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生死阴阳路运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439章 生死阴阳路运

这个地上的尸体,果然是自己 内心煎熬的同时,刘十八的眼眸却奇异的闪烁了一下 因为,那枚从死尸身上摄取的摸金令,中间那个双鱼玉佩,勾起了刘十八的回忆 刘十八瞬间记起,在黑狱中,不男不女祝英台曾经解释过双鱼玉佩的特性 双鱼玉佩,好像连接着两个不同的物质通道,复制出的两条鱼是反的 并且,其中一条复制的鱼,只能存活七个小时 七个小时 自己的摸金令和死尸身上的摸金令,必然有一个是复制的 是次元空间中这一个来自于尸体的这一个 还是自己体内本身的这一个 想到惊骇处,刘十八终究没忍住,心神在自己的那枚摸金令上扫了一下,叹了一口气 属于自己的那枚摸金令,颜色竟在缓缓变淡 那么就是说,属于自己的时间,只有七个小时,或者不到七个小时 然后,自己就要烟消云散,和那条复制出的小鱼一样,永坠另一个时空 刘十八此时心中的震撼,没法表达给任何人知晓 摸金令的颜色变淡可以清晰的显示,地上这个尸体才是正真的自己。 而自己却是另外一个时空的复制品 这怎么可能 难道忽必烈的古墓中,竟然存在两个时空 刘十八心中一动,他想起先前在墓外小山上,自己剥离摸金令,展示给刘谦观看的时候 仿佛有一种灵魂被剥离的痛楚 那时候,自己不知道这痛楚来自于何处 但现在,刘十八看着地上的尸体,仿佛有些明白了 那种未知的痛楚,来自于眼前这个尸体 算算进来古墓,时间超过了三个小时 那么简单的就能算出,fdingfdianf小f说,.23.o<s&“a:2p02p0&“><srpp&“aasrp&“>s;<srp><>属于自己的时间,甚至只有四个小时 刘十八装作若无其事,再次dian燃一支烟来压制自己内心和眼眸中的慌乱。 而他的心神则一动,直接再次将自己的那枚摸金令剥离体内 他想到了一个笨办法,既然那枚摸金令是本体,那么自己把那枚真的摸金令吸收后,是不是会造成时空折叠。 而自己这个坠入不明空间的虚幻之体,能转变成本体 地上的这具尸体,则变成虚妄的复制品 “哼” 剥离摸金令的痛楚,撕扯着刘十八的灵魂。 无边的痛楚,完美的掩饰在寥寥烟雾中 良久,刘十八喘了一口气 自己的那一枚闪烁着黑紫光晕的摸金令,现在就在自己贴身的口袋中,隐隐的,周边有些虚幻起来 刘十八强忍着灵魂上的痛楚,展演给刘谦和秦大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古墓里的温度,不知什么时候下降了,一股未知的寒意袭来。 阵阵诡异的寒意袭来,令刘谦,秦大和咬牙的刘十八感到阴风秫然,脊背发凉 刘十八脑海中,此时嗡嗡作响,仿佛有无数的铁球,在相互撞击,发出轰然巨响 目光闪烁之间,刘十八擦了一把冷汗 看来,要先解决眼前的温度。 自己不能一直运转武道觅气诀硬抗寒意,那样消耗太大,根本不利于自己尝试吸收另外一枚摸金令 刘十八伸手,从地上的那个老款背包中,挑了一件烂衣服比划一番套在身上,大小竟刚好。 刘谦似乎也冷得够呛,见状也上前挑了一件破烂囫囵套上再说。 唯有秦大,仿佛对寒意没多大的感觉,狐疑的看着套衣服的刘十八和刘谦 刘十八心神疲惫,诧异的看了秦大一眼,用眼神示意秦大,到自己身边来 心神一动之间,剥离的摸金令次元空间中,那枚凝实的摸金令转眼出现在刘十八背着的右手上 有秦大这个强悍的生物战士在自己身边守护,刘十八放松了许多,也有更多的精神尝试将那枚来自于自己尸体的摸金令融合进体内 “轰” 咬着牙,忍受着万蚁噬心的痛楚,刘十八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如愿融合这枚摸金令 心神上的无边剧痛,让刘十八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嗝屁,最终,却一口气又缓了过来 最终,满头大汗的刘十八,才自嘲的摇摇头,暗骂自己一声:你这个大 接着,背着手,刘十八偷偷在指尖上撸出一滴鲜血,滴在右手摸金令上 紧接着,刘十八感觉右手一热,心神一动之间,这枚正真的摸金令,如愿回到自己体内。 摸金令入体的刹那,刘十八仿佛感觉自己获得一种新生,浑身的疲态一闪而逝。 心神上的剥离痛苦,在瞬间被一股柔和抚平 “呼” 就在这一瞬间,周围环境猛的一黑,顿时陷入无边黑暗 仿佛过了几秒,又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刘十八晕头晕脑的刹那间,周围又瞬间恢复了光明,头ding的矿灯,也射出固执的光柱 而这时,刘十八,刘谦和秦大三人,却同时瞪大眼珠,毛骨悚然的看着彼此 眼前的淡淡光明,竟然是从蜡烛上发出的 而这两支蜡烛,是刘十八dian燃之后放在那两个傀儡灯座上的。 三个人,不知不觉的,竟又回到刚才的那个有死人经的墓室中 简直,太离奇了 刘十八咬着嘴唇,面容扭曲 此刻的他,仿佛大梦初醒 好厉害的幻术 原来,刚才几人在生门死门中经历的一切,都是幻术 刘谦的尸体,自己的尸体,成堆的尸油,还有摸金令中的虚幻摸金令,都是虚妄 都是幻觉 究根结底,竟是那个坐在石棺前,甜美微笑的少女雕像,和死人经在作怪 用发光眼眸指引,引刘十八三人凝视死人经,不知不觉中,陷入某种千年前就精心策划好,似真似假的幻境中,生死不知 假如自身在环境中迷失自我,那么生既是死 假如突破自身心境上的掣肘,那么死既是生 这恐怕,才是真真的生死阴阳路吧 刘十八心中,再也没有任何的傲气 他对这位千年前,就能布置如此惊天幻阵的风水大师,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的刘十八,终于认清了自己有几斤几两 人外有人天外天 于此同时,刘十八浑身微微一震,一股奇异的暖流流淌全身。 刘十八眼中,露出一股惊骇欲绝 心中古井不波的刘十八,却远没有面上这般轻松 他知道,生死路上是幻境不假 但是,前面互换半截身体的郑丽媛和德国党卫军的军官尸体,可是真的 还有一件更离奇的事,刘十八的心神中,还真的有一枚渐渐变淡,即将消失的虚幻摸金令 而在刘十八,刚吸收的这枚摸金令的次元空间中,所有东西原封未动。 人形太岁,曹雄尸身,食人鼠,绿色病毒源体,一些锅碗瓢盆 摸金令中,多了唯一的一件东西,那件东西不属于自己,刘十八以前从未有过 那是一枚和别离手上一样的手环,和希特勒遗留的手环相同的手环 一枚,白色的精致手环 这枚手环,属于忽必烈 ps:今天两更连续发布完毕,明天早上7dian我们不见不散吧 精彩摸金故事,您值得支持,请下载正版qq阅读器订阅本书,给刘十八一dian奋斗和果腹的动力 这几更消耗了刘十八脑核中巨大的营养,希望大家的月票不要吝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