案…… 苍狼白鹿? 金线描绘的是苍狼白鹿? 眼前的干尸,并不是自己的祖先刘八,而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蒙古人。 假如刘十八预计不错的话,这具干尸和前面守门的那个,长着长指甲的变异活尸一样。 那个变异活尸,是忽必烈早逝的儿子,真金! 而这一个,必定也是忽必烈其中一个儿子之一! 他们是被蒙古人,誉为血脉纯正的黄金家族的一员。 全部是成吉思汗铁木真的后代! 高台上,曹雄和秦大仔细的上下翻动查找。 过了一会,曹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 刘十八见状收回思绪,凑过去看了一眼。 “主人,此人是被杀死的。” 秦大凝重的指着干尸身上,对刘十八解释道。 刘十八点点头,干尸腰部以下的长袍,几近成灰,完全腐朽,吹口气都能散了。 而在干尸背部,顺着脊梁骨,有一道极为恐怖的裂缝。 “这是什么?” 刘十八强忍着面上的震惊,自言自语。 “这是被某种弯刀,劈砍出的一道惨烈伤口。” 秦大适时的解释道。 听见秦大解释,刘十八心中一动,这个人是谁,难道是被人杀死之后,故意放在这里? 其目地是什么? 想着想着,刘十八不禁感到脊背发凉…… 不由自主,他又想到大殿门口,那个牌匾上 大大的“镇”字! ………………………… ps:这是今天的第3章,下一章更新在晚6点到7点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