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阴森的地底世界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48章 :阴森的地底世界

刘十八轻轻在那块小青石上敲了了几下,愕然发现也是实心的。 青石墙后没有空洞回音,那么代表墙体后面没什么东西? 满面疑虑的刘十八正准备走开,忍不住用脚在小青石上用力踢了一下。 “吧嗒!” 这时,刘十八才发现小青石好像有些松动,不露声色的再次蹲下,细细观察。 “十八,你走开一边。” 曹雄站在刘十八身后,古怪的说道。 “咋了?” 刘十八龇牙咧嘴瞪了曹雄一眼。 “真不知道你爷爷都教了你一些什么东西,这就是极为简单的一种机关术罢了,我来打开,你站一边去。” 曹雄阴着脸怒道。 刘十八讪讪的站起来退到一边! 曹雄放下背包蹲了下来,将手掌贴在小青石上,用力往里面推动。 “嗨!” 见没什么动静,曹雄也上了火气,闷哼一声,深吸了一口气,凝力再次一推…… 猛力一推下,那块青石竟陷进墙体,约一指左右。 正在这时,刘十八面色一变,感觉整个祠堂轻微的震了一下,穹顶上噗嗤噗嗤掉下很多灰尘和一些鸟粪。 “小主人,你快过来这边。” 门口传来李二狗瓮声瓮气的叫声。 从供桌后钻出来,走到祠堂前面,刘十八和曹雄二人惊讶的瞪大眼睛。 就在刘十八刚才站立的那块石板,就是那块前数后数四十九的那一块,竟然不见了…… 快步过去一看,刘十八发现在青石板原本的地方,竟出现了一个宽约一米,高一米五见方的甬道,那块青石板,则沉到了最下面。 刘十八古怪的皱了皱眉心道: “不是实心的么?怎么会有一个洞……” “老黑,下去走前面!” 刘十八回头叫了一声。 老黑闻声唰了一下蹿过来,趴在阴气森森的洞口嗅了一下,便直接跳了下去。 “二狗叔,翠花婶,你们走最后。” 刘十八看着同样瞠目结舌的二狗夫妇说道。 “小主人,俺们走前面吧?有危险也好有个提醒?” 李二狗看了翠花一眼,咕哝了一句。 “不,前面有老黑探路,没事的,你们走后面,对了,今后不要叫我小主人,就叫我十八就行了。” 刘十八挠了挠头,想起了小时候和爷爷扒翠花家窗户偷看洗澡的糗事。 翠花这老娘们都五十多了,那身子还白嫩白嫩的,风韵不减,也是个异类。 ………… 接着,刘十八从背包里面拿出手电筒,提着开山刀,将背包背好之后,在前面用打结扣固定,轻轻的朝黑漆漆的甬道跳了下去…… 刘十八落地之后,曹雄也谨慎的随后跳了下来,拿出两个手电筒递给了李二狗夫妇。 刘十八佝偻着身躯往前看了看,老黑在不远处五六米的地方等着自己,警惕的瞪着前方未知的黑暗中。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漆黑且充满腐朽气味的甬道,高一米五左右,宽度一米,刚好供一个人弯腰缓缓前行。 “走吧!” 刘十八深吸口气,壮着胆子跟随在老黑身后,缓缓沿着漆黑的甬道往前走去…… 四人走得很慢,刘十八边走边四面打量,整个甬道里非常干净,但是空气却异常浑浊。 可能是长期与空气隔绝的缘故,甬道里灰尘也不太多,甬道用祠堂上同样的青石堆彻而成。 “十八,这地方年头不短了,当心一些。” 曹雄在刘十八身后轻声嘱咐了一句。 “嗯,没事的,难道这地方还有什么古怪不成?” 刘十八随意答了一句。 曹雄沉默了一会,阴森的笑道: “那可说不定,这世界上无法解释的事情多了,老汉我小时候就听说过有尸变这样的奇闻。 就说那后天灵体的人形太岁,你要不是见过,能相信有那种邪恶的东西么?” 刘十八闻言,浑身汗毛倒竖,哆嗦了一下,回头怒道: “你个老几把养的,别吓老子好不好?这可是你曹家的祖坟。 就算有幺蛾子,也要看你的面子是不是?我听说那种尸变的东西,专门找和自己有血脉联系的亲人下手。” 边说,刘十八边狞笑着回头看了曹雄一眼…… 紧接着,一股莫名其妙的阴风吹来…… 手电筒照在刘十八脸上,阴森的笑容将曹雄这个胆大包天的老头也吓了一跳…… “你个兔崽子,人吓人吓死人你知道不?” 曹雄抿着嘴,拿刀的手抖得厉害。 “呜呜呜!” 不远处,老黑低声呜咽了几声。 老黑? 发现了什么东西? “嘘……” 刘十八和曹雄惊惧的对视一眼,同时拿起开山刀,静步往前缓缓挪了十几米。 手电照去,却发现老黑仰着头,吐着舌头,瞪着青色墙砖上镶嵌的一个灯台。 刘十八随意那手电往前方照了照,发现墙上每相隔十米左右的距离,墙上竟都有一个灯台。 老黑怎么对灯台感兴趣? 走到近前,刘十八俯身仔细看了看,灯台应该是青铜铸造,只有拳头大小,上面竖着一个小指粗细的漆黑灯芯。 刘十八心中一亮,掏出一根大中华点燃,美滋滋的抽了一口,随手将打火机凑了过去。 这地方都多少年没人来过了,灯台竟然一点就燃? 看着烧得滋滋作响的青色妖异火苗,刘十八不由奇怪,这灯台里面的灯油是用什么材料熬制的? 历经了这么多年还能点燃? “老曹,你说这灯油是用什么做的?要是三国时期的话,都放了一千多年还能点燃?” 刘十八回头看了一脸蛋疼的曹雄一眼。 曹雄眉毛皱了皱,仿佛想到了什么,疑惑的看了灯台一眼,最终摇了摇头道: “我也不确定,说不定是你爷爷添的灯油呢?” 接着四人一狗,就这么一路走了下去,顺手将青砖墙上的灯台全部点燃。 走着走着刘十八心中不由越来越惊疑,甬道不知通向何方? 从地形看,很明显甬道渐渐有往下的趋势,从入口到目前,差不多也走了有半里路,应该到了石鼎峰的山腹深处。 诡异阴森的甬道不知有多长,看样子里面还有一些通风设施,从墙上点燃的灯台来看,里面的氧气竟然还很充足。 就这样往前,大约又走了约半里路,四人一狗的眼前终于出现一个古朴石门。 石门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上面雕刻着一只老虎的图案。 老黑打着转儿,在门缝边嗅来嗅去,低声呜咽,仿佛闻到了什么让它兴奋的味道。 静静站在石门前,刘十八回头看了曹雄和李二狗夫妇一眼。 接着刘十八和曹雄两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将手掌贴在石门上,往里用力一推。 “轰!” 随着一声沉闷的嘎嘎声,石门往里缓缓移动了几寸,迎面飘出来一种说不清楚的奇怪味道。 细细的一闻,好像是甬道砖墙上那种灯油味,同时迎面扑来的,还有无边的黑暗…… 随之,还有一阵阴风缓缓飘了出来,让四人浑身一冷,汗毛倒竖…… “呜……吼!” 老黑背上的毛也竖了起来,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呜咽声。 四人同时屏住呼吸,整个空间瞬间静得可怕,只听见心脏在不停噗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