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8章:午时见血、必死之局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478章:午时见血、必死之局

窝在睡袋中,过了久也没睡着,刘十八伸出脖子看看周围。 贝加尔打着小鼾,口水横流,完全没了魔术师和绅士形象。 秦大半躺在楼梯口不远,细细擦拭着手中的短剑,警惕的盯着黑漆漆的楼梯口。 果然人老了就没瞌睡,曹雄精神最好,拿着手电在大殿内到处查探,也不怕再次掉哪个坑里…… 刘十八感觉眼皮打架,太疲惫了,不知不觉中,终于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 他也不知自己是不是睡着,但是周围发生的一切,还能朦胧感觉到一些。 ……………… “啊……” 不知睡了多久,一声惨烈的尖叫,将刘十八吓得汗毛倒竖,瞬间惊醒…… 睁开眼,一咕噜爬出睡袋,左右一看,刘十八顿时瞠目结舌! 秦大不见了,再接着一看,曹雄和贝加尔也不见了…… 刘十八浑身冰冷,遍体生寒! 不会吧? 难道三个家伙醒来睡不着? 或者,闲着无事,到宫殿二楼去了? 想到这,刘十八急忙朝楼梯方向看去…… 刚刚转身,一股冷风自身后飘来! 刘十八额头一紧,瞬间凝眉注目,暗喝一声,奋力往前冲出两步…… 遇事莫回头,这是爷爷刘十六长期的教诲! 不管预见任何事,往前冲就没错! 冲出几步,刘十八往旁边闪出两步,抽出军刺往后扎去,却扎了个空! 身后,境空空如也,人鬼全无…… 这一刻,刘十八亡魂皆冒,一丝冷汗顺着鼻尖,滴到了地面! 压制着即将暴走的心脏,刘十八轻声呼唤道: “是谁?给我出来……” 话音一落,从楼梯上突然摔下一个人来。 此人,浑身都是鲜血,胸口上有一个碗大的血洞,噗噗往外喷?! 腹部也被一道恐怖的伤口贯穿,五脏混合着污血往外涌出! 脸上也全是血迹,看样子已经断气了。 刘十八上前细细一看,竟然是贝加尔?忍不住一个趔趄,心中暗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贝加尔真的逃不过,那个进到甬道时候看到尸体的诅咒? 奇怪,那个尸体的相貌,不是刘谦么?和贝加尔有半毛钱关系? 一种极为不安的预感,悄悄在刘十八心里蔓延开来! 贝加尔已经挂了! 那么,实力强横的秦大,和老逗比,是不是也有什么不测…… 又或者,按照甬道中第二个发现的尸体来预测,下一个死掉的,就是自己,刘十八……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看谁敢……” 刘十八怒目仰天,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 “吼!” 叫了一声,刘十八感觉自己竟然再次站了起来! 这时,刘十八才发现,后背都湿透了! 而自己,却仍旧在那个宫殿的一层大殿之内。 随着耳旁眼中黑芒闪烁,金星乱抖,阴风阵阵,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浑身一冷,刘十八瞬间清醒了过来! 紧接着,刘十八头晕目眩,往前踉跄两步,觉得撞到了什么人! 紧接着,一股强烈粗犷的体臭,喷涌而至…… 刘十八的第一个反应,这是秦大的味道! 还好,还好,秦大没事就好! 那么曹雄应该也没事。 “秦大,你们没事去二楼做什么?尸魅那么好惹的……” 刘十八怒目问了一句! 话还没说完,刘十八顿时痴了。 秦大竟然瞪着眼珠子,阴森的盯着自己,右手抓着曹雄老逗比的脖子。 他的左手,正拿着那把锋利无敌的短剑,短朝曹?的飘满白发的头颅斩去…… “不要!” 随着剑芒一闪,刘十八出歇斯底里的惨叫,那种深入骨髓的疼,毫无预兆的袭来…… 失去亲人,或者至交好友的疼…… 满脸狰狞的秦大,一把扔掉正在抽搐的尸体,伸手又朝刘十八一把袭来。 “秦大,你到底怎么了?被鬼迷住了?” 刘十八眼珠充血,怒哼一声,拿出军刺准备拼命…… “十八,你个狗曰的,鬼哭狼嚎的干啥子?” 这时,刘十八耳边,竟又响起了曹雄的声音。 “鬼?” 刘十八想也不想,顺手一个大耳巴子抽了过去! “啪!” 大殿中,突然从嘈杂,陷入到诡异的安静…… “主人,你好大的劲道……” 对面的秦大,狞笑着比划着手中的短剑! 刘十八迷迷糊糊睁开眼,第一眼就看见曹雄一张老脸上印着五指山,呆痴坐在地上,面色阴沉得能滴水…… 依稀记得曹雄被秦大砍头的情景,刘十八瞪眼问道: “老家伙是人是鬼?不是被砍头了?还在这里装神弄鬼?” “砍啥?主人,你醒醒吧!” 狞笑的秦大,竟然发出无比温柔的腔调。 有古怪…… 刘十八一惊之间,睁眼四望! 贝加尔睡得正香,火堆边有三个空着的睡袋! 秦大黑着脸掐着自己拿军刺的右手! 曹雄黑着脸,嘴角滴血…… 刚才那一巴掌,不会也是做梦吧? 否则曹雄为啥用这么幽怨的眼神瞅着自己? 刘十八确定刚才在做梦,失神点点头! 这个梦,太真实了…… 真实得让刘十八心底的警兆,愈发强烈…… 刘十八相信这个梦境绝对不是偶然,因为有很多人说过,睡觉醒来很久,偶然会遇到自己曾经梦见的未来…… 其实,这就是对未来的预知,或者命师的感知力…… 要是非要给这种预知安上一个名词,那么它只有四个字:特异功能! “老曹,我刚才在做梦,手黑了一点!” 刘十八不好意思的从地上拉起曹雄。 曹雄气得胡子一翘,转身跑到睡袋边蹲下吃面去了! “秦大,我睡了多久?” 刘十八扭头看着秦大问道。 秦大皱眉之后接着摇头,指指刘十八的口袋! 刘十八掏出手机粗略一看,过去了七个小时,现在正是中午十二点。 从诡异的噩梦中惊醒,刘十八睡意全无,扒拉了一碗面条,让秦大休息去了。 然后,刘十八取出一支烟递给仍旧黑着脸的曹雄,两人面对面,也不说话,就对着吐喇叭。 “臭小子,手感如何?” 曹雄终究人老话多,没忍住。 “挺扎手的,没肉……” 刘十八嘿嘿一笑。 “吗了个鬼,你说你做梦还有那么大的劲道给老汉一耳光?你从小就没做过梦,今儿个是咋回事? 鬼哭狼嚎,内加尔那洋狗子竟然还没吵醒,真是奇迹……” 曹雄喋喋不休的念叨起来。 刘十八看着人老成精的曹雄,不由心中一动,试探道: “老曹啊,你不是六盗七相中的五品相师么?解梦也属于看相的一种吧?” 曹雄闻言,顿时挺直腰杆,得意洋洋的在下巴上轻抚一下,显得格外道骨仙风。 “其实,老汉从你那个鬼地方出来,已经突破到六品相师,四品风水师了……” 一个花白的头颅得意的左右摇晃。 见刘十八面露不屑,曹雄忙面色一整,神神秘秘的小声解释道: “其实,关于解梦啊,老汉还真不精通……” 刘十八好奇道: “那你以前怎么哄人去卖肾的?” “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其实解梦,万变不离其宗,说来说去就四个字,就能打发所有人……” 曹雄眯着眼,笑眯眯的解释。 “哪四个字?” 刘十八眼眸一闪。 “梦里乾坤。” 曹雄伸出四根牛蒡一样的手指摇了摇! “说明白!” “你还没明白?乾坤意味着什么?那就是说梦,梦境中见到的一切,在未来可能会反过来落在你身上……” 曹雄轻声解释,却看见刘十八的面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我见血了。” 刘十八低声补充了一句。 曹雄一愣,死死盯着刘十八的鼻尖,右手伸手在虚空掐指一算,大惊失色的站起来,厉声道: “午时见血,必死之局?” …………………… ps:今天4更完毕,明天早上7点左右我们再见! 感谢大家关注,关于催更希望大家理智一些,以前十八都是两更大家也很愉快!如今吐血四更,反而被催成了狗,欲哭无泪……请大家理解,灵异文不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