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九山十八峰的秘密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45章 :九山十八峰的秘密

传说中,星光七杀阵按先天易理布阵,用以抵御强敌。 此阵发动时,敌人陷此阵中头昏目眩,迷失方向,足下自乱。 自四面八方射来的箭矢便足以制敌于死命。 ……………… 浓雾渐渐散去,天色露出鱼肚白,露出地面上一杆黑色大旗。 大旗后面,地面上躺了七八个黑衣人,身上插满那种古时翎羽箭,少的两三根,多的五六根。 刘十八愣愣的站在山道上,瞠目结舌看着树林中,树梢上,草丛中,灌木中,悄悄的出现了几十个人影。 这些人有老又少,有男有女,老的白发苍苍,牙都没了,年少的十四五六,满脸幼稚。 毫无例外,这些刘家屯的人手中都拿着一些古老的武器,弓箭。 李二狗,翠花,王二梆子,赵大宝,马柱子…… 一眼看去,竟然都是刘家屯的乡里乡亲,有的是刘十八少时玩伴,更有的是那些每日坐在村口晒太阳瞅人家大媳妇闲汉。 甚至还有几个,走路能扯着蛋,最起码上了八十岁的老头老娘们…… 其中,老村长李来富六十岁的儿媳翠花,走在众人的最前端,头上蒙着一块白头巾,身上穿着打满补叮的夹袄,低着头,熟练的将一副弓箭背在佝偻的背上。 见刘十八望来,翠花诡异的抬起头,咧着没一颗牙的老嘴,阴森一笑…… 刘十八瞪着翠花大眼瞪小眼,所有人没发现,在刘家屯约三里外,有一个蒙面黑衣男子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在惊慌逃离的同时,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看着沉默不语的刘家屯老少爷们,刘十八嘴角抽了一下,习惯性的掏出一个根皱巴巴的大中华,点燃之后猛抽几口。 然后,刘十八才看着颤巍巍走来的老村长李来富,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老村长,我回来了。” 老村长好像没有一点意外,微微点点头,背着手笑道: “十八,先回家。” 然后,李来富又翻了翻老眼,补充一句: “欠我家二狗的两千块钱,带回来没有?” 被李来富的话惊得外焦里嫩的刘十八,愣愣的看着李来富问道: “老村长,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么?我不是很明白。” 李来富往不远处通往屯子的山道上看了一眼,皱眉沉思,然后用很严肃的语调对刘十八说道: “刘家屯的人,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我们是守墓人,这是祖训。” 听见这话,刘十八眼中闪过一丝震惊,有点不确定,轻轻问道: “守的哪门子的墓?” 李来富佝偻的排骨身板一挺,老眼一瞪,浑身浮现出一股骇人威势,看看不远处没有注意这边的曹雄,厉声问道: “这个秘密在刘家屯是忌讳,平时不能谈起,想来你爷爷也不会给你说,那时候你还小。 但是现在看来,你长大了不说,还将麻烦带了回来,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刘十八愣愣的看看李来富,接着用只有一个人听见的声音问道: “守谁的墓?” “守的是老刘家所有祖先的墓,其实刘家第一代家主刘一,是汉朝开国皇帝刘邦的后裔。” 李来富淡淡的看了刘十八一眼,解释道。 说的人不在意,听的人心中却翻起滔天巨浪…… 自己不光是摸金校尉的后代,还是大汉王朝,刘姓皇族后裔? 为什么爷爷没有说过这件事? 刘十八心中渐渐升起一股疑惑…… 李来富微微皱眉,目光深邃看着远处,良久才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紫云山有九山十八峰,其中九山之内,葬着汉高祖刘邦一脉的尸骸,因为这里是极为难得的十八龙脉之地。” “九山十八峰?” 刘十八低声咀嚼了一声。 “有什么讲究?” 刘十八问了一句。 “九具尸骨,保大汉江山不灭,刘家兴旺。” 李来富淡淡的说道。 “据我所知,大汉不是被曹魏给灭了么?” 刘十八眼中泛起一丝疑惑。 “因为曹操,派遣十八名摸金校尉,挖了老刘家隐藏在紫云九山的九座祖坟,夺其气运,毁其尸骨,用曹家血脉占刘家墓穴…… 然后曹操,在自己快断气的时候,将十八校尉尽数殉葬,唯独跑了一人,刘一! 曹操机关算尽,却没有料到刘一是大汉刘家的后人。” 李来富看了远处静静站在那里的曹雄一眼。 “曹雄那老货,就是曹操的后人。” 李来富接下来的一句话,将刘十八惊得目瞪口呆。 刘十八看看白发苍苍的李来富,又看看曹雄,古怪的问道: “据我所知,曹操并没有九代先人的遗骨。” 李来富叹了口气,苦涩道: “曹操亲手斩杀了自己一个儿子,分尸九份,分别葬在九座刘家祖坟之内,将刘家尸骨全部烧毁。” “人算不如天算,逃跑的刘一,乃是九品摸金校尉,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本事。 他借司马懿之手,毁了紫云九山九具曹家尸骨,之后曹魏灭亡,司马懿杀光曹家人成立西晋,三国尽归司马家。” 这时,不远处的曹雄,阴着脸补充一句。 李来富看了看刘十八,又看了看曹雄,接着说道: “但是刘一也付出了惨重代价,用自身九品摸金校尉精通命师,风水,运师的本事,强行篡改命数,破风水大阵,逆天改命。” 曹雄听到这里,阴森的一笑,补充了一句: “这个代价,就是他刘家的后人要倒十八代血霉。” 听到这里,刘十八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明白,愣愣的问道: “那守墓人到底守的是谁的墓?” 李来富背着手,慢慢走到刘十八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用苍老的声音和蔼的笑道: “刘家屯的人,都是刘一的徒子徒孙,我们守护的,自然是刘一后人的墓。 除了紫云九山之外,还有十八峰,这十八峰和九山形成一个极为古怪的阴阳风水大阵,内阳外阴。 十八峰里埋葬刘家祖先的十六具尸骨,紧紧锁住九山一大半的气运,等到十八具尸身齐全,才能正真的逆天改命。” 听到这里,刘十八总算明白了一些,好奇的问道: “您的意思,我要把爷爷的遗骨,在一年内也送进十八峰其中?那也只有十七具遗骨啊?” 李来富面色阴了一阴,苦涩道: “还要加上你父亲的遗骨。” “不,我家老头还没死,只是失踪罢了!” 刘十八愤怒的瞪了李来富一眼。 “二十年前,你的父亲刘十七,孤身一人前往秦始皇陵,自此销声匿迹,他能活下来的机会不超过一成。” 曹雄不阴不阳的插了一句。 “曹老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我倒是好奇,你又为什么这么帮我?” 刘十八愤怒的瞪着曹雄。 曹雄神色自若,看了李来富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帮你,其一是因为我是你爷爷的徒弟!其二,我要将司马家藏在九山之内的尸骨挫骨扬灰,出我曹氏族人一口恶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