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十九号、希特勒的钥匙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405章 :十九号、希特勒的钥匙

站在刘十八身前的人,是消失无踪的华夏魔术师刘谦…… 此时的刘谦,穿着一件带帽黑色运动服,带着一个大框眼镜,背着一个搭肩的背包。 “是你?” 刘十八眼眸一亮,含笑点头。 刘谦轻轻点头道: “五行三家,红手绢四十九代传人见过校尉,同时我也是华夏特别行动队的特工,协助完成任务。” “原来是这样,那么东西在你这里?” 刘十八疑惑的问道。 “没错,就在我身后的背包里。” 刘谦左右看看,轻声解释道。 “好!那是个什么玩意,华夏要劳师动众,得到这件东西?” 刘十八有些好奇。 “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是一个黑色的箱子,一尺方圆大小,上面有两个繁体字:妆梳! 传说中,这个箱子是孙殿英,从慈禧墓中盗取,后来辗转到一个德国人手中。 时间转到上个世纪四十年代,这个德国人的儿子成了希特勒身边的一个党卫军上校。 在纳粹覆灭前夕,这个德国上校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藏在这个黑色妆梳之内。 并且,他用原来的十九号木箱封存,保存在苏富比的金库之内。” 刘谦皱眉,缓缓的给刘十八解释着。 “妆梳,是什么玩意?里面藏了什么?” 刘十八古怪的眨眼。 “妆梳,据说是华夏古代,一种女人使用的东西,就是现代的化妆盒。 传说,那个德国人,将希特勒的一把极为重要钥匙,藏在了这个妆梳之内。” 刘谦回忆了一下,轻声解释道。 “希特勒的钥匙?难道是什么遗落的黄金?” 刘十八眼眸一闪,口水差点掉出来。 刘谦嘴角一咧,无奈道: “这谁也不知道,其中很多东西都是传闻。” “东西已经到手,我们可以立即离开这里,回国!” 刘谦建议道。 刘十八闻言一愣,回头看看拍卖展台上的索菲亚和台下一脸镇定的伊藤盛景。 “不慌,我的地图正在拍卖,卖完了再走,对了,你帮我做一件事……” 刘十八阴笑一声,拍了拍刘谦的肩膀。 刘谦面色古怪,仿佛感觉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看那边,装比弹钢琴的贝加尔没有?” “看见了。” “你过去,把他强行扯开钢琴附近,就说要找他切磋魔术,破除这家伙布置的一个幻阵。 记得把他坐下的那个凳子也拿走,他要是拒绝,你就给他一拳!” 刘十八轻声面授机宜,刘谦则目瞪口呆…… 说完之后,刘十八看着刘谦朝贝加尔走去,顺手掏出了电话…… ……………… 站在台上的鉴定师索菲亚,正准备说话,接着拿出电话,疑惑看了一眼,走到一遍…… 过了一会,索菲亚带着两个装地图的盒子,走进后台! 过了十几分钟之,满脸笑容的索菲亚,再次站到拍卖展台上,看了看满脸忧虑的摩兰,微笑着点点头。 美丽的索菲亚,伸手捋了一下耳边一缕金发,妩媚的朝着台下神情自若的刘十八笑笑,接着看向台下等待鉴定结果的人群娇声道: “我现在宣布,经过鉴定,这两张秦汉时期的地图,来自曰本伊藤先生的地图,是假的。” 听到索菲亚的声音,等待拍卖的众人,只不过轻声喧哗一下,没过激的反应。 伊藤盛景的脸色却精彩起来,焦急看看刘十八,又看看拍卖会大门,怒哼一声,站起来质问道: “不知道索菲亚鉴定师有什么依据?认定我这张是赝品?” 索菲亚轻笑一声,看着伊藤解释道: “请注意用词,我只是说它假的,没有说赝品,你的这张地图,在材料上确实没很大的区别。 但,里面的内容,却是近期才画上去的。” 伊藤盛景嘴巴蠕动一下,转头看看端坐不动的刘十八,又看看大厅角落中,被刘谦缠住的贝加尔,苦笑抬头看着索菲亚道: “请问索菲亚小姐?你怎么发现的?” 索菲亚轻笑一下道: “你,去过华夏骊山的始皇陵么?我想你肯定没去过,因为在你的地图上,所描绘的山山水水,竟和富士山一样的风格,您不觉得好笑? 在真正的地图上,没有画任何山水路线,有的只是一个坐标,还有几段小篆注解,里面详细的介绍了进密道的方法和事项。 只要简单对比,很容易就能发现问题,不是么?伊藤先生?” 伊藤盛景呆了一下,转头再次看看拍卖会的大门,瞪了刘十八一眼,厉声道: “胡说,几千年前的华夏,怎么可能有坐标?我不信。” 刘十八面色淡然,处惊不变,他要看看这伊藤盛景,到底搞什么鬼? 看他的眼神,仿佛是催着自己离开? 索菲亚冷冷看了看伊藤盛景,转头看着台下的诸位富豪家族和权贵,解释道: “正真的陵墓地图,就在我身后的那个盒子里,至于坐标的真假,我就说一句,世界上没什么不可能! 经过碳十四测定,那张地图上的墨迹,确定是几千年前无疑,并且能精确到十年以内。 而伊藤盛景先生的这一张,说个冷笑话,刚才才发现,描绘得更加精确,能精确到天,为什么? 因为伊藤先生的那张地图上,画上去东西,竟然只有三天时间,我这样说,伊藤先生是不是满意?” 伊藤盛景用无奈的目光,看了看索菲亚,苦笑道: “我很满意。” 索菲亚点点头,继续道: “鉴于你的这张绢帛,也是少有的珍品,苏富比就不追究你,扰乱拍卖会的事。” 说道这,索菲亚看着摩兰点点头,微笑道: “拍卖,可以继续开始。” 摩兰喜形于色的点点头,冷笑着看了伊藤盛景一眼,道: “在拍卖之前,我说一件事!我,摩兰、坦丁保尔,已经向莫斯科当局,申请了临时护卫队。 将有两个营的兵力,马上到达拍卖会外围警戒,苏富比拍卖行,刚才又丢失了一件东西,任何想逃离这里的人,趁早死这个心思! 另外经过协商,任何非俄罗斯的外交人员,甚至是国际买家,都不能在莫斯科苏富比,进行过激的行为。 在这里,目前处于绝对赦免的状态,有什么事,拍卖会完了,你们私下再解决。” 说到这,摩兰、坦丁保尔,满脸笑容看着台下早就等得不耐烦的人群道: “我宣布,苏富比最后一件压轴藏品,来自华夏的绝世珍品,秦始皇陵墓的密道地图,正式开始拍卖。” 随着摩兰话落,伊藤盛景面色大变,隐晦的回头,用愤怒至极的目光,遥遥瞪着,悠然自得的刘十八…… “这孙子,为什么不和特工一起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伊藤盛景嘴角沁出一丝扭曲。 ………………………… ps:今天早上,也是2更连续发布,稍后一章延迟15分钟。接来下的离奇剧情更期待,我们明早7点再见。 加更爆发的曰子很近了,感谢诸位支持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