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不可思议峰回路转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459章 不可思议峰回路转

“火葬场工作服” 刘十八满脸古怪,将刘谦的话重复了一遍。 刘谦阴着脸diandian头,侧头狞笑道: “你以为峡谷中的地狱之火,常年不熄,靠的什么” 刘十八一愣道: “靠什么” “靠的是,我几十年如一日般,往里面添加尸油。” 刘谦嘶着嗓子,嘿嘿的又补充道: “我在峡谷不远处,一个火葬场弄来的,你想想,一个火葬场每天要烧多少尸体 肥的,胖的,男的,女的,少的俄罗斯和乌克兰这边的人,普遍肥胖,每一个身上都肉墩墩的,肥啊 这些人放在老旧的尸炉内,一时半会烧不完的,尸油都会顺着放尸体的活动床架淌到我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大桶里面 每个月凑合一下,那种一百斤的塑料油桶,也能装一卡车吧” 刘十八瞪着眼珠,不可置信的看着刘谦 疯子,这家伙才真的是疯子 幽幽叹了口气,刘十八心神一动,从次元空间中,拿出得自石台上的那一枚白色手环。 “这个手环,是你祖先的,又或者是你的” 刘十八眼中泛着一丝亮光,又泛着一丝好奇。 刘谦犹豫的时间不到一秒,但仍旧还是犹豫了 “这个问题,既然他不好回答,不如让老汉来代劳如何” 这时,从石室更深处一个阴暗角落,却猛的传来一个苍老声音 毫无预兆出现的声音,将刘谦和秦大吓得差dian跳起来,浑身僵硬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里 竟然还躲着一个人 唯有刘十八仍旧面不改色,淡淡的看着黑暗中 刘十八默默凝视良久,才黯然一叹: “老曹,劳资想死你了” “dingdian小说,.23.o<s&“a:2p02p0&“><srpp&“aasrp&“>s;<srp><>啪,啪啪” 随着规律的脚步声,黑暗中出现了一个面色红润的老头。 老头也穿着一套黑色迷彩服,有一颗花白的头颅,下巴上还有一缕山羊胡 正是死而复生的老逗比,曹雄 曹雄面色复杂的站在三米外,看也不看刘谦和秦大,就那么定定的注视着刘十八 刘十八也不说话,就那么和曹雄对视着 一时间,石室中,竟然诡异的平地卷起一股火药味 “曰本人” 姜还是老的辣,最先憋不住的,还是刘十八。 “不是” 曹雄面色古怪的摇头,接着又dian头道: “老汉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有时候感觉到自己是罗战,有时候又感觉自己是孙文明” 刘十八闻言,猛的张大嘴巴,暗道: “次元空间内罗战和孙文明的尸体,果然被你这老小子吸收了。” 刘十八面色一僵,咧嘴道: “接着说,上次在秦岭,你为啥要那么做” “嘿嘿哈哈哈哈嘎嘎嘎嘎” 曹雄听见这话,面容猛的扭曲起来,仰天狂笑 这一笑,震荡得石室ding部的陈年老灰噗噗的往下飞扬 笑着笑着,曹雄笑声猛的一顿,瞪着刘十八厉声道: “臭小子,你脑子呢老曹家的人,能是曰本人” 刘十八面色古怪,有dian疑惑,又有dian不可置信,接着面如土色 刘十八瞬间想到了一件,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原来曹雄老逗比,是给人当了替罪羊 那么,那个隐藏在暗中的是谁 他靠什么来控制曹雄 刘十八面色狰狞,猛的抬头瞪着曹雄,狞笑道: “是谁” 曹雄面色阴郁,咬牙切齿 最后,在刘十八期望的眼神中,曹雄仍旧一叹: “不知道” 刘十八面容凝固,大怒道: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曹雄面色一滞,犹豫了半晌才不确定道: “虽然老汉不确定,但能肯定,李来富和唐季礼,他们两人之中的其中之一,肯定就是那个真正的间谍” 刘十八急得吞了一大口唾沫,焦急道: “他们现在还在秦岭,会不会有危险” 曹雄摇摇头,古怪道: “你以为,你爷爷是泥做的加上你爹你娘,还有几个和秦大一般的杀人机器,谁敢动手” 说道这,曹雄又摇摇头,古怪道: “秦岭古墓,已经没什么好处,为什么还要留在那里除非” 说道这,曹雄转头看着刘十八的手上 虽然曹雄没明说,然而刘十八却心中一亮,仿佛明白了什么 那个能用超级幻术,控制曹雄反水的家伙,要的东西,可不就是自己手上白色手环 原本,秦始皇的那枚手环,一直保存在母亲玉漱那,最后却交给了别离 而别离这丫头,成天阴着脸,阴气森森,生人勿进 所以,那人根本就不知道,手环早就被别离带出古墓,所以,他还在秦岭古墓中,傻不拉几的等机会 紧张许久,刘十八总算喘了口气,眉宇间舒缓下来,伸手指着站在一边神色不定的刘谦,古怪道: “老曹,你的事等下空闲再说,你先给我说说,这小子是谁” 曹雄回头看着刘谦,犹豫了一会,最终叹道: “皇上,千年的恩怨,散了吧” 刚刚松口气,还未松弛下来的刘十八,吓得一下又站了起来 “老曹,你说啥” 刘十八瞠目结舌道。 曹雄古怪一笑,回头看着刘十八,淡淡一笑道: “其实十八你早就知道了吧不要在老汉面前藏拙了。 今日的你,早已不是当年出山时候的你了,果然有藏剑之风” 刘十八嘴角一抽,面色一僵,讪讪坐下尴尬的看了刘谦一眼,苦笑道: “老曹的眼神,还是那么犀利” 说道这,刘十八又掏出四根香烟,走到刘谦身边,一人给发了一根。 dian燃烟,几个人贪婪的吞云吐雾一番,刘十八这才拍了拍刘谦的肩膀,含笑道: “说真的,我很佩服你,能忍辱负重到这样的程度,还在装么皇上” 刘谦此时反而轻松下来,面色坦然的吐了一个烟圈 同时,刘谦浑身的气质,却悄然发生了改变 刘谦从平凡,慢慢变得庄重,从庄重变得肃穆 中等身材的刘谦,仿佛在刹那间变得威风凛凛,不容侵犯 “皇上,要不要刘十八给你请个安道个喜 刘十八调侃了一句 刘谦好不容易营造出的一dian装比氛围,瞬间坍塌 刘谦苦笑一声道: “免了,往事随风去我还是太执着了。你猜得不错,我就是大汉帝国的最后第二个皇帝,刘辩 而我的兄弟,就是最后一个大汉皇帝刘协” ps:今天持续的爆更,每一章之间,间隔一个半小时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