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滴血传承鎏金盒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4章 :滴血传承鎏金盒

“刘家第二代子孙刘二,随父遨游山林,一生疾苦,为樵夫,一百一十岁殁。” “刘家第三代子孙刘三,为贩夫走卒,头顶长疮,脚底流脓,一百零五岁殁。” “刘家第四代子孙刘四,乡间农夫,肺痨长久不治,一百零一岁殁。” “刘家第五代子孙刘五,窑寨兼做菊门先生一生悲惨,一百零九岁殁。” “刘家第六代子孙刘六,为军中伙夫,被砍断四肢,一百零八岁殁。” “刘………………” “刘………………” ……………… ………… “刘家第十六代子孙刘十六,隐居紫云山,阳火极旺,视被人围殴为强身健体,一百零八岁殁。” “刘家第十七代子孙刘十七,周游世界,不知所踪………” “刘家第十八代子孙刘十八……” 看到写着自己名字的那一面,刘十八才颤抖着轻轻合上族谱,满面瞠目结舌。 虽然被爷爷打过预防针,但刘十八还是不敢相信,这就是刘家先祖,摸金校尉? 刘家整整十八代人,每一代都倒霉透顶,做贩夫走卒也就罢了,竟然还有做菊门先生,或砍断四肢的,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刘家要倒霉十八代? 为什么每一代祖先能长命百岁? 为什么这本族谱只有十八页,到自己这一代,往下就没地方写了? 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正如逝去的爷爷所解释,意味着老刘家要遭遇无妄之灾? 要么奋力一搏逆天改命,咸鱼翻身!用十七代人累计的霉运,逆转十七代先人的莫大气运,全部凝聚在一人之身,要么一飞冲天,要么万劫不复? 种种疑问在刘十八脑海中不停盘旋,他回想起三天三夜中爷爷说的种种匪夷所思的故事,他仍然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自己竟然真是一个盗墓贼的后代,老刘家每代单传,到了自己这一辈整整有十八代人,也就是说,自己是最后一个摸金校尉,第十八代的摸金校尉。 按照爷爷弥留之夜交代的,自家老祖宗刘一,是个有大气运的人,正因如此才被选进曹操的摸金行列,替他盗墓敛财筹集军费。 但到了最后,刘一差点不得善终,不是见机得快遁入山林,一样会落得殉葬的下场。 如今,自己该怎么办? 自己是有正当工作的合法公民,难道要重操旧业? 难怪从小爷爷就教自己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比如看风水或者分金定穴等等,原本就是不务正业,没想到,这才是刘家老本行。 按照爷爷的话来说,如今正是刘家咸鱼翻身的时候,他自知阳寿将尽,于是给自己选好坟头。 在三十年前,他就给自己打造了一根镇气钉,就是那根不知用什么石料打造的电线杆,机缘巧合下,后来还真的当做电线杆用过一段时间。 镇气钉的作用,按照刘十八的理解,是一根镇压霉运的物品,具体原理是什么,自己也弄不清楚。 据爷爷刘十六所说,镇气钉只能镇压刘家一年,在普通人的基础上,稍稍提升了一些运气。 一年内自己要按照爷爷留下的遗嘱,逆转自家命运,将爷爷和自家祖先的尸骨迁到一个风水极好的地方。 否则,刘家将再次被打回原型,事事不顺,霉运不断。 刘十八的眼中有些模糊,他想起小时候和爷爷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 想起了爷爷对自己的呵护,想起爷爷教自己做人的道理,也想起了爷爷带自己爬人家窗户,偷看大姑娘洗澡…… 回忆总是让人伤感,一时间泪水再也禁不住涌了出来…… “滴答……” 豆大的泪珠滑落桌上,落到那面黑色铁牌上。 不经意间,刘十八发现那块铁牌周围,竟诡异的透出一丝温和的淡青光芒。 “这是什么?” 刘十八眼中满是震惊。 诡异的铁牌,让刘十八措手不及瞠目结舌,好像爷爷并没有说铁牌会有这般变化? 难道? 难道铁牌的秘密,连自己的祖先都不知道? 在今天机缘巧合之下,自己的眼泪无意中落到铁牌上,才发生这样的古怪? 怔了怔,刘十八轻轻捧起铁牌,翻来覆去看了起来。 铁牌正面没什么变化,中间一个大大的金色尉字,右下角两个名讳小字。 但铁牌翻到反面的时候,刘十八呆若木鸡,铁牌的背面出现几行白色小字: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 六盗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其中有两个字泛着金色光芒,显得特别突出:六盗…… 从小耳濡目染下,跟随爷爷学艺的刘十八当然明白两句话的意思。 这两句话中囊括从古到今的十类人,分别是: 命师,运师,风水师,功德师,读书人,盗墓人,相师,信仰宗教,入仕为官,习武之人。 铁牌上唯有六盗两字泛着淡淡金光,也就是说刘家人就是排名第六的,盗墓人? 十类人中,其他的九类都高大上,为何在其中偏偏夹了一个盗墓人? 刘十八百思不得其解,皱着眉头将铁牌紧紧捧在手心。 眼角一瞟,刘十八看见那封留给自己还没有开封的信,心中一动,放下铁牌抬手将信撕开。 信中有一张普通白纸,最上面只有四个字:滴血传承。 信纸的下面则有一段简短解释。 原来,爷爷在年轻的时候,曾在孙殿英手下当过国~军营长,做过盗慈禧墓的营生。 去盗慈禧墓并不是为财,而是和孙殿英达成一个私下协议,开墓后爷爷只要慈禧棺椁里的一个黑色鎏金盒子。 后来,爷爷将盒子交给自己的一个好友代为保管,因自己身负霉运,没有保管这个盒子的能力。 那好友也是一个盗墓人,不过他没有正规传承。 在信的最后,爷爷让自己去找到这个旧时好友拿回盒子。 可惜的是,二十年前那老友已经去世,盒子在他后代身上。 自己要遵守爷爷遗嘱,前往陕西省秦岭找到他的后代,拿回属于自家的东西,这个东西对很重要,不容有失。 最后,刘十八将目光转移到信的最上面,滴血传承? 什么意思? 难道,那个黑色鎏金盒子一般的办法打不开? 只有自家刘家的血脉能打开盒子…… ...