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4章:男人得站着尿、不蹲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474章:男人得站着尿、不蹲

大殿门口,方圆无x之内,绝对没有曹雄老逗比的影子…… 刘十八浑身汗毛倒竖,回头刚好看见秦大拉着贝加尔踏进了大殿门口。 “秦大,你看见曹雄老头出去没有?” 刘十八瞪大眼珠。 “嗯?没有啊,我不是押着这叫啥贝的,跟在主人后面进来的?你们前脚进去,我后脚进!”秦大有些莫名其妙的四处张望,顿时面色一僵! 曹雄老头,真没了? 这老家伙,不会让那尸魅抓去了? 这是刘十八的第一估计! 可转念一想,曹老头身手没这么垃圾,好歹也有武道三品的硬实力放在那。 就算打不赢,再不济喊一声的力气,总该有的吧? 并且,他手上还有一支手炮,对付普通的邪物应该也能顶几下。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在眼前消失,难道就这几秒空档,进宫殿内部去了,黑咕隆咚的? 不可能,曹雄不是那种没轻重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刘十八刹那就想起在秦岭古墓中的那一幕。 曹雄被别离拗断脖子的刹那,自己的心里是痛的,那是一种亲情或者其他的什么依赖之情! 曹雄肯定是爷爷刘十六的弟`子,这一点无需置疑,性子好大喜功,但是也不至于进来就不见了吧? “秦大,你刚才真……” 刘十八扭头朝秦大看去,话刚出口,顿时头皮一炸…… 搞什么鬼,秦大一个人,呆痴的站在原地,拿着手电左找右找。 被捆得和粽子一样的,贝加尔也不见了…… “贝加尔呢?” 刘十八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大。 秦大肯定不会说假话。 “俺不知道啊,刚才他就在俺身边,俺就伸手拿出短剑,回头就没看见了。” 第一次,刘十八听见秦大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原来,秦大也有害怕的时候! 以前并不是不害怕,而是没达到那个程度,连忽必烈的活尸都不够格! 但,这个诡异黑暗,阴气森森的宫殿,却让战斗力爆表的秦大,害怕了…… “主人,有些不对劲?” 秦大摸摸脑袋,咧着大嘴。 刘十八左右巡视一圈,嘴角抽搐道: “怎么两个人,一前一后消失了?奇怪!” 他用枪口指了下宫殿大门的缝隙问道: “主人,会不会跑到里面去了?” 秦大最后,还是给了一个和刘十八一样的结论。 从大殿门口数米的地方,跑进黑不见底的大殿深处? 一秒或者两秒,够吗? 超音速飞机加速还要预热呢,何况走路扯着蛋的两个大活人? “扯淡……” 刘十八拧着脸,咬牙切齿的蹦出两字! 黑漆漆的大殿深处,仿佛有一股刺骨阴风,从内里隐隐飘来。 不知是心理因素,还是其他什么,刘十八就感觉心头抖了一下! 那种莫名的惊悚感觉,好像有人在极为阴暗的角落,默默的凝视着自己。 这种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 但,这种感觉也很灵验,因为这是命师的诡异特性,预吉凶,判未来…… 秦大似乎也有不寒而栗的感觉,打了个哆嗦,东张西望道: “主人,俺感觉这宫殿里面,除了咱们,还有其他活的……东西!” 刘十八瞥了秦大一眼,虽然自己也惊惧,但面上却更变得坚强,咬牙道: “咱们别自己吓自己,活的东西,在这没法活下去。” 说这话,其实刘十八心里也犯着嘀咕! 秦大乌鸦嘴就知道瞎扯淡! 其实扯不扯,自己都清楚,否则纯阳尸和纯阴尸是怎么回事? 总不会是吃回魂虫活下来的吧? 其实刘十八知道,肯定又有奇怪的事发生,自己也经过好几件离奇的事,神经还算坚挺…… 如果只有自己,感觉到宫殿深处有危险,说不定是自己乱想。 可连秦大也感觉到不自在,那就有点非同寻常,别看秦大身大力不亏,其实感知力也相当敏锐, 在上面那个布满金色符文的广场上,秦大就是首先感知到黑暗中,有纯阳尸从空中袭来…… 或者说,这宫殿内真有其他的活人存在? 而这时,刘十八心头一动,暗暗骂了自己一声,先前曹雄和自己说,在死人经石碑附近,发现过其他人的痕迹 自己当时太急于追问贝加尔,关于手环的传说,反而忽略了仔细问问曹雄到底发现了什么人。 刘十八不想和秦大讨论有人没人的话题,自己立身的地方,可一座深埋地下,并且远在乌克兰的千年古墓。 更加难得的是,这座古墓的建造格局,甚至风水格局,都是华夏的风格。 而当下,自己身处的宫殿内,潜藏着致命的隐患! 更重要的是,刚才几秒时间,有两个大活人眼皮底下消失,这太过不寻常。 刘十八也在曹雄和贝加尔站立的地面仔细查找,竟没有任何发现。 秦大还想说话,却被刘十八一眼瞪回去! 当务之急,扯没用的多余,应该尽快找到曹雄和贝加尔的下落。 其中,贝加尔绝对不能让他跑出去,必要的话,杀…… 刘十八眼中泛起一丝狰狞…… “秦大,关上大门,咱们一起闯闯这千年难得一见的,飞龙升天地。” 刘十八对秦大摆手示意。 而刘十八,则微微猫着腰,右手拿着军刺,一步一挪,当先朝宫殿深处走去。 秦大那么大块头,此时,竟然也硬憋出别具一格的猫步,走路不带声响! 宫殿从外面看不出多大,但是内部的面具却大得吓人。 刘十八入眼所见,只有弥漫在空气中,那种淡淡的黑尘! 走得越深,刘十八和秦大,心中惊惧的感觉更加强烈! ………… 仿佛消退的浓雾一般,大殿内的黑尘,竟缓缓消散了一些! 刘十八摇摇脑袋,不知从哪飘来一阵诡异的歌声…… 唱歌的是个女子,歌声幽怨凄婉,带着巨大的忧伤…… “秦大,你听见有人唱歌没有?” 浑身冒着冷汗的刘十八,扭头看着秦大。 “啥歌?这里放个屁,都能回荡一百次,主人是不是耳鸣?” 秦大侧耳细听,最终给了刘十八一个差点崩溃的答案。 刘十八再次摇摇脑袋,还是不对! 同时,刘十八心中,浮起四个字: “夜半诡声!” 紧接着,刘十八缓缓蹲了下来,眼神僵硬…… “啪,啪……啪!” 这,脚步声? 见刘十八蹲下,秦大也潜移默化的蹲下身来,抬头就看见刘十八面色扭曲,咬着牙齿。 “主人,你要拉屎么?” 秦大好奇的看着刘十八问道。 “嘘!” 刘十八面色狰狞,气得咬牙回头,将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要尿?俺们得站着尿,蹲着尿算咋回事?怪别扭的……” 憨厚的秦大,终于将刘十八气崩了! 但,很神奇! 刘十八内心的恐惧,竟然在刹那间消失不见,镇定如斯! 回头看着瞪着无辜双眼的秦大,刘十八暗暗赞了一声: 到底是大智若愚,还是无知者无畏? ……………………………… ps:今天四更全部更新完毕,我们明早7点再见。这几天刘十八在吐血,希望大家体谅一些,还是求推荐和月票吧。 争取把最近的更新时间稳固下来,感谢诸位力挺刘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