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天雷滚滚、僵尸马?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428章 :天雷滚滚、僵尸马?

“吧嗒吧嗒……” 诡异的磕骨声,将刘十八和神经线缓慢的秦大也惊了个后背发凉。 “半部死人经,累累万骨坟?” 刘十八在恍惚的同时,嘴中却古怪的念叨了一句莫名出现的这句口诀。 死人经的意思,刘十八已经明白,不知道这万骨坟是个什么玩意? 而这时,秦大的反应却比刘十八要快得多,翻身把丢了魂的刘谦扑倒在地。 坑爹的刘十八,也回过神,赶紧蹲下,爬到刘谦身旁。 秦大,不愧是曾经的古代战士,反映非常迅速,不管看没看见什么怪异,首先从地面捡起几个石块,扬手将傀儡灯座上亮着的蜡烛扔去。 两个傀儡灯座上的蜡烛熄灭,秦大才一个翻身,小声对刘十八说道: “主人,千万别出声。” 因为先入为主的关系,刘十八对忠心耿耿的秦大所说的话非常关注,顿时大气也不出一口。 黑暗中,刘十八紧紧盯着棺材后面,山壁的方向,诡异的声音就是从那传过来的。 好像,原本此路不通的山壁后,出现了一个裂缝…… 而刘谦,却因为秦大无情的折腾,暂时被弄晕了过去。 刘十八全身冷汗,因为命师的预知特性,他感觉到一种未知的危险。 这仿佛一种与生俱来的潜意识,时时刻刻提醒着刘十八,前路渺茫。 似乎过了一个几分钟,当那诡异的声音消失,刘十八才重重舒了一口气。 随手将头上的矿灯打开,看了一眼满是冷汗的秦大和昏迷的刘谦,刘十八直接轻声道: “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秦大点点头,脸色阴阴的问道: “主人,刘谦是怎么回事?” 刘十八摇摇头,迷惑的瞥了昏迷的刘谦一眼没吭声,起身走到刻着死人经的石壁前细细的观察。 良久…… 刘十八才从腰间解下工兵铲,慢慢在石壁上滑动,不知到底想干什么? “哗哗!” 工兵铲触碰石壁滑动的时候,刘十八突然抬手将头顶的矿灯熄灭。 紧接着,石壁上便出现细密的点点绿色火星,随着铲尖不断闪烁。 “这里,竟然有静电?” 刘十八瞠目结舌的感叹一句,转身走到刘谦身边翻翻眼皮,咬着牙瞪着秦大,古怪道: “本来只是短暂的触电,结果被你硬生生的给掐晕了……” 秦大话不多,点点头应道: “俺下次轻一点……” 还有下一次? 刘十八无奈摇头,让秦大把刘谦拖到刚进来的洞口边喘喘气,自己则再次将傀儡灯座上的蜡烛点燃。 其实,有三盏矿灯的三人,根本不需要点蜡烛,完全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但在潜意识中,刘十八感觉很有必要,蜡烛轻微摇动的火苗,能给刘十八在寂静的黑暗中,带来一丝宁静。 因为,以前的曹雄曾对刘十八说过一句话:烛火不灭,鬼神不侵…… 特别是盗墓人,尤其相信烛火,甚至有的盗墓者在进入未开的古墓前,还会点上三炷香敬四面八方…… 关于烛火典故,刘十八不确定有没用处,但他相信一点:假如自己背对着某个方向,而当面的烛火变化,能及时提醒身后的异变…… 说实在,刚才那个不明声音出现,刘十八对这个地方,有些稍许顾忌。 点上一支烟,刘十八重重的吐了口浊气,在方圆几米得瑟地方来回走了几步…… 刚才出现又消失的声音,是什么鬼玩意? 活人倒地,死人翻身? 没错!刘谦不就是活人?不明不白的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此时,秦大已经将刘谦,扔到进来的地方,转身向刘十八走来。 走着走着,秦大脸色一沉,在昏暗中,他原本严肃的面庞,似乎渐渐扭曲起来…… 刘十八疑惑的看着秦大,你又在闹哪样? 可出乎刘十八意料,一向表情木讷的秦大,竟然冲他挤了一个白眼? 随着白眼,秦大缓缓从腰间抽出随身短剑,眼中闪烁一股畏惧之色。 秦大,就是个被生物病毒感染的活死人战士,不应该畏惧啊? 秦大的目光,似乎并不是在看自己? 不是看自己? 刘十八浑身的汗毛顿时炸了起来,难道在看自己身后? 不对啊,当面傀儡灯座上的蜡烛没反应啊? 此时此刻,刘十八才明白:原来,小说中那些进门点烛拜神的说法,都是骗人的…… 刘十八的感知力不说强悍,但感觉一下身后的动静,应该没问题。 除非,武道上的境界,超越他太多,否则刘十八不可能不发觉有异。 秦大可笑而凝重的表情,已经表明肯定不对! 虽然刘十八知道,身后可能有什么恐怖的玩意,但他还是强忍着没有回头,甚至连呼吸的频率,都硬憋着保持着平稳。 这时,秦大仍旧瞪着刘十八,没有走近的意思…… 额上渗出一丝冷汗。 刘十八这时才感觉,武道四品的境界,在古墓中,没有半点用处…… 僵持了有大约五六秒,一股刺骨的冰冷,从刘十八脖颈处传来…… 刘十八面上还泛着僵硬的微笑,冷静的压制自己颤抖的双手,不要去拿军刺和工兵铲! 更重要的是:千万别回头…… 刘十八没动静,但对面的秦大,却已经举起手中削金断玉的短剑,遥遥指着刘十八…… “跑!” 秦大低喝一声,短剑扬手朝刘十八身后射去…… 刘十八急速俯身赖驴打滚,回头的瞬间,一张泛着白光的马骨脸,正死死的瞪着刘十八。 竟然,是一只马? 刘十八吓了一个趔趄,自从在秦岭走了一遭,死人,甚至活死人都见多了。 但绝对没有这次坑爹,竟然碰见了一只不可能在古墓中出现的玩意。 僵尸马?不对,马脸上没肉…… 或者粽子马?也不对,连马鞭都没了…… 刘十八越想越不着调,越想越憋气…… 在墓中被死人吓吓,还说得过去,但是连一具马鞭都没有的马骨,都敢跑出来吓人? 这,怎么行? 站稳身体的刘十八怒哼一声,反身一个大鞭腿往后撩去…… “嘭……” 刘十八一脚击中马骨脸的同时。 “哗啦……” 地下空间内,诡异的响起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 措手不及的刘十八,感觉双脚被什么玩意缠住,突然吃力…… 冷汗,瞬间将后背浸湿,到底是什么坑爹玩意…… “轰!” 刘十八反应还算迅速,双腿用力一蹬,挣脱双脚上的束缚,紧跟着后背一疼。 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砸在后背,借着惯性,刘十八往前猛冲了几步。 “嘎吱……” 准备回头血战的刘十八,突然间不吭气了,甚至连他的呼吸,在这一刻也渐渐变了…… 从急促的呼哧呼哧…… 变得良久才,憋出一口气…… 显然,此时此景的刘十八,极为愤怒…… …………………… ps:还是两章连续发布吧,中间大约间隔15分钟到一个小时不等,后面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